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40章 吃小孩的老头子
    “万一我到时候动了手术,一睡不起,你可就没有任何机会接近我了。”

    有孩子在,宋渺渺并不想同他说这些个荤话,不过听他讲完这番话,她反倒是安心了,刚才开门的瞬间,他望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过于冷漠,冷漠到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幸好幸好,他没有失忆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用一种长辈的姿态,说:“呸呸呸,怎么能说这样的话,你一定会没事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他侧目,扬了一下唇,“怕是你不放心。”他转而将视线落在了小恬的身上,见她手里拿着芭比娃娃,脖子上还挂着一块长命锁,他伸手将那块长命锁捏在手里,正反看了看,漫不经心的问:“谁送的?”

    小恬笑的很开心,说:“是干妈妈送给我的!”

    “干妈妈?”傅竞舟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小恬扭头看了宋渺渺一眼,说:“干妈妈对我超级好,给我买了好多东西,这个娃娃也是干妈妈给我买的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献宝似得,将手里的芭比娃娃对着傅竞舟晃了晃。

    傅竞舟浅浅的笑,语气温和,“你确定是干妈妈,不是干爸爸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干妈妈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补充了一句,“是袁湘湘,今天是元旦,正好碰到她放假,就叫她一块出来带着小恬玩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他淡淡的应了一声,那表情仿佛在说,你跟我说那么多做什么,我又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时,小恬扑了过去,小小的手握住了他的,黑葡萄似得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,眨眨眼,说:“傅三叔叔,你放心吧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,我给你加油。”

    她的掌心很热,手很小,搭在他的手背上就显得更小只。

    傅竞舟扫了一眼她搭在他手背上的手,又抬了一下眼皮,正好就对上了她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宋渺渺将她的手拽了回来,傅竞舟的手微微动了一下,那温度很快就消失在他的手背上,让他有点不快。

    但脸上仍扬起了点点笑容,说:“好,那你每天都过来给我加油。”

    小恬的脸颊红了红,笑的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沈悦桐就过来送饭了,正好就瞧见他们这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样子,心里酸涩不已,可脸上还得挂着笑。

    “小恬也来了。”她行至床尾,冲着小恬友好又温柔的笑。

    小恬是有些怕她的,见着她来,脸上的笑容浅了一些,小小的身子,靠在宋渺渺的身上,还是礼貌的叫了一声桐桐阿姨。

    沈悦桐将带来的饭菜放在小桌板上,一边同小恬对话,“哇,小恬今天打扮的可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桐桐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呀,这圣诞节都过去了,你有什么愿望,你偷偷跟我说,我去告诉圣诞老人,叫他给我们小恬补发一份礼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恬从来也没有过过圣诞节,所以对什么圣诞礼物从来也没有期望过。圣诞节,通常都是宋渺渺最忙碌的时候,她连照顾小恬的时间都没有,就更不要说是带着她出去吃一顿好的,或者给她买一份礼物,更没有在半夜,拿一双袜子,把礼物塞进袜子里,给她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她一脸茫然,“圣诞老爷爷为什么要给我礼物?”她说着,扭过头,看向宋渺渺,说:“妈妈,你不是说圣诞老爷爷是一个吃小孩的老头子吗?每年圣诞节,如果有不听话的小孩子,圣诞老爷爷就会把他放进红色的麻袋里,然后带走,不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眼皮跳了两下,傅竞舟闻声,似笑而非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渺渺,你就是这样跟小恬说的?”

    那时候的宋渺渺有什么办法?她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,去给小恬买礼物,就更不要说是给她过圣诞节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想让小恬失望,所以当她第一次问她圣诞老人是干什么的时候,就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所以,每一次圣诞节,小恬都特别的听话,并且十分乖巧,有时候隔壁阿姨没空的时候,宋渺渺给她准备好面包,就只能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。她自然是不放心,所以每次出门,都把门反锁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样不好,可没有办法,没有人能够帮助她,她只有一个人,一双手,很多事情根本就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沈悦桐眼里的责怪,刺痛了她的眼睛,她抱着小恬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冷着一张脸,说:“好了,我不打扰你们吃饭,就先走了,袁湘湘还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说:“小恬,其实圣诞老爷爷是好人,每年12月25日的时候,他都会偷偷的在小朋友的袜子里塞礼物。每一个听话可爱的孩子,都会有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嗬,如果没记错的话,圣诞老人是外国人,他也会来中国发礼物吗?”

