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44章 从来就不是因为感情
    宋渺渺这会已经有些清醒过来,双手抵住他的胸口,微喘着粗气,说:“够了,够了。万一被发现,对你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然而,傅竞舟显然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,他双手用力掐住她的腰,直接将她抱了起来,一转身,便将她抵在了衣柜上,额头抵住她的,低声而又缱绻的说:“够不够由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语落,两人的呼吸再次沉重了起来,宋渺渺抬眼看他,他们的距离那样的近,近到她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,他的目光那样柔和,有那么一瞬间,她几乎要溺死在他这样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她垂了眼帘,抵在他胸口的手慢慢的松弛下来,缓缓搭上了他的腰,他的身上暖暖的,吸引着她不断的靠近。这样的怀抱,若是能够一辈子躲在里面,该多好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相濡以沫,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,只要傅竞舟在身边,她便可以安心,起码不用自己去承受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当初她可以坦白一切,是不是结果就会变得不一样?是不是她还是可以继续做他的傅太太,他会不会就此将她护在身后,帮她承担一切。

    他的吻下来的瞬间,她闭上了眼睛,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如火如荼的时候,一个压制着怒意的声音,在他们耳侧响起,声音不大,明显是努力克制着音量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宋渺渺听到声音,瞬间睁开了眼睛,全身沸腾着的血液,瞬间冷却到了零点。她迅速睁开眼睛,傅竞舟已经从她身上离开,并顺手将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立刻坐了起来,缩在沙发一角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低着头,不敢抬头去看钟秀君的脸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她会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此时正黑着一张脸,侧头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傅竞舟迅速提上裤子,神色已然恢复如初,那一脸淡然的模样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。而此时的宋渺渺,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穿好衣服,将她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,放在了她的身边,看了她一眼,便转身走到了钟秀君的身边,说:“我们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闻言,侧头狠狠瞪了他一眼,然而将目光落在宋渺渺的身上。想到刚才的画面,一张老脸涨得通红,冷道:“有脸在这里做这种事,就没脸叫人看了?傅竞舟,我看你真是疯了!她现在是个什么身份你自己不清楚吗?若是叫有心人看去,你这脸面还要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傅氏集团的总裁,你的名誉等同于企业的名誉,跟自己的小婶有一腿,这要是传出去,你这总裁就不要当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,便将枪头对准了宋渺渺。

    她几步过去,直接抢过了宋渺渺手里的衣服,“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我儿子都住院了,你还不放过他!我告诉你,我们傅家不缺子嗣,从今天开始,带着你的小恬给我滚!从今以后,你们母女的死活,跟我们傅家一点关系都没有!你若是再敢对我儿子纠缠不清,我就让你在海城活不下去!”

    “让你和你的女儿成为过街的老鼠!人人喊打!”

    钟秀君在彻底放弃傅海明的时候曾经说过,她这后半辈子,什么都不会做,只会做一件事,就是让他的儿子成为全海城最厉害的人,她要让她的儿子站在金字塔的顶端,她将所有的一切,都寄托在了傅竞舟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,她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为了她的儿子能够得到最好的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能允许,一个女人破坏掉她儿子的完美人生。

