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45章 没有人可以利用我
    等宋渺渺看清眼前人,人已经被拽进了卫生间,整个人被顶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她愣了几秒,才开始反抗,“你干什么,小恬会被吵醒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眸色沉沉,那眼神简直像是要杀人。

    宋渺渺是第一次看到他这般动怒的模样,以前,不管他遇到怎样的事儿,均是不动声色,更不会为之动容,喜怒不形于色。他从来也不会大张旗鼓的,正面去与人交锋,大多时候都是不动声色的将对手打的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得罪他的人,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往往对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其实最为阴险狡诈。

    看似风度翩翩正人君子,其实傅竞舟就是个阴险的小人,现在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冷血禽兽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杂质还是娱乐八卦,或是坊间传闻,对于傅竞舟的评价,都是一片好评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样,这个人该多可怕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让宋渺渺有些发怵,侧开头,略略皱了皱眉,说:“你脑袋里的血块,应该不允许你这样乱跑吧,你的医生和护士都不管吗?就这样仍由你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宋渺渺只觉脖子一紧,瞬间呼吸变得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她条件反射,抬手扣住了他的手腕,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只一双手死死的扼住她的脖子,那力道,是真的想要至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空气越来越稀薄,宋渺渺的指甲划过他的手背,留下深深的三道血痕。她一直拼命的瞪大眼睛,眼里带着几分恐惧,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在他手里的时候,脖子上的力道一松。

    支撑着她身子的力道也由此松开,她靠着门板,整个人当即滑了下去,软软的坐在了地上,一只手捂着脖子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傅竞舟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跟前,低垂着眼帘,睥睨着她。

    即便不去看他的眼睛,宋渺渺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种压迫力,仿佛那只手依旧掐着她的脖子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你胆敢说出的那样的话,就要有心理准备去承受后果。”他的语气那样冷,简直像是从地底下钻上来的恶魔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身子不自觉的颤了颤,不过如今的她早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这六年,她所遭遇的,所承受的,早已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脏,去承受一切。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没动,只抬起头,迎上他的目光,“你放心,什么样的后果我都能承受,大不了就是一条死路。你以为我稀罕活着?”

    她慢慢的站起来,一双眼睛早没了过去的灵动,像是布上了一层灰,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吗?这六年里,每一天,我都想着,如果我死了该多好,出门被车撞死,走路被花盆砸死,怎么样都好,只求能够结束那苦不堪言的日子。书上总说,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,总会给你留一扇窗户,以前我觉得这话有道理,谁遇了挫折,我就会这样安慰人家。”

    她嘲弄的笑了一声,“后来我才知道,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,也会忘记给你开一扇窗户,让你走投无路,只能垂死挣扎。”

    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神是那样的平静无波,那一双眼,像一汪死水,没有半点波痕。更别说是眼泪。

    傅竞舟突地笑了,原来,原来刚才她那脆弱的模样,全部都是装出来的,那眼泪也是用来迷惑他的手段。怕是她的到来,也是掐着时间点,算准了的。

    她的目标从来不是他,而是他的母亲钟秀君。她要的是钟秀君的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她知道钟秀君有多在乎他这个儿子,为了这个儿子,很多事情她都可以妥协,包括让她怀孕,并平安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好笑,过了六年,他竟然还会被她迷惑,被她利用。

    她慢慢扬起一抹坦然的笑,“我想,最坏的结果,不过是小恬离开。这样也好,这样我也没有再没有理由,活在这个世界上了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抬手轻抚了她的脸颊,笑说: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他一只手抵在了门板上,整个人骤然靠近,低垂着眼帘,声音低沉,一字一句道:“不,你还没有真正尝到,什么叫做无路可走,垂死挣扎。这世上,没有人可以利用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一拳狠狠砸在了她的耳边,紧接着一把将她扯开,拉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闭着眼睛,站在原地,深一下浅一下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片刻,她才睁开眼睛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笑着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立刻回去,而是打车去了陈末的餐厅。

