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41章 我们可以是一对很好的夫妻
    沈悦桐与他对视数秒,终是抵不过那阵心虚,转开了视线,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。握着他的手微微紧了紧,垂着眼帘,目光落在他的手上,低声说:“竞舟,我跟你在一起不容易,所以我特别珍惜,我知道这次是我太着急了,我就是害怕,就是心里没底,我怕……我怕……我怕有一天,你会重新跟宋渺渺在一起,毕竟你当初并没有跟她离婚。名义上,她甚至还是你的原配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你们之间还有个孩子,偏巧这个孩子还生病了,要再造一个小孩,我……我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女人,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一想。”她抬起头,眼泪汪汪,那样的凄楚,又卑微。为了爱这个男人,她简直将自己低入尘埃。

    握着他的手松开又握紧,反复几次,还是选择了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,那么多年,你从来也没有说过爱我,你知道吗?我以为我对你来说,跟别的女人不一样,跟宋渺渺更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就这样静默的看着她,眼神毫无波澜,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玩味,眼角眉梢,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笑意,让沈悦桐心里十分不舒服,更让她觉得心虚。那双眼睛,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,让她无所适从,再也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她松开了握着他的手,擦了一下眼泪,说:“好了,不说了,昨天的事儿,我向你道歉,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那么愚蠢的事儿。我今晚留下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他清清冷冷的回绝,没有任何余地。

    沈悦桐愣了一下,放在腿间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还没到让人伺候的程度,你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看着他,不经开始回想,当初他们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是了,当初他们在一起,是顺其自然的事儿,两个人谁也没有表白,甚至没有任何仪式,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。似乎是有一次,他在外人面前没有否认她是他女朋友这件事,这之后,他们就在一起了,她主动拉他的手,他会轻轻的回握住。这样,也算是默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。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沈悦桐天真,还带着一份少女心,每次碰到有人问他,她是否是他女朋友时,看到傅竞舟微笑点头的样子,她心里就一阵阵的甜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她才发现当初的自己有多傻,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她自己想出来的,傅竞舟从来也没有说过喜欢。

    她突地笑了一下,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,她这样一个笑,显得十分突兀。

    傅竞舟敛了神色,说:“生在我这样的家庭,娶妻从来不会是因为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宋渺渺呢?”

    为什么一个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甚至曾经还伤害过自己的人,他还会允许她留在身边?

    她不信是因为孩子,傅家的人哪来的心慈,也不会为了一个孩子而坏了门风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她,片刻,露出一抹嘲弄的笑,说:“悦桐,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,宋渺渺一直保持头脑清醒,所以当初她才有机可乘。她一直很清楚自己的位置,从不越界,也不妄想。即便到了今天也是如此,她清楚的知道,不管她做什么,就算我跟她上床,她也动不了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看着他,指甲嵌进掌心的肉里,那一阵阵的刺痛,她笑,喃喃道:“上床……”

    她吸了口气,“就像以前,我动不了她的位置一样,对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再多言,只道:“我们可以是一对很好的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你简直就是个混蛋。”她强忍着,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,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轻轻笑笑,说:“确实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没有多留,离开之前,还是体贴的将小桌板收拾好,甚至还给他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她站在医院幽静的长廊上,她的心冷的彻底,也痛的彻底,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来。她抬手擦掉,然后笑了起来,走过垃圾桶的时候,把手里的饭盒子直接丢了进去。站在电梯前,她看到电梯门上自己模糊的影子,愣愣的出神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她没有进去,只站在原地,像个失魂的人。脸上没有表情,只眼圈微微泛着红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拿出手机,低眸,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,轻轻划拉了一下,然后迅速点住屏幕,刚刚好,那个人的名字停在她的指下。

    她没有犹豫,直接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,对方才接了起来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说的很对,我确实不该这样委曲求全,任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跟袁湘湘一块去吃了顿夜宵,才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傅宅,她下车,就看到门口立着个男人,脚边放着一只简单的行李箱,正要抬手打算摁门铃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他停住手上的动作,回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人眼生,宋渺渺并未见过,可他的衣着打扮,还有身上的那份气质,应该是傅家人无疑。

    突的想起傅竞舟还有两个哥哥,她不由将其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对方微挑了一下眉梢,转过身,说:“你就是当初骗了老三的那个女骗子?”

    小恬听着,皱了眉头,仰着小脑袋奶声奶气的说:“你为什么说我妈妈是骗子?我妈妈才不是骗子!”

