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38章 还需要更细节吗?
    宋渺渺定定的看着她,并没有依她所言,跟着医护人员下去。

    沈悦桐被她盯得不自在,见她不动,不由抬高声音,呵斥道:“跟你说话,你听见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宋渺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问:“你做了什么让他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更何况这是我们夫妻的事儿,跟你有什么关系,你管的着吗?”她说完,就自顾自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立刻跟了过去,沈悦桐的动作很快,想要将她关在门外,索性宋渺渺反应及时,迅速伸出一只脚,抵住了门。

    沈悦桐眉头一拧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儿,跟你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一下,“他是我丈夫的侄子,也是我的侄子,在你房间里出事,怎么就跟我没关系?好歹,我也是你们的长辈,现在出了事情,我又在场,自然要过问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悦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,直勾勾的盯着她,看了好一会,转开了视线,松开了捏着睡袍领子的手,脖子上那些暧昧的痕迹,十分明显,就这样赤裸裸的展露在了宋渺渺的眼前,格外的刺眼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其实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们是夫妻,我们在房间里,你觉得会干什么事儿?既然你非要我直白的说出来,那我便告诉你,我们在zuo爱,正做到兴奋的时候,他突然就晕倒了,怎么都叫不醒。”

    她索性打开了门,一步走到宋渺渺的跟前,“怎样?还需要更细节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深深看了她一眼,又往门内扫了一眼,那布置和灯光,为了今天,沈悦桐应该是做了精心准备的。

    只是,傅竞舟向来身体健康,也没有什么心脏病之类的毛病,怎么可能因为太兴奋,而晕过去?

    他这人又不纵欲,不至于这么一点都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行,我现在给家里打电话,你快点收拾一下,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说完,便急匆匆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沈悦桐这会也是有点惊慌,一时也顾不上宋渺渺,见她走开,就立刻回到房间,将桌子上的两只酒杯拿进卫生间清洗了一下,然后又重新倒了一次酒,再倒掉,复又原封不动的放回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人妨碍她的计划,她把自己的手机和傅竞舟的手机都交给了助理,让他们寄放在了酒店前台,她才迅速的换了衣服,下楼,去酒店大堂拿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迅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,只一会,电话便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大拇指抵在嘴唇上,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低声说:“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药?傅竞舟突然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人现在送去医院了,他要是出事儿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是跟着救护车一块走的,路上她给傅沅打了个电话,没通。转而给钟秀君去了个电话,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刚挂掉电话,傅竞舟突然睁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宋渺渺瞥见,立刻握住了他的手,他的掌心很热,脸颊红的有些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他半睁着眼睛,看了她一眼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又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有些反应不过来,什么鬼?

    旁边做急救的医护人员看了她一眼,倒也没过问什么,只小声的说:“有些药,还是不要乱吃的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看傅竞舟的样子,宋渺渺多半也猜到这里头有什么猫腻,她倒是没有想到,沈悦桐竟然会用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医生简单的询问了一下症状,就带着他去做检查。

    钟秀君很快就到了,她是一个人来的,并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小三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立刻起身,“不知道,医生正在给他检查。”

    她只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更多的问题,只背脊挺得笔直,神色略有些凝重,放在身前的手紧紧的握在一块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免多看了她一眼,觉得有些奇怪,钟秀君向来疼爱傅竞舟,现在出了这样的大事,她竟然只简单的问了这样一句?

    宋渺渺陪她站了一会,便坐在了休息椅上,象征性的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钟秀君没有理会她,等了一会,大概也真是紧张了,开始来回渡步。

    沈悦桐来的匆忙,头发有些凌乱,她来之前应该是洗了个澡,头发不是全干,还带着点点湿气,“竞舟怎么样了?怎么会突然晕倒?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整理了一下头发,见着钟秀君的时候,眼神避闪了一下,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宋渺渺坐在一旁不出声。

    钟秀君说:“还不知道,医生正在给他做检查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听不出喜怒,神情也异常的淡定,仅用余光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了,休息一下吧,这里有我在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垂了眼帘,由着宋渺渺在这里,她自然也不方便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钟秀君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,扭过头,望向了坐在椅子上的宋渺渺,难得礼貌又和气的说:“谢谢你送小三来医院,也没别的事儿了,你先回去吧。还有,我不想让家里人担心,小三进医院的事儿,我希望你可以暂时先别跟任何人说。”

    这就开始赶人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只对着她客气的笑了笑,说:“我还是想留下来等一个结果,若是傅竞舟没事,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微眯了一下眼睛,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耸耸肩,“他毕竟是小恬的爸爸,我还指望他能够救小恬一命,所以我必须确保他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有理有据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钟秀君到也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随后,这三个女人便等在急症室里,各自怀着心思。

    医生给傅竞舟做了详细的脑部检查,发现他的头部受了两次过重的撞击,颅内有淤血,还挺严重,需要住院进一步观察,看是否需要动手术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过敏性休克,这个还需要做一个过敏源检查,才能更具体的知道他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过敏。

    听到头部撞击,宋渺渺不由响起十多天前在医院,他躺在地上半晌起不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已经被送进病房,钟秀君跟医生交涉完之后,才过去。沈悦桐这会真是安静如鸡,即便是宋渺渺一直跟着,她也没多说一句,只安安静静的跟在钟秀君的身侧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傅竞舟已经醒了,她们进去的时候,他便睁开了眼睛,看了他们一眼,复又闭上,淡淡的叫了一声妈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钟秀君到底还是心疼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担心。”她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,一只手覆上了他的手背,低声说:“好了,先休息吧,公司的事儿,我会帮你看着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语,也没有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随后,钟秀君便转身,用眼神示意了一下,便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宋渺渺和沈悦桐紧随其后,房门轻轻掩上。

    钟秀君对着宋渺渺说:“现在你可以放心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先走了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您只管跟我说,我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宋渺渺暗暗的看了她们两人一眼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等宋渺渺走远了,钟秀君才开口,“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?还有,他的头怎么会被撞到?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?”

    沈悦桐的脸,一阵红一阵白的,“我……我这不是听了您的建议,做的事儿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结婚才多久,就真的到了要用那种手段的地步了?你那么着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努力压抑着情绪,说:“我能不着急吗?一直以来他对我从来是不冷不热,我连他的心都摸不透,更别说他对我的感情了!宋渺渺给他生了个女儿,如今恐怕还不死心,想要跟他再生个孩子。而更可笑的是,原来除了宋渺渺,他在外面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当即顿住,只红着眼睛,深深看了钟秀君一眼,然后侧开了头,梗着脖子,说:“方法是您教我的,我只是照做。您以为我很想做这种事儿吗?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要用这种手段来生孩子,只有两个字来形容,就是可悲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做这种可怜又可悲的女人,你以为我要孩子吗?我要的是傅竞舟对我的爱!我要他爱我!”

    她说完,一抹眼泪,就迅速的跑开了,走廊里回荡着她高跟鞋的声音。

    钟秀君不由抬手敲了敲脑袋,真是头疼,最近这头是越来越疼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回到家,傅沅竟然不在,她也没多想,洗了个澡,换了睡衣,便轻手轻脚去了小恬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这会睡的正熟,怀里抱着个娃娃,不知道梦到了什么,脸上竟然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也只有看到她这小小的脸蛋儿,才有片刻的平静。

    最近忙的都没有时间,同她好好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圣诞节都忘记给她买礼物了,明天是元旦,得抽出时间来好好的陪她一天。

    这一夜,宋渺渺辗转无眠,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后半夜的时候为了不吵醒小恬她回了房间,而傅沅竟然整晚都没有回家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