    沈悦桐顿了顿,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,笑说:“给孩子过节,很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只过中国人的传统节日。小恬是我的孩子,我愿意给她过什么节日就过什么节日,我跟她说圣诞老人是坏人就是坏人,你有意见吗?有意见我也不听,那么喜欢教育孩子,自己生吧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了放在椅子上的包包,看了傅竞舟一眼,“有趣的事儿,等下次在做,希望你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拿着包包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小恬趴在她的背脊上,对着傅竞舟无声的摆了摆手,跟他说再见。

    傅竞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此时,沈悦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干笑了一声,说:“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,不想误导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菜?”傅竞舟似乎并不在意,只将目光落在了食盒上,问道。

    沈悦桐笑了一下,将今天的菜色报了一遍,然后一一摆放好,拉过椅子,坐在边上,将筷子递到了他的手里,“快点趁热吃吧,都是我亲手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是我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双手紧握放在腿间,双手不停的搓着,对于在酒店发生的事儿,到现在他们还都没有提起过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独处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隔在两人之间,很尴尬,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,不是不提就算过去的,这事儿必须要说开了,他们两人才能顺畅的往前走。沈悦桐还是很想争取跟傅竞舟重归于好,不想做一对貌合神离,有名无实的夫妻。更不想,这场婚姻,只是利益关系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那么久,这段感情,这场婚姻,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,到了现在说放弃,她实在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竞舟……关于昨天晚上的事儿,我想跟你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出声,只慢条斯理的吃着饭,也没有打断她,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沈悦桐看了他一眼,抿了抿唇,深吸一口气,挺直了背脊,目光灼灼的看着他,起身坐到了他的身边,说: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沈悦桐并没有立刻说下去,她是期待着,傅竞舟听到这句话之后的反应。可她等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,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,仍然慢慢条斯理的吃着菜,仿佛所有的注意力全在这几盘菜上,对于她这样真诚的表露心意,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是了,他从来都是这样,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,他何时说过一句甜言蜜语?又何时对她说过一次爱?甚至连喜欢两字都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他对她只是尽到了男女朋友之间的责任,男朋友该做的事儿,他都做的很好,唯独情感方面,总是冷冷淡淡,就连结婚之后,都如此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最可怕,你挑不出他的错,说他坏,他又不坏,说他不在乎,该在乎的时候,他也表现的在乎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来他哪里不好,只有身边的人才能体会到,他这种只有责任没有情感的相处方式,有多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她再次吸了口气,缓缓露出一抹笑容,说:“我知道我的方式不对,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对我的感情,我真的很想很想让你对我热烈一次。你不觉得你对我太残忍了吗?你不觉得你对我太冷淡了吗?我是你的妻子,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我们经历了那么多,兜兜转转的终于在一起了,我很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傅竞舟,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,真的真的很想跟你白头到老,我也很想给你生孩子。你能不能,能不能对我热情一点?让我感受到,你也是爱我的。你是爱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傅竞舟放下了筷子,评道:“这菜不合我胃口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闻声,一愣,这菜都是她亲手做的,这句话放在这里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拿了纸巾擦了擦嘴,说:“傅太太这个位置还是你的,没有任何人威胁到你,你就安安分分的当这个傅太太,不要做那些有的没的。曾经的宋渺渺从来不理会这些,你应该比她做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,我跟她不一样,我爱你啊!”她一下握住了他的手,“我要的不是一个位置,我要的是你整个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语,只是勾唇笑了一下,沈悦桐却看不懂他这笑容里的意思,这样一个笑容,让她莫名心里一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