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30章 你想要我做什么
    “你装睡?”

    宋渺渺眨眨眼,吸了吸鼻子之后,咽了口口水,问:“什么东西那么香?”她一边说,一边往周围看了一圈,一侧头便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打包好的东西,她舔了舔唇,一只手支起身子,伸手去扒拉袋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下打掉了她的手,“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宋渺渺撇了撇嘴,看了他一眼,其实她没有装睡,但也算是装睡,她翻身的时候,因为疼痛醒了过来,但并没有睁开眼睛,当傅竞舟的手指触上她嘴唇的时候,她才惊觉房间里多了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移到她眼睛位置的时候,她便有些忍不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现在这样子,看着像是在兴师问罪。从袋子里飘过来的香味,让她口水直流,这会就想喝一口热汤,定定心神。

    她嘟了嘟嘴,抱着枕头,翻了个白眼,说:“我没有装睡,我一开始是真的睡着了,翻身的时候身上一阵疼,就醒过来了,只是没有睁开眼睛而已,我根本不知道你在。”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“诡辩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半张脸没在枕头里,笑眼盈盈,小声的说:“你买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像个讨要糖果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双手抱臂,微微扬着下巴,就那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同他对视数秒,突然心领神会,伸出双手,笑嘻嘻的说:“求求你给我吃点呗。”

    这模样,跟小恬讨好人的样子,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的眼角眉梢染了一丝笑意,随后,便起身放下了床上的小桌板,然后将床摇了起来。宋渺渺把两个枕头都枕在身后,这样便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傅竞舟将两碗小馄饨放在她的面前,宋渺渺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,二话不说,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,傅竞舟去了趟厕所,回来的时候,宋渺渺将两碗小馄饨都吃光了,连汤都不剩下一点。

    她这会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,来电是傅沅,他一觉醒来,发现宋渺渺还没回来,便打了个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说车祸的事儿,只说加班太迟去公寓睡了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将手机放了回去,一抬头就看到傅竞舟立在门边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,他缓步过来,收拾了小桌板上的东西,收起了桌子,又将她的床摇了下去。她想了想,说:“今天,谢谢你救我,若不是你,我可能会一直卡在车里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整条大路就你一辆车,你也能撞到花坛上去,你以为自己开的是碰碰车?玩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撇了撇嘴,“还不都是因为一只野猫,突然窜出来,我躲避不及,又不小心加大了油门,所以才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她转开视线,说起这场车祸,她便又想起了那个影视明星董玉,还想起了在陈末的餐厅,傅竞舟像是不认识她一般,径直的从她身侧走过,直接就抱着董玉离开了。而她之所以会出车祸,多半也是傅竞舟的锅。

    复又想起这两人勾搭在一起那么久,心里就像是磕了一块石头,十分不痛快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么晚了,你早点回去休息吧,这一个晚上,你也够累的了。又要照顾这个,又要照顾那个,皇帝都没有你忙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醋味很浓,傅竞舟倒水的动作稍稍顿了一下,无声的扬了一下嘴角,余光瞥了她一眼,像是没听到似得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她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水,又坐回了椅子上,似笑而非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已经疲倦到了极点,吃饱喝足,眼皮子就开始打架。

    她睁着一只眼睛,看着他,问:“你这是要留下来陪我吗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还杯沿上打着转,低垂着眼帘,嘴角挂着一丝弧度,仰头喝了一口水,“你刚才好像说,你没什么能报答我的,所以我说什么,只要你能做到你一定去做。”

    她挑了一下眉,再次支撑起身子,凑了过去,轻声问:“那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回避,反倒是往前凑了一点,两人的距离顿时拉的更近,宋渺渺不自觉的抓紧了床单,脸上仍是笑着。

    他的手划过她的脸蛋,然后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能给我的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膝盖,缓慢的往前移动,“有,当然有,就看你要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低垂了眼帘,视线落在他的唇上,手上的动作悄然停住。两人的气息轻轻的喷洒在彼此的脸上,温热,又有些痒痒的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,可神情依旧淡定如此,连气息都那般沉稳。

