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36章 吃醋?
    “所以,今天的见面,并不是偶遇咯?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陈钰凡双手放在身前,面带微笑的回望着她的目光,说:“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,我知道你在这里,但我并不知道你的主治医生是谁,所以也算是巧合。不过,这一面,迟早要见,现在碰上,不早不晚。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显得格外淡定,一点儿也不像老情人见面的样子,即便是普通朋友,那么多年没见,再次遇到,总该有一点惊喜。可他没有,一点儿都没有,仿佛他们之间并没有隔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的平静,宋渺渺心里就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暴风雨之前的平静,大概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沉默以对,好一会之后,宋渺渺才转开了视线,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,说:“郁子欢找过你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找过你?”

    陈钰凡笑了笑,点头,倒是坦坦荡荡,“她确实找过我,也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渺渺轻笑了一下,“以前是我伤害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儿,跟你没关系。”宋渺渺的话没有说完,就被她打断,“那是我自己犯的错,与你无关,你不用跟我道歉。”他突地像是想到了什么,笑了一下,说:“你不会以为我来是专门为了报复你吧?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话,他摇了摇头,笑说:“我没那么无聊,现在也不是演电视剧,现实生活里,哪来那么多爱恨情仇。而我专门来找你,也不是为了报仇。只是那么多年过去,我心里有个结,解铃还须系铃人,所以我才回来找你。是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是我想太多了。”她并未看他,只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病房门敲响,宋渺渺的主治医生推门进来,“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钰凡应了一声,最后看了宋渺渺一眼,就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,宋渺渺在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,那种紧张感顿时消失。他越是这样风轻云淡,宋渺渺就越是觉得这里头有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你好像认识我的病人。”宋渺渺的主治医生方伟笑着问。

    陈钰凡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侧头对着他笑了笑,说:“旧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旧相识?是老相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钰凡对此不置可否,只微微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方伟啧啧两声,怪腔怪调的说:“哎呀,那些个年轻小姑娘好不容易兴奋起来,这下子又该伤心喽。不过大姨总算可以放心了,你这千年的铁树,终于是要开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知道,我家老太太一直在张罗着给你找对象,已经物色了好几个了,准备一个个给你安排见面。”

    陈钰凡斜了他一眼,“还不都是因为你结婚太早,而且效率那么高,二胎都已经可以打酱油了。要不然,我妈也不会那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叫响应党的号召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约我出去吃饭,不会是我妈安排的吧?”陈钰凡突然像是想到什么,停了脚步,问道。

    方伟呵呵笑了两声,退后两步,与他并肩,一下勾住了他的脖子,“你咋那么聪明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牢牢勾着他的脖子,一个劲的往停车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倒是没有任何异常,陈钰凡也没有再出现过,倒是她的主治医生,几乎每天都要过来给她检查一次,还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天。

    之前,明明没有那么勤奋,更没有那么热情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方伟又过来给她检查,这一次旁敲侧击的问了她好多与病情半点关系都没有的问题,但也无关紧要,宋渺渺觉得没什么,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直到傅竞舟进来,大概是聊的热络了,方伟便敞开了心扉,说:“听说你跟陈钰凡是旧相识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傅竞舟正好进来,这句话,不偏不倚落入了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见着他,下意识的说:“不是,我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她就有些后悔了,一抬头,就看到方伟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,很显然,陈钰凡应该是同他说过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主治医生,除了看病,也过问病人的私事,这样体贴吗?”

    方伟干干一笑,转而又摆出了一副医生的架势,翻了翻她的病历表,又看了看她的脚,说:“伤口恢复的不错,这几天可以出院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问:“小婶,你准备什么时候出院?”

    小婶两个字,让方伟的脸色微微变了变,满目诧异的看了宋渺渺一眼。然后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,又同傅竞舟礼貌的笑了一下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睨了傅竞舟一眼,哼哼了两声,说:“挡我桃花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拉开椅子,弯身坐了下来,笑道:“你好像忘记自己是个已婚妇女了。”

    “嘁,我到底是不是已婚妇女,你心里清楚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忘了,你当初跟小叔结婚的时候,可是半公开的。你这样到处聊骚,想让傅家蒙羞?”

    宋渺渺哼了一声,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,等哪天你的金丝雀白曝光,那才是全城轰动,叫你们傅家蒙羞。沈悦桐可不像我这样傻乎乎,被你蒙在鼓里,欢欢喜喜当了三年的傅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傻乎乎这个词,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跟方医生是正常交流,人家手上戴着婚戒,我是个有道德的人,已婚男士,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也是已婚男士,可你还义无反顾的跟我上床,到了我这里,你的道德被狗吃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斜了他一眼,不愿再跟他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病房里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默了好一会,傅竞舟低头抚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状似无意的问:“陈钰凡是谁?”

    她心里咯噔了一下,仍故作轻松,“说了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认识,就那么难以启齿?”

    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一个连做梦都会叫出来的名字,想来应该关系匪浅,并且是个让你难以忘怀的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皱了下眉,“你在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前天晚上,你睡着的时候,叫了这个名字三次。”

    她心头一沉,算了算日子,那天正好是她再次遇见陈钰凡的时间,那天晚上她确实做了个梦,梦到了一些陈年旧事。可她从来也没有说梦话的习惯,更何况,就算她说了,傅竞舟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猛地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瞪大了眼睛,深深看了他一眼,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,转而低低一笑,歪头,说:“傅竞舟,你这样关注我,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眼里带着笑意,态度轻浮了起来,整人凑了过去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对上,与他面对面,“没错,陈钰凡就是我的老相好,当初我跟他可是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只是最后无疾而终。我们不是和平分手,分手的时候,我们对彼此还有很深的爱意。那么多年过去,再次相见,我自然是激动不已。晚上睡觉梦到他,叫他的名字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高兴?吃醋啊?”

    他笑着,抬起手,摸了摸她的唇,视线落在她的唇上,说;“高兴,我当然高兴。终于可以摆脱你的骚扰,我怎么能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被自己的小婶xing骚扰,是多么恶心的一件事。”他说完,转手,便将她从身前推开,一副嫌恶的样子,还抽了两张纸巾,擦了擦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然,宋渺渺再次扑了上去,这次,直接将他抱了个满怀,恶狠狠的瞪着他,说:“是啊?可我怎么觉得你很享受的样子?你忘记自己在床上是怎么叫的了?”

    “妓女的床上功夫不好,又怎么趣悦恩客,多拿点小费呢?”

    “可你并没有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他嘴角一勾,目光冷冷,“我没给你钱?宋渺渺你是不是忘记六年前你在我手里拿走了多少钱?要不要我找个会计给你好好的计算一下,顺便算上这六年的利息。也是该好好的算一算,你到底欠我多少钱,又该怎么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钱没有,人倒是有一个,你要不要?”她笑着,又凑上去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身下的椅子不堪重负,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该睡你多少次,才能还清这笔债?”

    宋渺渺索性跪在了床上,再次往前了一些,“睡到你厌烦了为止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嘭的一声响,伴随着宋渺渺的一声惊叫,两个人双双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听到动静,迅速的走了进来,方伟看着他们,不由倒吸了一口气。他一直没有走远,就站在门边,偷偷观察。真的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陈钰凡看上的女人,竟然是个道德沦丧的女人,这让他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刚给陈钰凡打完电话,里头就传来嘭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一进来,就看到这两人的嘴对在一块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