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52章 那是傅竞舟的种啊
    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!他难道不应该是饥渴难耐,就地正法吗?

    结果竟然是拿起枪顶着她的脑袋,早知道这样,她就应该按照正常反应,不停反抗。不过这种人,多数心里都不怎么正常,说不定她反抗了,他会说那么吵,一枪毙了你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横竖都是死。

    宋渺渺瞪大眼睛,看着他的手指,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摁,她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,随即,就听到轻微的咔嚓一声,像是轮盘转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切静止,宋渺渺屏住了呼吸,双手紧紧握成了拳。

    然而。什么也没有发生,随之而来是那人极其变态的笑声,粗大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后颈,猛地将她扯到了眼前,用胡子蹭着她的脸颊,这男人满身臭味,动作变态而又恶心。

    “运气可真好啊,我就空了一格子弹,竟然被你给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着唇,那人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乱摸,她终究还是受不了,用力的挣扎了一下,想要将他推开。可这人,人高马大,四肢粗壮,宋渺渺在他的怀里,就跟一只蚂蚁似得。

    无论她怎么反抗,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宋渺渺既盼着傅竞舟来,又盼着他千万不要回来。

    他不回来,说不定就成功逃出去了,若是回来,说不定就跟她一块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终是忍不住用中文骂脏话,似是要将这辈子的脏话都骂出来,若是真要死在这里,那么死之前,总要发泄一些压抑了六年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喊的歇斯底里,声音尖锐刺耳,双手双脚不停的对着那男人拳打脚踢的,那两人被她闹的烦的不行,原本还在蹭她脸的男人,狠狠将她扔在了地上,她的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的石板上,一阵晕眩,她一转头,便看到一只脚往她的脸上踩了下来,幸得宋渺渺反应快,不然这一脚,便踩在了她正脸上。

    她立刻一侧头,这一脚,不偏不倚就踩在了她左边脸颊上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很痛,整个人晕乎乎的,她挣扎了一下,那人便直接整个人踩在了她的身上,特别重,更要命的是,这人还在她的身上跳了两下,她感觉自己快要死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心肝脾肺肾,一阵阵的疼,喘一口气,都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他这是准备要活活踩死她吗?那也太痛苦了!

    “是个男人,就干脆点解决了我!”她挣扎了一下,吼道。

    然而,她越是这样说,他们反倒像是来了兴趣,准备在她死之前,将她玩弄一番。

    男人看了一下手表,对着另一个矮小的男人,说:“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那人似乎对这个不感兴趣,有些不耐烦的说:“直接干掉得了,你无不无聊。”

    两人还为此争执了几句,最终决定把她干掉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举枪的时候,数颗子弹分别搭在了两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枪支从他们的手中滑落下来,紧接着,数名武装警察围拢过来。然而,不等队长发话,砰砰几枪,这两个男人正要反抗,就这样软了下去,纷纷倒在了宋渺渺的身边。

    两名暴徒倒地,特警队的队长正好过来,亲眼看到那个亚裔男子,抢过了警察手里的枪,直接打死了那两个暴徒,没有半分犹豫,枪法快准狠。

    原本,他是准备留活口的,现在全军覆没了。队长有点怒,几步上前,冲着傅竞舟说:“谁让你打死他们的!”

    傅竞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:“不好意思,我不能容忍欺负我夫人的人。”他那态度,仿佛他刚刚开枪打死的不是人,而是无关紧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将枪支递给了一旁的警察,便自顾自的往宋渺渺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危险解除,她紧绷的神经一下松了下来,顿时身上所有的痛感席卷而来,她感觉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,她想从地上爬起来,努力了一下,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,又重重的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这会已经没什么力气,手臂上的枪伤流血过多,再加上这会意志力全无,导致她开始神志不清,模糊中她看到有个身影朝着她走来。
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给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那人在叫她的名字,声音听起来很遥远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他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用命令的口吻,对着她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可她真的是再也动不了了,太痛了,她就想这样躺着,好好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似乎围拢过来好些人,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说这话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,宋渺渺已经没有力气去仔细的听了。