    她倒是忘记了,眼前这个人,克制力是百分之百,并且时时刻刻脑子都保持着清醒,除非他愿意,否则不管做什么,他都能够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宋渺渺抬起眼帘,对上他清明又带着戏谑的眼睛,顿时有些兴味索然。

    她停了手,正欲退回去的时候,傅竞舟突然抬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毫无预兆的堵住了她的嘴。她猛然睁大了眼睛,有些反应不过来,由着他摆布,显得非常被动。

    他的吻又深又狠,咬了她嘴唇发疼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气息开始变得紊乱,几乎有点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他起身,将她按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的房门突地被人打开,宋渺渺犹如惊弓之鸟,本能的推了他一下,可傅竞舟却如磐石一般,一动不动,连嘴唇都没有离开她的。只是吻变的轻浅,又缓慢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吻了她一下,“什么事?她已经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巡房,怕有什么突然情况进来看看。没事就好,有事立刻按护士铃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。”他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咬住红肿的下唇,不敢发出一丝声响,同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眼睛,几乎能从他漆黑的眼眸里,看到自己的脸,慌张又羞涩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房门轻轻的关上。

    她急急的掩盖眼底的慌张,伸手捧住了他的脸颊,轻笑道:“傅先生真是好体力,一晚上连着应付三个女人,还这般精神,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话里的讽刺,傅竞舟倒是不以为意,只扣着她的脑袋,温热的嘴唇贴在了她的耳朵上,低声说:“我说要你在这里做,你做不做?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都能这样没羞没臊了,我又矜持什么呢?”她笑着勾住他的脖子,忍着身上的疼,挂在他的身上,蹭了蹭他的鼻子,“就是我现在腿脚不方便,还要傅先生你辛苦,主动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浅浅一笑,低头,在她的脖子上用力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等宋渺渺反抗的时候,他已经退开身,坐回了位置上,整个人恢复如初,刚才蕴藏在眼底的那一抹欲望,已经消失干净,就那样淡淡看着她,说:“别发骚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拧着眉毛,摸了摸脖子,看了他一眼,在心里骂了句混蛋!

    随后,两人便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,宋渺渺身上有伤,又受了惊吓,身体早就已经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的脑袋就变得一片空白,慢慢的就睡了过去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温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傅竞舟停下了手上把玩火机的动作,旋即,视线便落在了她红肿的唇上,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宋渺渺很早就醒了,病房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,没多久,就有护士进来,带她去做了一系列的检查,身上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,就是脚上的伤,要做个小手术,由此还得住院。

    检查的整个过程,宋渺渺都非常尴尬,昨晚傅竞舟在她脖子上留下的牙印,位置明显,医生护士只一眼就看到了,他们的眼神,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请假,她不免自嘲,这医院都快要不,成为她另一个家了,隔三差五的要进来住一阵子,这运气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丁婉来了医院,还给她送来了午餐。

    她收拾干净之后,整个人焕然一新,她的长相同她的名字很相称,看起来温文尔雅,举手投足之间也很秀气,让人觉得十分舒服,确实像是从好人家出来的,即便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,家境业一定不差,并且很受父母疼爱。

    只不过家里的遭遇,令她失去了曾经的那份自信,对此,宋渺渺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宋渺渺笑嘻嘻的看着她,丁婉被她盯的有些不好意思,低着头,双手夹在两腿之间,搓了搓,低声说:“傅先生说,这阵子让我先照顾你。宋小姐,你有什么事儿,只管告诉我,我会帮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看模样,我应该比你大几岁,你要不直接叫我渺渺,要么就叫我一声姐,就是别叫什么宋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。”她没有任何犹豫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宋渺渺对她的印象还不错,她想这样斯斯文文,又有家教的小姑娘,一定能把小恬教好。

    她扬了扬下巴,说:“丁婉,你脖子上的围巾,能不能给我用?”

    丁婉一来就看到宋渺渺脖子上那暧昧的痕迹,笑了笑,立刻取下了脖子上的围巾,伸手递给了她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