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42章 热脸贴冷屁股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有些条件反射的发出了一个质疑的音调,“啊?”

    傅竞南道:“正好我也想去看看他,既然你们也要去,正好就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宋渺渺讷讷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竞南对着她笑了笑,就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宋渺渺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,愣在原地,直勾勾的看着傅竞南的背影。这人身上那种感觉,跟傅竞舟好像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比傅竞舟更温柔一些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带点早餐给傅三叔叔送去吧,医院的东西不好吃。”小恬踮着脚,试图看清楚锅里煮着什么。

    宋渺渺回神,回头看向小恬,走到她身侧,摸了摸她的头,说:“傅竞舟是不是塞糖给你吃了,你怎么这么关心他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最关心妈妈你。”小恬笑着,整个人挨在了宋渺渺的身上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她蹲了下来,小声并认真的问:“你很喜欢傅三叔叔吗?”

    小恬转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,似乎是很认真的想了想,点头说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宋渺渺不明白,傅竞舟平日里那样冷淡,又严肃,小恬怎么会喜欢他?难不成还真是血缘作祟?

    小恬双手抱胸,长长的嗯了一声之后,说:“因为妈妈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,除了傅沅爸爸,傅三叔叔每天晚上都会来看我。他说以后找不到妈妈的时候,可以找他。妈妈,其实我能感觉到,他其实挺喜欢我的,就是害羞不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引得宋渺渺噗嗤一笑,“哦?你好像很了解他的样子,你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熟了?我是错过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小恬扬扬眉毛,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,说:“这是秘密。”然后,拽了拽宋渺渺的手,“哎呀,你快点啦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脸上的笑容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,酸酸涩涩的。

    随后,宋渺渺依着小恬的吩咐,叫佣人给打包了一份早餐,两人匆匆吃过早餐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这一大早起来,宋渺渺一直在小恬的催促声中做着各种事儿,竟是没有发现外头已然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大门一开,细碎的雪花伴随着冷风迎面吹了过来。

    草木上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积雪,道路已经被清理过,车子缓缓过来,停在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宋渺渺上楼,去给小恬拿了帽子和手套,她身子弱,到了冬天,要时刻注意着保暖。

    傅竞南与她们同行,三人一块坐在后座,小恬坐在两人中间。她包里抱着给傅竞舟的早餐,时不时的扭头看傅竞南。

    在她第N次扭头看他的时候,傅竞南侧过头,对着她温柔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恬显然吓了一跳,愣了一下,却反映极快,转头戳了戳宋渺渺的胳膊,问:“妈妈,我该叫他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收回视线,侧头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看傅竞南,正好他也在看她,两人目光对上,宋渺渺便礼貌的笑笑。

    小恬正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认真的等着她回答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丫头潜台词是在问她,这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你叫傅竞舟傅三叔叔,就叫他傅二叔叔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闻言,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。

    小恬自顾自的说:“二在三的前面,嗯……你是傅三叔叔的哥哥啊?”她转头过去,目光锁定他的脸。

    傅竞南点头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可是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啊,路也就跟他哥哥长得一模一样,我都分不清楚他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同父异母的兄弟,能长得多像?

    虽说童言无忌,可这句话说出来,总是有些不妥的。她也是学乖了,这些个看似温柔君子的男人,指不定心里藏着怎样的猛兽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转开话题,“路也是谁?”

    小孩总归是没什么心机,一下就被宋渺渺带了过去,“路也是我幼儿园的同桌,是个漂亮的小男孩。我前些日子才知道原来他是个男孩子,我第一次幼儿园的时候,他还是长头发,穿裙子。我跟他说话,他都不理我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小恬的注意力就完全到了这个路也的身上,一路都在说这个男扮女装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到医院的时候,傅竞舟正好做了个检查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他没有请看护,旁边也没个人陪着,这一大早一系列检查,都是护士陪着的。所幸,他这一张脸,护士自然是乐意帮这个忙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病房门口碰上,傅竞舟就单穿了一件病人服,走廊上时不时的吹过一阵冷风,他的脸色微白,一只手扶着墙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身上少了平日里的锋芒,看起来很容易接近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张了张嘴,想说一句怎么不多穿件衣服,这样冷的天气,不怕感冒吗?

    可她到底是理智的,这话只在心里说了。她不动声色的站在傅竞南的后侧,一只手牵着小恬,面上带着微笑,就这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倒是小恬,一把将手里的早餐塞进了宋渺渺的手里,然后走了过去,把小手套摘了下来,小小热热的手一下抓住了傅竞舟的手,一脸认真的关切,道:“傅三叔叔你冷不冷?你这样会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一扭头,看向依旧站在原地没动的宋渺渺,说:“妈妈,把你的围巾给傅三叔叔吧,他的手好冷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嘴角抽搐了两下,眯眼笑了笑,没动。心说她这样热情,可人家显然并不领情,冷冷淡淡,何必呢。

    可小恬显然没有这样的觉悟,见她不动催促道:“妈妈,你快点呀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眼皮跳了两下,最终还是依言摘下围巾,走了过去,递给了傅竞舟,对着护士说:“你怎么不给他多穿件衣服?”