    夜深,气温比开天还要低上几度,天空中还零星飘着雪花。傅竞舟堵在胸腔内的那团子火,直到了陈末的餐厅门口,看到紧闭的大门,才终于彻底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脚踹在了大门上,仍不解气,便拿了路边一块石头,直接砸了上去。餐厅的警报当即响起。

    听着那刺耳的警报声,傅竞舟心里竟是说不出的畅快。

    不多时,警察到了,陈末也到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病人服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。

    陈末见着他,顿了顿,警察正准备上前抓人,他立刻上前拦住,笑说:“不好意思,误会误会,这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不追究,麻烦你们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陈末将警察打发走,还没兴师问罪呢,这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,幽幽的说:“有烟吗?”

    陈末吓了一跳,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余光瞥了一眼自己的店门,啧了一声,说:“真是看不出来,你傅三少爷也有这么叛逆的时候。可你要骗你也别找我的小店啊,小本生意不容易啊。你这样无缘无故的砸我的店门,还是不是朋友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摸出口袋里一包玉溪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只有这个,爱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接过,抽出一根点上,吸了一口,“你这店面我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陈末余光瞥他一眼,笑着摇摇头,过去开了店门,两人一道进去。

    他开了灯,从柜台里拿了一瓶酒两个杯子,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,给他把酒满上,递了过去,说:“生病了还到处乱跑,受刺激了?这可不像你,咱们傅三少爷,可是油盐不进,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,也不会因为谁而情绪激动的人。今个是怎么了?天下红雨了?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失去理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语,只拿起酒杯慢条斯理的喝着,脸上没什么表情,看不出喜怒,自然也猜不透他的心思。仿佛刚才疯狂砸碎他店门玻璃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陈末看了他一会,噗嗤一笑,摇摇头,说:“得,不说就不说。其实跟不跟我说无所谓,对应该说的人说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屋内便陷入了沉寂,安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碎裂的玻璃,小口喝着酒,那模样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末扬了扬眉,收回视线,低头兀自笑笑,心说这被他算计的人,估计够呛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已知范围内,能够让傅竞舟这样的人,也就只有那一个而已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傅竞舟突地一笑,不知道是想到什么,他的视线从碎裂的玻璃窗上收了回来,看了陈末一眼,说:“你不觉得那玻璃碎了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陈末挑挑眉,一只手抵着下巴,问:“哪儿不错?你这是不准备赔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明儿就叫人给你来换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伸手想要倒酒,陈末伸手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,说:“有伤在身,就别喝了。脑也闹过了,不如,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是该好好保重这副身体,接下去多的是体力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末不解。

    他笑的高深莫测,放下酒杯,便自顾自的往外走,“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秀君是在三天后来医院的,她来的时候,小恬正好吃过午餐睡觉。

    她过来看了一眼,例行公事一般询问了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宋渺渺知道她这次来,不会只是单纯过来看看小恬而已,上次的事儿,对她来说刺激不小。

    宋渺渺给她泡了杯茶,递给她之后,便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,面上带着礼貌的笑容,也不同她拐弯抹角,直道:“上次跟您说的事儿,不知道您考虑的怎么样了。小恬的病拖不得,我也不想再继续拖下去。这样,对您对我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的目光落在小恬的身上,背脊挺得笔直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端坐在那里,她将茶杯放在了一侧的柜上,说:“我跟老三商量过了,说到底小恬身上流着我们傅家的血,不能见死不救。一方面我会成立关于儿童白血病的慈善项目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进行骨髓匹配,这样记录会更大一点。另一方面,你就跟老三两个人好好努力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怀上孩子。若是来得及,脐带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最快的方式难道不是人工受孕?

    钟秀君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,说:“老三不赞成人工受孕的方式,越少人知道这件事越好,若是去做人工受孕,那等于是把这件事往外说。他不相信人的一张嘴,再紧都有漏风的时候。我想你应该明白,并且也不会介意,对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