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37章 祸福与共
    方伟吸了口气,看到这样的场面,突然就有些进退两难,不知道是该进去扶一把,还是当做没看见回避的好。

    宋渺渺摔在他身上,倒是不觉得疼,就是吓了一跳。好半晌,才回过神来,迅速的挪开了嘴。

    不等她说点什么,傅竞舟的声音幽幽响起,带着一点儿轻挑,笑说:“你就这样饥渴难耐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抹了一把嘴,然后捏住了他的下巴,轻笑了一声,用同样轻挑的语气,说:“我真该给你一面镜子,让你好好看看自己笑的有多开心。”

    这一通打情骂俏,看的方伟好不尴尬,忍不住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猛地抬头,见着他站在门口,脸上轻浮的笑意,顿时消失,想要从傅竞舟的身上起来,刚要起身,傅竞舟突然伸手拦住了她的腰,微微一抬头,再次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愣怔了两秒,立刻挣扎,想要将他推开。可傅竞舟的力道极大,不管她怎么推拒,他都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唇舌在她的空腔中肆虐。

    方伟脸色微变,见着这架势,立刻退了出去,并关上了门。心里已经将宋渺渺规划进水性杨花这一类当中。

    他等不到陈钰凡过来,直接过去找他。

    到了他的科室,才看到他慢悠悠的从办公室出来,方伟几步走到他的跟前,一把将他拽到了附近的卫生间,压低声音说:“这宋渺渺到底是什么人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刚才有个叫她小婶的男人过来看她,然后你猜怎么着?这两人……这两人就直接在医院里搞上了!”

    陈钰凡顿了顿,旋即低低一笑,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说:“方伟,你这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婆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,我这不都是为了你么!她还跟我说,她根本就不认识你。陈钰凡,别说你这是单恋人家?可这女人,光一张脸,其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?而且这女人看着还行,私下里竟然乱搞男女关系,真当是人不可貌相,这都搞到自己侄子头上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方伟越说越激动,陈钰凡当即打断了他,笑道:“我谢谢你关心我,但这是我的私事,你就不要管了,也不要在我妈面前乱说,免得她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不是不相信啊?你跟我走,我带你去看,让你眼见为实。”他说着,就一把拉住了陈钰凡的手,就拽着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陈钰凡一下扣住了他的肩膀,敛了笑容,也跟着严肃了起来,说:“我相信你,但这是我的私事,我自有我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可真是糊涂!这世上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像你的条件,要什么样的找不到,偏要找这种!你……你到底怎么想的?难不成还真是应了那句,女人不坏男人不爱?”

    陈钰凡噗嗤一笑,摆摆手,说:“得了吧,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的吻温柔缱绻,宋渺渺几乎被他吻的有些意乱情迷,欲念顿生的时候,他不紧不慢的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怔了两秒,才立刻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,坐在了床上,傅竞舟并没有立刻起身,就那样躺在地上,姿势特别滑稽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摔,他直接头着地,脑袋撞到地面的声音,宋渺渺有听到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想着落井下石,可看他脸色有点不太好看,便吸了口气,缓和了一下心神,凑过去,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冷冷,“我要是没事,至于躺在这里不起来?”

    “那么需要我扶你吗?”她明知故问,还问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你该问问你的良心。”

    她抿唇忍着笑意,手指戳了戳下巴,眯了眼睛,小声的说:“你就是这样求人的吗?”

    她眼底的那一抹得意,完全掩饰不住。然而,傅竞舟显然不是那种会被人威胁的人,他斜了她一眼,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,突然伸手,直接将她摁在了地上。然后侧过头,幽幽的说:“祸福与共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挣扎,林家贴着地面,一脸恼怒,“谁要跟你祸福与共!凭什么要我跟你祸福与共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欠我很多很多很多钱。”

   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僵持着,谁也没有退让一步。

    由此,当傅沅拿着餐盒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两人躺在地上,面对面的看着对方,像极了一对神经病。

    可他们对望的姿势,又那么像一对情深义重的情侣。

    “你们,这是在做什么?擦地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抬眼看过去,仿佛看到了救星,她保持这个动作和姿势已经半个小时了,脸都发麻了。

    “傅沅你来的正好,快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傅沅过去,将手里的餐盒放在了茶几上,然后将她扶了起来,顺手也将傅竞舟从地上扶了起来,他脸色不是很好,站起来的时候,还晃了晃。