    她的语调温和,但放在眼下,自然是存着苛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给傅三叔叔围上。”小恬拍拍宋渺渺的腿,顺道还用力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宋渺渺往前踉跄了一步,正好就站在了傅竞舟的跟前。

    她微的皱了一下眉,低眸瞪了小恬一眼,心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小恬却很认真,“傅三叔叔是病人,我们要好好照顾他,生病的人都很脆弱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,脸上挂着浅浅的笑。

    宋渺渺挂着笑,抬手正要将围巾套上他脖子的时候,傅竞舟抬手扣住了她的手腕,墨色的眸子深深看了她一眼,嘴角浅浅挑了一下,就转开了视线,看了小恬一眼,说了声谢谢,就绕过宋渺渺,走到了傅竞南的跟前,说:“二哥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点头,轻拍了他的肩膀,扬了扬下巴,说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就这样被无视了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病房,宋渺渺看着手里的围巾,顿时觉得傅竞舟那般举动,那眼神,简直像是在羞辱她。

    他是不屑她的温暖和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傅三叔叔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。”小恬一边说,一边想要跟着进去,可傅竞舟并没有回头,甚至连脚步都没停。

    看着小恬热脸贴冷屁股的样子,宋渺渺心里不是滋味,一把拉住了她,并把手里的早餐递给了旁边的护士,说:“麻烦你拿给傅先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拉着小恬就走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傅三叔叔他们有事要说,我们不要打扰。”

    小恬默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目视前方,脚步一刻不停,小恬跟的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为什么生气?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跟傅三叔叔一起啊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下停住了脚步,她深吸了一口气,蹲了下来,两只手扣在她的肩膀上,一脸认真严肃,说:“他并不喜欢你,他也不会喜欢你,你知道吗?不管是我,还是你,他都不会在意,更不会放在心上,你何必要糟蹋了自己的真心?对傅家的任何一个人,你都不需要认真对待,更不需要有任何感情,我们总是要离开的,永远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眼里的惊讶,苦涩的笑。

    她自己没关系,却不想看到傅竞舟糟蹋了小恬的喜欢,更不想看到傅竞舟那样冷淡的对小恬的热情。

    小恬伸手,摸了摸宋渺渺的眼睛,说: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立刻侧开了头,闭了闭眼,扭过头,神色恢复了正常,微笑的摸摸她的头,温和的说:“没什么,妈妈就是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一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委屈,妈妈,你不要担心我。”她说着,张开小小的手臂,抱住了她的脖子,小小的头安抚着她的背脊,说:“妈妈,你不要想太多,傅家的这些人,爷爷奶奶,叔叔阿姨,其实对我都挺好的,我一点也没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教过我的么,你说乖孩子,有糖吃,不会吃苦。我这样乖,都还不知道苦是什么味道呢。”她眨眨眼,一脸天真烂漫,都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明白些话里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宋渺渺才开始想,她当初那样坚定把她生下来,究竟是对,还是错。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,让她跟着自己的吃苦,究竟是不是她太过自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下午,小恬整个人都奄奄的,没什么精神,脸色也不太好看,宋渺渺陪她睡觉,睡到傍晚,这人便怎么也叫不醒了,浑身发热,动了两下,便开始流鼻血,一时竟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下慌了神,一把将她抱起,就往医院赶。

    路上,小恬迷迷糊糊的醒了一下,小手拉住她的手,小声的说:“妈妈,你不要害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宋渺渺强作镇定,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,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上,留下的血痕,眼眶发热,她摸着她的脸,“是,我知道。我错了,是我的错,我哪里还有时间去计较别的,我应该抓紧时间。你才是最重要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紧张,不会有事的。”正在开车的傅竞南透过车前镜看了她一眼,宽慰道。

    她抱着小恬慌慌张张的冲出房间的时候,正好碰上傅竞南,许是她的样子太过慌乱,傅竞南便出手将小恬从她身上抱了过去,然后带着她去了车库,亲自开车送小恬去医院。

    宋渺渺抱着小恬不语,只紧紧咬着牙关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现在不会有事,可现在的情况,代表着小恬剩下的时间,越来越少了,她必须要抓紧时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宋渺渺一个人出现在傅竞舟的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里面只有傅竞舟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直接推门进去,发出了不小的动静。

    傅竞舟刚一抬头,这人就冲到了他的面前,一句话也没说,双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,两人对视数秒,她便用力的扯开了他的衣服,动作凶猛,没有任何犹豫,眼神坚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