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46章 傅老师好
    宋渺渺确实不会介意,只要她能够成功怀上孩子,至于是用什么方式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她浅笑着点头,说:“只要您能够说到做到,其他我不管,还有就是管好您的儿媳妇,她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,我不希望再因为她,而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钟秀君说着,放下茶杯,站了起来,“那你就在这里照顾小恬,傅家那边你就不用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,放在了柜台上,说:“这是我个人名下的一套房子,正好空出来,里面什么都有,你只要拎包入住就可以了。你留在傅家的个人用品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。当然,你也可以重新再买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,老三每天会抽出一两个小时来你这里,直到你怀孕为止。等你怀孕之后,我会找两个保姆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,不会有人来打扰你,直到你把孩子生下来。”她将目光落在了宋渺渺的身上,双手交叠放在身前,端庄而又文雅,说:“同样我也希望,在这段时间里,你不要出什么幺蛾子,更别让我发现你主动去招惹悦桐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你们说到做到,我也会遵守诺言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钟秀君最后看了小恬一眼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还是礼貌的将人送到门口,钟秀君刚走出病房的门,像是想到了什么,停了下来,回过头,说:“傅沅那边,你最好也告知一声,还有平安制药的宋氏夫妇。不然,我怕他们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看了她一眼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直站在门口,看着钟秀君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,她才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她坐在小恬的身边,看着她小小的脸,将她的小手放进了掌心里,笑说:“你一定会健康的长大,看尽这世间的繁华。”

    傍晚,傅沅下班就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这两天,他每天晚上都过来,一直到晚上九十点才回去。

    等小恬睡着,宋渺渺才找了个恰当的时间,同他说了她跟傅竞舟的事儿。

    傅沅听完,先是沉默,好一会之后,才一脸认真的看着她,问:“你已经都决定好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头,“我不能再浪费时间,任性妄为了,小恬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钟秀君他们是否可信?如果,这只是一个把你弄出傅家的全套,等你住进去,他们把你囚禁起来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看着他,说:“我不是还有你吗?不但如此,我还有朋友,我就不信,我突然消失,就没有人找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对视片刻,傅沅低低叹了口气,兀自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,既然你都已经决定好了,我也只能支持你。不过你最好可以告诉我,你的具体地址,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我也好及时过去救你。这一点,你就不要跟傅竞舟他们说了,免得他们有所防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咧开嘴,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真心真意的说:“谢谢你这样帮我,以后若是还有机会,你有什么事儿,也可以找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傅沅只抿唇浅浅笑了笑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两日,宋渺渺接到了傅竞舟助理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电话过来的时候,她正抱着小恬在给她讲故事,哄她睡觉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并没有接,而是开了静音,等把小恬哄睡着了,才拿了手机出去回电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让你去世纪酒店2022房,洗干净等他。”他说的简单直接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还要交代给助理来跟她说,这明显是想要羞辱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幸好,她现在的脸皮厚的很,她笑了笑,说:“好。噢,对了,麻烦你帮我一套衣服过去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方斯淼听到她说的衣服时,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,而此时,傅竞舟就在他的身边,亲眼看到他脸色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低低的咳嗽了一声,镇定的说:“嗯,宋小姐,这个似乎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宋渺渺就打断了他,笑说:“你这不是帮我,而是帮你老板做事。而且,你做他助理那么久,我相信你应该很了解他的口味,这件事你来做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板一会是否愉悦,可都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斯淼额头冒了一片冷汗,当下脑子就一片空白,只干干的笑了两声,余光瞥了傅竞舟一眼。不等他再多说什么,宋渺渺便挂断了电话,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下时间,只有三十分钟,从这里打车过来,大概是十几分钟的路程,应该来得及。

    她回到病房,跟保姆交代了两句之后,就拿了包包和外套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一直留在医院照顾小恬,已经好些日子没洗澡了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,她在前台拿了房卡,就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床上放着一套不正规的女生日式校服,衣服的旁边扔着一点粉色的不明物。她过去,挑起来看了看,原来是套特别的内衣裤。

    宋渺渺眼皮跳了一下,想了想,拿了内衣裤便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她在里头洗了一个小时才出来,出来的时候,傅竞舟正好进来,两人正巧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他衣着整齐,那模样像是刚从某个晚会或者饭局上回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顿了一秒,然后风情万种的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,走到床边,拿起床上的学生服,说:“你来啦,时间掐的可真够准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扯掉脖子上的领带,脱了外套,随意的丢在了床上,一边走向她,一边解开了衬衣领口的三颗扣子。

    他逐渐走近,宋渺渺一颗心也跟着跳的飞快。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近,等他走到她身后的那一刻,宋渺渺转身,仰着头笑颜盈盈的看着他,一只手抚上他的胸口,“稍等,我先去吧衣服换上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衣服准备去卫生间。

    傅竞舟双手抱臂,挑着眉,说:“何必多此一举,你全身上下哪一处我没有看过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背对着他,“那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推开卫生间的门。

    那件学生服确实非常犯规,裙子短的离谱,领口开的也非常大。

    她拿出一只口红,给自己的脸上润了点色,看起来稍微明艳一些。她站在镜子前,拨弄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,猛地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媚笑,倚靠在门框上。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落地窗前,指间夹着一支烟,透过落地窗,他能清晰的看后身后,朝他而来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与她相处三年,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,也从没见过她穿这种衣服。他不由眯了眼睛,喉头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宋渺渺架着一副眼镜框,那一副矫揉造作的样子,细着嗓子,说:“傅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脸上没什么表情,某些地方却已经发生了变化,他只余光淡淡一瞥,唇角一挑,微微弯身将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里,嘴里的烟雾全数喷在了宋渺渺的脸上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些年,她的身材倒是比以前更丰满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了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眯着眼睛,似笑而非的上下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发现,原来你那么有情趣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理会他眼神里那种讽刺,笑着坐上了他的腿,双手搭上他的肩膀,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,低声说:“听说男人越是投入,质量会比较好,也更容易成功。毕竟这是我的事儿,我自然是要下点功夫才好,不知道是否合你胃口呢?嗯?”

    她在他的耳朵上轻轻吹了一口气,退开身的时候,嘴唇在他的耳垂上不经意的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忍着,也没必要忍着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宋渺渺就被摁进了沙发里。

    自己作的死,什么样的结果,都得咬牙受着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折腾死了,折腾的差一点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在床上,然后登上社会类新闻,成为海城一大笑闻。

    她又一次深刻的体会到傅竞舟是一头狼,而且是一头极其变态的狼。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傅竞舟是什么时候走的,反正她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,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了一样。她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起来,去卫生间洗澡。

    今天该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一早到公司,方斯淼迎面碰上他,总觉得他有一种春风得意的感觉,并且心情好了不少,终于是雨过天晴了,看样子昨天他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他正洋洋自得的时候,傅竞舟唤了他一声,“你进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来。”这是准备夸他?

    方斯淼立刻过去,顺手拿过了秘书手里的咖啡,笑嘻嘻的进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,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应了一声,翻了一下放在桌上的文件,并没有立刻说话。

    方斯淼站在一旁,看着傅竞舟的样子,突然有点忐忑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喜欢学生装?”傅竞舟拿笔签了名字,将文件递给了他,问道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目光平静,看不出息怒。

    方斯淼愣住,好一会,才回过神来,迅速将文件接了过来,笑的尴尬,“那什么,我也是随便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下次准备买什么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