    宋渺渺此刻一丝不挂,这让她十分难堪,她微蹙着眉头,一言不发,只想把她手里的衣服拿过来,“什么事,等我穿上衣服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“衣服?你这样的人还要穿衣服?”说完,她余光往窗户的方向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正准备走过去的时候,傅竞舟一步站在了她的跟前,一脸严肃,说:“妈,把衣服给她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这会气的发抖,那场面的震慑力太强,导致钟秀君几乎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“她那么不要脸,还在乎这一层衣服吗?你要是再跟她纠缠下去,迟早……迟早会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我在您眼里变得那么无能,只因为一个女人,就会一无所有?即便有一天,我真的一无所有,仅凭我自己的能力,我也可以让自己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抖着嘴唇,“你……你现在这话的意思,是准备护着她了?是准备跟她一直就这样纠缠下去了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傅竞舟并没有立刻回答,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抱着身子,趁着钟秀君没有防备,一下抢回了她手里的衣服,这一刻,她的脑子无比清醒,一边穿衣服,一边冷静的说:“小恬今天进医院了,医生说她的病情严重,再这样下去,有可能就算有了脐带血,也未必来得及。我来这里,做这件事,只是想要一个孩子,就这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孩子已经有了,是你的好媳妇,她非要让我和小恬去死。而我一定不会让小恬就这样离开,所以不好意思,我只能继续纠缠着你的儿子。其实要让我跟你儿子保持距离很简单,你让我怀上孩子,我便不会再与他纠缠不清。以后你也不会有机会看到今天这一幕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选择见死不救,那我就只能用我的方式,来达到自己的目的。”她说完,正好扣上最后一颗纽扣。

    此时,她脸颊上的红晕褪去,背脊挺的笔直,她说:“我若是想要纠缠他,或者跟他有什么哥哥深一步的关系,根本不用等到今天。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我做这件事,就仅仅只是为了孩子,没有其他任何想法。当年我跟他结婚不是因为感情,到了今天,也不会是因为感情。所以,你根本就不用担心,我会死缠烂打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再说一次,我只要孩子,你若是能够保证我平安的生下孩子,治好小恬的病,我可以向你保证,你们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见到我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余光瞥了她一眼,那一眼,几乎可以结出冰渣子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看他,她现在的脑子清醒的很,刚才的一切,不过是意乱情迷出现的幻觉,现实是傅竞舟对她不会有半点感情,甚至毫无怜悯。

    他一直保护着的,是那个叫做董玉的女明星而已。

    默了片刻,她一直没有等到钟秀君的回答,便也不再等下去,只道:“您考虑一下,我先走了,小恬还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走了。

    钟秀君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直等到关门声响起,她才将目光落在傅竞舟的脸上,恰好就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怒意。

    纵使傅竞舟将情绪隐藏的极深,可她是他的生母,大抵还是了解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口吻中带着一丝调侃,“怎样?听到她是怎么说的?你还准备护着她?”

    傅竞舟薄唇紧抿,眼底涌着滔天的怒意,被他生生压下。嘴角微的一挑,回身走到床边坐了下来,拿起床头柜上已经凉透的水喝了一口,说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会护着她?刚才我阻着您,是因为我们的身份,这事儿要是闹起来,丢脸的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丢脸?你若知道丢脸,又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儿?这里是医院,你就那么克制不住自己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再说话,只低垂着眼帘,转动着手里的杯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一路走回小恬的病房,一步不停,最后立在病房门口,大口喘气,心砰砰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手里提着袋子,语气温和,笑容温柔。

    宋渺渺立刻回神,站直了身子,“没事,今天谢谢你。这里交给我,你要是有事,就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忙,这里就留你一个人,万一有事儿,你一个人也对付不过来。我刚给小叔打了电话,他在外面,明天才能回来,便嘱托我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勉强扯了一下嘴角,说: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去跟主治医生聊了聊,你也不要太过担心,他就是吓吓你,让你们家属能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应了一声,推门进去,小恬还睡着。看着孩子苍白的脸色,她的心在落了下来,才不后悔刚才在傅竞舟面前说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想要成功怀上孩子,并平安的生下孩子,这其中还需要钟秀君的帮助。

    至于傅竞舟,她实在猜不透他的心思,自然不敢去冒险。她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,不能再失去第二次。

    吃过晚餐,傅竞南坐了一会,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个人坐在床边,目不转睛的看着小恬。

    窗外的夜色渐深,她却没有半点睡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后的门轻轻的无声无息的推开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进,宋渺渺才有所察觉,猛地挺直了背脊,猛地回头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人拽了出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