    片刻,她感觉到自己被人从地上拽了起来,她努力的睁大眼睛,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,视线时而模糊,时而清晰,抬手揪住了他的衣服,说:“请你救救小恬,我生她很痛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跟小猫似得,可傅竞舟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痛你还生?没人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是傅竞舟的种啊。”

    他闻言,便没再出声,只用鼻子发出嗤的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整个人便软了下去,彻底的失去了知觉。她不知道,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傅竞舟将她牢牢的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,但她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仿佛把自己这一辈子都梦了一遍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梦里面,她跟傅竞舟复合了,他们又生了一个儿子,小恬的病也彻底的康复了,他们一家四口,平凡而又幸福的过着日子。梦里面,傅竞舟不再那么高高在上,他似乎成了公司的职员,朝九晚五的工作,每年都会抽出时间来带着他们去外面旅行。而她成了家庭主妇,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幸福的日子里,她也会跟傅竞舟吵架,为了琐事吵架,吵凶了也会哭,会带着儿女回娘家住。

    是的,在梦里,她的父母完整,兄长对她也特别好。

    好像一切都跟现实里反了过来,现实里那些让她痛苦的事儿,在梦里都变得十分幸福。

    当她白发苍苍,奄奄一息的时候,握着傅竞舟的手,说:“一辈子怎么这样短,好像眨眼之间就这样过去了,我都还没有过够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来日方长,这辈子过完,还有下辈子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了的傅竞舟,宋渺渺不免在想,这人真是妖怪,都老成这样了,为什么还是那么吸引人,那么帅。真是老帅老帅,都舍不得死了。

    梦里,她闭上了眼睛,现实中,她便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瞬间,有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,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,胸腔内聚集着满满的幸福感。然而,这幸福感有多浓烈,下一刻,就有多失落。

    医院消毒水的味道,身上的疼痛感,将她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喉咙干涩的厉害,病房里竟一个人都没有,她也太惨了一点。她往四周看了一圈,最后将目光落在床头柜的水杯上,舔了舔唇,实在是太渴了。

    她稍稍动了动身子,正欲伸手,肩胛骨便传来一阵剧痛,那是枪伤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即,脸色又白了几分,连嘴唇都变得惨白惨白的。

    这时,病房的门被人推开,紧接着就听到了一个欣喜的女声,听着略微有些耳熟,“渺渺姐,你醒了!”

    那人走近,手里拿着保温盒,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丁婉的脸,宋渺渺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记忆中,她应该还在纽约,晕倒在纽约时代广场某家商场内,差点被暴徒活生生的踩死。到现在,她都觉得胸口闷的厉害,呼吸都觉得疼。

    纽约怎么会有丁婉?

    难不成她还在梦里?这是梦中梦?

    宋渺渺讷讷的看着她,丁婉已经高兴的将食盒放下,就去叫医生了。

    只一会的功夫,几个医生鱼贯而入,当宋渺渺看到金发碧眼的医生和护士之后,才确定自己这还是在国外。医生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,询问了几个问题,说了几个注意事项,就让她好好休息,很快病房里又只剩下丁婉。

    她拿了一个带吸管的杯子,递到她的嘴边,“你一定是口渴了吧,这水是温的,你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喝了一口,咽下去的时候,胸口还是会疼,她不由皱起了眉头,那么疼,再渴都不想再喝了。

    丁婉在一旁说:“再喝一点,你昏睡了整整一个星期,肯定很渴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睡了一个星期,只一个星期,她竟然做了七十年的梦。

    她又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口,“好了。”她的声音略有些沙哑,看了丁婉一眼,问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叫我来的。我在家里等了好些日子,你们都没有联系我,那天正好我去找傅先生,他正在找看护。我问了问,就自荐了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宋渺渺从里头听到一个消息,就是傅竞舟已经回国了,说不定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他就回国了。

    丁婉将杯子放在一旁,拉了椅子过来,坐在床边,拿起了食盒,说;“傅先生让我好好照顾你,因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,所以每天我都会做点吃的,就等着你醒来,能吃上一口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询问你的情况,他虽然不在这里,但还是很关心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她哪里在乎他的关心了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