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54章 我都容不得
    第二天,宋渺渺就出院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在纽约有一套公寓,位置不错,方便居住。

    宋渺渺出院之后,就被安排住在那里。出院那天,傅竞舟亲自带她过去,下午他就要坐飞机回国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宋渺渺将他送到门口,眼巴巴的看着他,说:“你很快就会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把事情安排一下,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“那你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休养。”

    丁婉扶着宋渺渺站在门口,看着傅竞舟离开,丁婉才扶着她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跟董玉谈成,代言的事儿,也就随着宋渺渺受伤而搁置了。

    只是傅氏集团没有动静,不代表董玉这边的人就没有举动。这天,王敏的电话打进了沈悦桐的办公室,秘书将电话接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悦桐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的人却变成了董玉本人。

    “是傅太太吗?我是董玉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闻言,停了笔头,不由挑了挑眉,啪嗒一声,将手里的钢笔放下,喝了口茶,笑说:“你好,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傅太太是否有时间,我想跟您亲自谈谈我的代言合同,上次您派来的人,我们谈的并不是很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最近很忙,应该没有时间亲自管这种小事儿。”沈悦桐一口否决,并且没有任何还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董玉倒是很沉得住气,笑了笑,说:“您就不好奇,那位宋小姐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天,还没有上班吗?而傅先生却两次跑去纽约公干吗?”

    沈悦桐闻言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默了一会,董玉继续道:“您有没有想过,也许您根本就是针对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我确实应该跟你好好谈谈关于你代言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两人便约了时间和地点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快到傍晚的时候,沈悦桐给傅竞舟打了个电话,说自己约了楼笑笑吃饭,晚饭就不回家里吃了。傅竞舟没有多言,只应了一声,并不过多的询问。

    算是给了她极大的自由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自由,在沈悦桐眼里,不过是不闻不问罢了,就算她要去的地方很危险,他大概也只会淡淡的嘱咐两句,就不会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沈悦桐挂了电话,看着手机屏幕上傅竞舟的名字,心里说不出的恨,又说不出的难过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将手机塞进了包包里,便启动了车子,去了约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由着董玉是公众人物,所以她们约定的地点也十分隐秘,在一栋宅院内,沈悦桐进了大门,便有人过来接应她,带着她走过长廊,七拐八拐之后,才到了包间。包间的正门口便是亭台水榭,隐隐约约亮着几盏灯,风景雅致,周遭又十分安静,没什么人,确实是个谈话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董玉早早就到了,坐在坐榻上,慢悠悠的喝着茶。见着她进来,便放下了手里的茶盏,微笑着从坐榻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您来了。”她的态度十分友好,甚至还用了敬语。

    沈悦桐神情冷淡,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嘴角浅浅的往上扬了扬,抬手看了一下腕表,说:“时间刚刚好,我没有迟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早到了,跟剧组请了一天假,所以就早点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应了一声,自顾自的走到坐榻前坐了下来,那姿态就是高人一等的架势,不管是从她的语气,神态,还是举止,都能感觉到,她看不起董玉。

    也对,像她这种高干子弟,又怎么会看得起她这样一名戏子。

    董玉亲自给她倒了一杯茶,也跟着坐了下来,“要不要弄点吃的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那么多时间。你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,请简洁明了,我不爱听废话。”她抿了一口茶,目光落在屋外的景致上。

    董玉脸上虽挂着笑,可心里却是将她骂了个遍,“其实事情很简单,你可能不知道,之前纽约时代广场发生枪击事件,傅先生和那位宋小姐正好遇上。不,不应该这样说,应该说傅先生明知道里面危险,还直接闯了暴动现场,为的就是去救宋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很清楚傅太太您为什么要让这位宋小姐来找我谈合约的事儿,我也知道之前有人想要封杀我,那个人就是傅太太您。我知道您的意图,可经过这件事,我倒是看明白了,这位宋小姐,比想象中的要厉害很多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沈悦桐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董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良久都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神情。她脸上的笑容略略变浅,收回了视线,一只手撑着脑袋,说:“当然,傅先生的私事我也管不着,我只是不想被当成是炮灰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闻言,哈的笑了一声,侧头看了过去,看着她未施粉黛,却依旧漂亮的脸蛋,反问:“你是炮灰?”