    宋渺渺坐在床上拿湿纸巾不停的擦脸,傅沅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傅竞舟,笑问:“你们两个,到底怎么回事?好端端怎么躺在地上?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摔的,你带他去看看医生,好像有点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傅沅问:“需要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垂着眼帘,摆摆手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心里多少是有些担心的,早知道刚才就不闹他了,撞到脑袋,可大可小。

    傅沅显然并不在意傅竞舟的情况,他拿了餐盒,说:“这是杨阿姨专门给你做的,医院的饭菜不好吃,我今天有空,专门让杨阿姨给准备了一些菜。大多都是你喜欢吃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一日三餐都是丁婉送过来的,除去早餐,中饭和晚餐都是出自陈末之手,所以其实这几天,她的伙食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估摸着再下去,她的嘴巴都要被养刁了。

    杨阿姨的手艺也不错,但与陈末自然是不能相比较的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宋渺渺还是忍不住说:“你给傅竞舟打个电话吧,他刚才摔的不轻,一时都站不起来,装着脑袋可大可小,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傅沅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,可眼神却有了点点变化,“他那样对你,你还关心他?”

    宋渺渺低着头,默了数秒,才小声的回答,“他对我不坏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,你不该在我面前表现出对他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了眼帘,对上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明知道我是什么心思,你这样,我心里不会好受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侄子。”

    他苦涩一笑,“你觉得在傅家,有几个人,把我当成是傅家人?”话音未落,他就转开了话题,宽慰道:“你放心吧,他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宋渺渺出院。

    傅沅请了半天假过来接她回家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倒是一直记挂着傅竞舟的脑袋,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,看到他没什么事儿,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快到元旦了,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今年傅氏集团准备开年会,这下子,公关部便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脚勉强能走路,就开始上班,每天早晚都跟傅沅同进同出,因为只有一周的时间准备,所以整个部门上上下下忙的不行。

    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加点,确定场地,布置,嘉宾还有各种环节。

    每天不管她加班到多晚,傅沅都会等着她,通常一路到家,她就睡着了,而且还睡的特别沉,一觉醒来,通常都是第二天一大早。

    然后急匆匆的洗澡,又继续去公司奋斗。一切风平浪静,日子按部就班的过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总是过的特别快,一转眼,就到了12月底,10年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傅氏的年会,要么不办,办起来通常都会很隆重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直忙到年会开始,才有空去换衣服,梳妆打扮。

    她只准备了一件简单的礼服,黑色的总归不会穿错,不抢人风头,又得体,这样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其实忙了一整天,她已经有些精疲力竭,哪里还有心思参加这种年会。

    她进了会场,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,脱下高跟鞋,释放双脚。

    今天全场最亮的是沈悦桐,她应该是精心准备过的,水粉色的礼服,像个仙女一样。同傅竞舟走在一起,真当是郎才女貌。

    他们一进来,所有人的注意力就全部放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听到旁边小姑娘说:“傅总有这样的老婆,我也只能心服口服了!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只手撑着脑袋,笑了笑,不由在心里想,当初她跟傅竞舟一道出席那些个宴会的时候,不知道有没有人这样说过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?小叔正找你呢。”傅桐语端着酒杯从后侧过来,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让他再找一会,等找到了再说吧。忙活了一天,想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桐语的视线从沈悦桐的身上收了回来,侧头看了她一眼,说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着耸肩,“工作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三嫂今天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渺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要是累的话,可以先回去。我会帮你跟小叔说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她一眼,笑了一下,点了点头,说;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喝完杯子里的香槟,这就起身,回了自己订的套房,原本想收拾一下就走。等脱了礼服,看着镜子里憔悴的人,又回头看了看按摩浴缸,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放水洗澡。

    宋渺渺洗完澡,就爬上床睡了一觉,她原本只是想小眯一会,谁知道这一睡,就睡过了头,这个房间是有时间限制的,酒店前台打了个电话上来,询问是否过夜,她才恍然,急匆匆的换好衣服。

    拿了东西,拉开门出去的时候,旁边的房间,突然冲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。宋渺渺吓了一跳,愣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她撩了一下头发,一张脸露了出来,竟是沈悦桐。

    她神色慌张,一转头见到宋渺渺,几步过来,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,说:“快打电话,打120!竞舟出事了!”

    宋渺渺有些反应不过来,她已经动手抢过了她的手袋,一下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了地上,找到手机,迅速的拨通了急救电话。

    当救护人员将傅竞舟从酒店房间里抬出来的时候,宋渺渺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过来,是傅竞舟出事了!

    沈悦桐身上裹着睡袍,走到她跟前的时候,停住,侧头看了她一眼,想了想,说:“你跟着救护车过去,我换好衣服,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色很白,眼神有点飘忽,看着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