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56章 破烂事儿
    宋渺渺回去的时候,本想给傅竞舟打个电话,可转而想到宋江南那个混蛋,不知道会高出什么幺蛾子,也就作罢。再者,这两天,她冷静下来之后,已经放弃心里那个念头,傅竞舟来不来都一样。

    丁婉坚持要陪她回去,她好说歹说,也劝不动,只好带着她回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身上的伤还没有彻底恢复,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身体不怎么吃得消,身边带个人照顾自己也好,万一有点什么事儿,还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她们直接买了去丰城的机票,因为要转机,又多坐了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下飞机的时候,宋渺渺脸色白的,丁婉都害怕。

    “渺渺姐,要不然还是给傅先生打个电话吧,万一他去了纽约,见不到咱们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摆摆手,说:“不用,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,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脸色很难看,嘴唇都发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丁婉劝了半天,宋渺渺坚持,她也只能妥协。两人在机场里休息了一个小时,才叫了车去了市区。

    宋渺渺给宋江南打了个电话,两人约了地点,二十多分钟之后,宋江南便打了车过来。穿这个棉夹克,脖子上还挂了一条大金链子,笑呵呵的过来。

    见着丁婉的时候,那眼神,简直像是要拔了她的衣服,让人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丁婉不自觉的皱了皱眉,往宋渺渺身后站了站,避开了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步走到她的身前,将她彻底挡在自己的身后,冷着脸看着他。

    宋江南立刻收起了笑脸,上下扫了她一眼,问:“你怎么了?脸色那么白,看起来那么虚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过来,想要碰碰她的脸,被宋渺渺一下避开,“我没事,你现在是不是该带我去见妈了?”

    宋江南的手悬在半空,显得十分尴尬,他余光扫了一眼站在宋渺渺身后的丁婉,皱了一下眉,暗暗瞪了宋渺渺一眼,道:“你都不给我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认识。”她直接回绝。

    宋江南面子上挂不住,可又拿宋渺渺没什么办法,撇了撇嘴,一脸没趣,说:“得,你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拦了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他正要打开后座的门坐进去,宋渺渺上前,一下勾住了他的衣领,用力一扯,将他扯了回来,“你坐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将丁婉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江南这人混的很,吃喝嫖赌,什么都会。他十八岁跟那帮混子一块,还强奸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。由着那小姑娘家里条件不太好,最后就是用钱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当初林甄还带着宋江南亲自去道歉,被那小姑娘的母亲狠狠甩了一个耳光,她一声没吭,就这儿生生挨下。林甄为了这个儿子,可以说是流了很多眼泪,可怎么教,怎么管,这人就是不知道变好。

    以前有钱的时候,跟着一群富家子弟,到处玩,没钱之后,就跟着一帮混混到处混。每天干不了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宋渺渺是恨毒了他,却一点办法也没有,这辈子大概都甩不掉这个人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丁婉一直低着头,双手紧紧交握,放在腿间,显然是宋江南让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她一眼,转而看向了坐在前面回过头来看他们的宋江南,半分不给他脸面,冷道:“你看什么?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担心你么?你可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,我怕你随时晕倒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冷笑,整张脸凑了过去,凑到他的眼前,一字一句的说:“只要有你在,我就绝对不会允许我自己有晕倒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冷冷,就那么看着他。须臾,她将目光移到了他脖子上的金链子,伸出一根手指,挑了起来,“你最近发财了?竟然有闲钱买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宋江南嘿嘿的笑了笑,将金链子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,说:“我最近运气好,赌了几把,把把都赢,得了不少钱。就买根链子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现在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,我不能让你丢面子啊。呐,这身衣服,我也是新买的,是我以前最喜欢穿的牌子。哎,你说咱们有多久没用好东西了,想当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想,还不都是因为你害的,你有什么可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还真以为……”话到这里,宋江南突然停住,转回了头,一摆手,说:“不说以前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出来他欲言又止的样,但并没有追问下去,毕竟这里还有外人,她坐了回去,侧头看向丁婉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冲着她微微的笑了笑,算是宽慰的意思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宋江南直接带她去了太平间,宋渺渺让丁婉在医院的花园里等着,自己则跟着宋江南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往下了两层,叮的一声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宋渺渺不由暗暗吸了口气,握着右手手腕的手紧了紧,仰起头,挺直腰杆,跟着宋江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领着他们进去,人被放在冰柜里。