    不等她回答,沈悦桐继续道:“我倒不觉得你哪里炮灰了,你和宋渺渺都一样,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悦桐放下了手里的茶盏,一只手撑在桌几上,身子往前倾,冲着她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们两个,我都容不得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清清冷冷,可那种眼神,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,叫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董玉脸上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,脸色微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不等她有任何反应,沈悦桐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,她的指甲有些长,手劲有大,指甲一下嵌进了她的肉里,董玉眉头一蹙,不由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悦桐猜到她要反抗,迅速抬起另一只手,一下扣住了她的后颈,将她整个人拉了过来,两人凑的极近,就这样看着彼此。

    董玉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,这是她第一次感到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她的脸色微发白,略有些警惕的说。

    沈悦桐嘴角一挑,像是不小心一般,手指一划,董玉只觉脸颊上一阵刺痛,白皙的脸颊上,瞬间就多了三个抓痕。她是个公众人物,脸是最重要的,更何况,明天她还要上戏!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,但你总会有报应的。破坏人家家庭的女人,不会有好下场。你,更不会有。”她说完,便松开了手,脸上又恢复了刚才得体的笑容,从包里拿出一张湿纸巾,擦了擦手,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说:“该说的都说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董玉没动,嘴唇紧抿,胸口微微起伏着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停住了脚步,回过头,那笑容要多阴险有多阴险,她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说:“想对付宋渺渺,巩固自己的地位,就亲自动手,别在我这儿耍小聪明。还有,我很欢迎你来挑战我的位置,我很期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转身,跨出了门槛,走了。

    她离开的瞬间,董玉不由的吐出了一口气,整个人瞬间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悦桐出了宅院,一辆车开了过来,停在她的面前,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照片都拍了?”

    “拍了,角度特别好。”楼笑笑将相机递给了她,“连标题我都帮你想好了,这事儿要是爆出来,董玉就彻底玩完了!你要知道,看八卦的女人多数,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。董玉一直以来形象正面,又以独立女性自居,这事一闹大,她就等着被滚出娱乐圈吧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翻看完照片,将相机还给了她,说:“你记得给我一份,这照片先留着,咱们慢慢来,要收集更多的证据,再爆,就容不得他们反驳。要么不做,要做就一步到位,不能让她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楼笑笑用余光偷偷的看了她一眼,总觉得沈悦桐好像变了,变得让她都有些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送我去SWEET,我还约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酒店啊?”

    沈悦桐侧目看了她一眼,似是警告,楼笑笑吐了吐舌头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沈悦桐回家,傅竞舟正好洗完澡从房间出来,他看了她一眼,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今天还挺早。”她脱了外套放在了沙发上,弯身坐了下来,显得有些疲惫,抬手揉了揉额头,“快过年了,本以为会清闲一点,结果越来越忙。我们两个好像很久没有一块吃过饭了,连睡觉都是一前一后,不是我先睡了,就是你先睡。咱们明明睡在同一张床上,却好像好几天没见过似得,就算是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,也不该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是你太忙,我几乎每天都在家里吃饭。”傅竞舟一边说,一边走到床边,准备睡觉,“对了,过两天我要出差几天,大概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坐在梳妆台前,卸妆的动作稍稍顿了顿,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,应了一声,“知道了,那你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便没了话,房间里陷入了沉寂,沈悦桐只觉得胸闷的厉害,只想去外面喘口气。

    她丢下手里的化妆棉,进了卫生间,轻轻关上门,狠狠将手上的发带,丢在了地上。双手重重的排在了洗手池上,一抬眼,便看到自己狼狈又无助的样子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