    他闻言,垂了眼帘,将目光锁在了小恬的脸上,并没有立刻说话,只盯着她看了一会,转而又将目光落在宋渺渺的脸上,问:“老三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宋渺渺并没有理会他的话,只眯着眼睛,努力回忆,她以前在老爷子的书房翻过傅家的相册,关于傅竞舟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的照片不多,特别是他的二哥傅竞南,几乎只存在于合照里。

    所以宋渺渺对其印象不深,但她对傅竞舟的大哥傅竞诚的印象还是有的,因为长相有特点,所以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她记得傅竞诚的鼻子上有一颗跟韩佳人同款的痣,而眼前这个人,皮肤白皙,鼻子上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他到也不着急,只微笑着等宋渺渺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傅竞舟的二哥傅竞南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太确定,毕竟傅家旁系多,她与傅竞舟结婚才两三年,也来不及把傅家所有人都认全。

    再者,傅竞舟这两个哥哥一直都未曾露过面,连结婚的时候,也只来了份子钱,并未亲自到场。

    不过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的,应当是直系亲属才比较合理。

    他笑了,那笑容告诉宋渺渺她猜对了。

    他笑着抬手摸了一下鼻子,然后伸出手,礼貌的打招呼,说:“你好,小婶。”

    这人几乎定居在日本,可他对家里的事儿倒是门清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多想,礼貌一笑,伸手同他握了一下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来开门?”傅竞南微笑,指了指身后紧闭的大门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这门突然就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均吓了一跳,紧接着,傅沅便从里面出来,见着傅竞南,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。但一瞬间,又恢复了常色,只余下最简单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竞南?”他先是惊讶的唤了一声,转而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也不说一声,好让人去接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那么麻烦,我又不是小孩子,还需要人接送。小叔这么晚还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麻烦,你都多少年没回来了?今年过年老爷子倒是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杵在大门口,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,宋渺渺立在旁边,像个电灯泡。小恬看着他们,只一会,她就上前扯了扯傅沅的衣服,说:“傅沅爸爸,我困了,你抱我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真是贴心小棉袄啊。

    宋渺渺当即上去,将小恬抱了起来,微笑的看了傅竞南一眼,然后看向傅沅,说:“你们慢慢聊,我先带小恬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,说:“不用等我,我有点事,估计会回来的很晚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头,并未多问,就抱着小恬进了屋。

    傅竞南似笑而非的看着傅沅,等宋渺渺母女走远了,他才开口,“想不到小叔这么认真,我以为只是名义上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娶了,当然要认真些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不多言,弯身拿起了一旁的行李,笑说:“不打扰小叔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便侧开了身,微微低头,站在一侧。

    傅沅看了他一眼,交代了两句,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远,傅竞南才进了屋子,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这个家了。

    进去的瞬间,恍若隔世。里面的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样,往事历历在目,不管过去多久,那些事情,他一件都不会忘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家里的人都各自回房,就连佣人管家都已经休息了。

    他在楼下转了一圈,上楼的时候,恰巧碰到钟秀君从房里出来,两人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钟秀君见着他,脸色一变,眼里多是诧异,她大抵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,在家里看到傅竞南。

    竟没有人知会她一声,傅竞南回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良久,直到宋渺渺从小恬的房间出来,钟秀君才回神,神色恢复如初,嘴角轻轻一扯,走到傅竞南跟前,笑容温婉,说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?我也好安排一下。这般突然,家里都没个准备,这大半夜的,你叫谁给你去整理房间?”

    她嗔怪着,可这语气里,带着的分明是宠溺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原地没动,气氛总有些尴尬,她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了一圈,这两个人看着还真是一副母慈子孝的样。

    这大家庭里头,多的是叫人讳莫如深的事儿,傅家看似和谐,却总是波涛暗涌。

    这傅竞舟这两个哥哥为什么常年不在家里,自然跟钟秀君脱不了干系。毕竟这世上圣母不多,谁也不会对别人的儿子真情实感的当成自己亲儿子那么对待。

    而这世上多的是深藏不露的人,比如说钟秀君。

    信佛,做慈善,不过是掩盖自己本性罢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她还是回了小恬的房间,就当做什么也没看见。

    傅竞南放下手里的箱子,上前,微笑着张开手臂,轻轻抱住了钟秀君,在她耳侧低声的说:“好久不见,在日本这么多年,我一直很想念您,妈妈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眉心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,这是傅竞南长那么大第二次叫她妈妈。

    而第一次叫她妈妈是在什么情况下呢?哦,对了,他第一次软软的叫她妈妈,就用筷子狠狠扎在了自己的手臂上,那时他才十三岁,却让她措手不及,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小恬早早起来,自己穿好衣服,就拉着还赖在床上的宋渺渺,说:“妈妈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昨天睡得晚,昨天睡的时候就打定主意第二天要睡懒觉,没成想小丫头那么早叫她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,没动,“还早,我们在睡一会。今天你也不上学,不用起那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昨天答应傅三叔叔要每天去给他加油,说出来就要做到,妈妈这是你教我的。快起来啦。”

    最后在小恬的吵闹下,宋渺渺还是起来了,昨个她没回房,直接睡在小恬房间里了,澡都没洗。

    她准备回房间洗个澡再说,回到房间,大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,明显没动过。

    傅沅昨夜又没回来吗?这两天,他还真是忙的厉害呢。

    宋渺渺洗完澡,穿戴整齐,便带着小恬下楼,在厨房正好碰上傅竞南,他对她微微一笑,算是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会,小恬还在抱怨,嘟着嘴,“妈妈,你动作太慢了,太慢了,你看太阳都晒屁股了。傅三叔叔都要等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跟你傅三叔叔约好的,我怎么不知道?啊?”

    小恬嘟嘟嘴,“反正你快点嘛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闻声,站住了脚步,“你们要去看竞舟?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一下,站直了身子,“应该吧。”她干笑,低头看了小恬一眼,“他们大概是约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