    “看吧,我没有骗你。”宋江南指了指冰柜内的人,侧开身,说道。

    宋渺渺垂了眼帘,看了一眼,那确实是林甄的脸,没有半分生气,就那样躺在里面,静静的躺着,胸口再没有起伏。

    大抵是因为这四五年,她一直都是这样躺着,一时之间,宋渺渺都有些恍惚,总觉得她只是跟以往一样,并没有死。

    之后,在医院办手续,联系殡仪馆,一系列的事儿,她做的有条有理,可她的脑子却一直是空白的。一直到夜幕降临,她坐在殡仪馆内,脑子才慢慢的缓过来。

    林甄真的死了,这个信息,才进了她的脑子。

    丁婉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,连上厕所都跟着,生怕她会出什么意外。她现在的样子,看起来很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她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,出去的时候,径直的走向了宋江南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,瞪大眼睛看着他,说:“我妈为什么会死?我离开的时候,医生说过她的一切都很稳定,怎么突然就没了!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做了什么,让妈妈死的?你是不是疯了!”

    宋渺渺越发激动,吼道:“你把这个家害的还不够惨吗!妈妈都成那样了!你为什么还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!再说了,妈那样,跟死了有什么分别?本来就是浪费钱,说不定是她自己不想活了!想要减轻我们的负担呢?你怎么什么都怪我啊!”

    “让你负担了吗?你什么时候来负担过?你这个混蛋!”宋渺渺说着,扬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,并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,狠狠的拽。

    宋江南起初还忍着,宋渺渺拽着他的脑袋往墙上撞的时候,他才猛的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指着她的鼻子,说:“我告诉你,别以为我不会打你!我现在跟你一块在这里处理她的后事,已经算不错了!我他妈今天才知道,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儿子!那些个罪责,我才不想替他们担着!我告诉你,宋家会变成今天这样,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!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你说什么?你……你在说什么啊!”

    宋江南整了整衣服,弄了一下头发,说:“我忘了告诉你,妈死之前醒了一段时间,跟我说了很多。她说我不是她亲生的,是当年有人把我丢在他们家门口,里面放着一张字条和一条项链。东西都已经给我了,额外她还给连我一笔钱,说是对我的补偿,这些年让我受苦了。所以我告诉你,我还能在这里,已经不错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的那些个破烂事儿,害得我还不够啊!”不等宋渺渺说话,宋江南脱下了身上的孝服,丢在了地上,说:“得,你不想让我在这里,那我就不在这里!反正我也没这个义务!”

    他说完,甩手就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到现在还是懵的,完全听不懂他说的话,什么不是亲生的,什么他们家的破烂事儿,什么意思?妈妈其实醒来过?还交代了后事吗?那有没有提到她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立刻追了出去,一把拉住了宋江南的衣服。他的反应倒是很快,猛地一挥手,宋渺渺就被他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肩膀上的伤口一阵剧痛,她吸了口凉气,脸色灰败。

    她倒在地上没有起来,只用手撑着身子,目光直直的看着宋江南的背影。

    宋江南走了几步,大抵是感觉到她的眼神,突地停了下来。转过头,便看到她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,就那么看着他。他微微皱了皱眉,眸光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犹豫,好一会,才啐了口唾沫,走了回去,将她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得,一起那么多年,总有点感情,我留下来帮你处理完后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反手一下握住了他的手,定定的看着他,问:“妈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说什么,就是说对不起我们,拖累我们了。让你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,就这样。”宋江南的眼珠子转了转,难得认真,说:“渺渺,有机会的话,你一定要牢牢的抓住傅竞舟,知道不?平时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宋江南说的认真,可这个时候,宋渺渺脑子一片混乱,什么也听不进去,更察觉不到宋江南说这番话时的不对劲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