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57章 对不起
    林甄不在了,宋渺渺心里的稻草又倒了一根。

    纵使林甄一直昏迷不醒,能够醒来的几率很低,可只要她还活着,她总还有个地方去情绪,在她的面前,她还可以像个孩子一样示弱。

    她那样努力的简直,可好运,永远不会在她身上发生。

    自那一日,林甄让她嫁给傅竞舟起,她的人生就开始变得乱七八糟,并越来越糟。

    宋渺渺直挺挺的立在原地,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,目光落在远处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不哭也不闹。

    宋江南看着她这个样子,略有些害怕,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你也不要太难过,这对妈妈来说可能是一种解脱,你说好好一个人整天躺在床上,活着也没意思不是。你想开一点,听妈的话,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重新生活。小恬这孩子你就丢给傅家,总归是傅家的血脉,他们不会见死不救。只要有钱,什么病都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宋江南怕她不听,补充道:“妈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眼眸动了动,缓缓侧头看向了他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,妈闭眼之前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。你要能抓住傅竞舟,跟他重归于好也就罢了,若不行,不如在他身上弄点钱,然后彻底消失。以你的样貌,要嫁个人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哼笑了一声,目光森冷,心里虽气,但也没有再动手,只客气的说:“谢谢你的好心,既然你跟我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这里的事儿,就不用你来费心了。从今以后,你就当做不认识我吧,在路上遇见了,也不要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宋江南立刻跟了上去,说:“那我也不是那种人,咱们好歹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,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可感情还是有的。我也把她当成是我的亲妈,我这个当儿子的,自然是要给她送终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需要就不需要啊?这事儿,你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下停住了脚步,侧头看他,眼眶微微发红,笑说:“现在这个家,我说了算。我再也不要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宋江南不是个听话的人,整个过程,他还是从头参与到尾。

    火化的时候,宋渺渺本就身体虚弱,一激动,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她便做了个梦,梦里她回到了海城的家,天气很好,蓝天白云,阳光普照。她推开门进去,屋子里没有人,她叫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只看到院落里有个人影,她走过去,拉开门,外头的光线很亮,有些刺眼。她抬手挡了一下,等适应了才睁开眼睛,便看到林甄坐在椅子上,正在泡茶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到她,冲着她笑了笑,招了招手,说:“渺渺,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切好像恢复如初,她的笑容看起来那样真实。

    宋渺渺有些激动,迅速的跑了过去,跪在她的跟前,一下抱住了她的腰,将自己埋进了她的怀里,说:“妈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妈妈一直都在啊,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闭上眼睛,紧紧的抱住她,“妈,你不要离开我,我一个人撑不下去,我再也撑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甄放下手里的杯子,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,笑容依旧温和,说:“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不要离开我,好不好?”她小声的在林甄的怀里哀求。

    “渺渺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此时,林甄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,那一瞬间,宋渺渺一下扑空,一跟头栽在了地上。她茫然,抬头,便看到林甄就站在她的跟前,可她却再也碰不到她。

    不管她怎么往前,都好像差一点,就那一点,她却永远也触不到了。

    林甄脸上的笑容一如往常,她就那样温柔的看着宋渺渺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,你要好好的生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林甄微笑着,转身,很快就消失在了宋渺渺的眼前,不管她怎么喊,怎么追,都追不到。一直到消失,林甄都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像个丢失了了糖果的孩子,开始崩溃大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接到方清华电话的时候,正在开会,他挂了,等会议结束,才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母亲,不好意思,刚才在开会,不方便接电话。您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客气又礼貌。

    这倒让方清华心里有些愧疚,笑了笑,说:“也没什么,咱们好些日子没有一起吃饭了,今天天气不错,我亲自出门去买了个菜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请你吃一顿饭呢?”

    “母亲客气了,今晚一定到。”

    “跟悦桐一块来,我要忙了,你替我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知道方清华的用意,并未拒绝,只说了声好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快到傍晚的时候,傅竞舟给沈悦桐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的语气冷冷。

    “母亲说晚上去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给你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冷然一笑,说:“嗬,真有意思,我们都这样了,你还有心情去我家吃饭?你应该知道我妈叫你去吃饭的意思,你竟然还答应。傅竞舟,你可真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长辈开口,我自是不好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嗬。”沈悦桐冷哼了一声,可这心里,却又冒出一丝不该有的温暖,仿佛他们之间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一会你是准备自己去,还是跟我一块过去?”

    沈悦桐顿了顿,略有些犹豫,但为了自尊和颜面,冷声说:“我自己过去,免得碍你的眼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自是不在乎,她这阴阳怪气的论调,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悦桐握着手机,心情复杂,虽然恨,可她对傅竞舟的感情却一点都没有改变,只要他的态度稍微缓和一点,她原本死掉的心,就会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她摔了手机,心里烦躁的很。

    接下去的时间,她几乎再没有心思工作,一直在看时间,也不过一个小时而已,平时一眨眼就过去了,可今天却分外难熬,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。

    但等到下班时间,她却没有立刻起身离开,而是等外面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她才下楼。

    却没有碰到她想要碰到的人。

    去停车场一看,傅竞舟的车早就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最近那么忙,下班竟然这么准时。

    傅竞舟先一步到沈家,方清华亲自来开门,却只看到傅竞舟一个人,脸上的笑容浅了一点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的出来她的心思,解释道:“我给她打过电话,她说自己开车过来,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这样。那你先进来。何姐泡茶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大概十分钟之后到,到大门口的时候,还碰到了沈嫣,她的妹妹。

    两姐妹一块进去,欢欢喜喜,家里头灯火通明,显得格外温馨,看到客厅里傅竞舟正同大姐沈茜晴聊天。

    那情景,让她心里微微一暖。

    可她心里又知道,这一切不过是假象,这么多年,傅竞舟一直在给她这种假象,不是吗?

    她定了定心神,笑着走了过去,“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聊你们什么时候生孩子。”沈茜晴开玩笑。

    沈悦桐笑了一下,“不如还是来聊聊,大姐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吧,你要是结婚了,妈妈肯定能松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妈妈打下手去了,不看你们夫妻两秀恩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拽着沈嫣一块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客厅里,只余下傅竞舟和沈悦桐。

    她脱了大衣,坐了下来,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沙发上,目光落在电视屏幕,没有说话。顿时,这客厅里就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,傅竞舟喝着茶,神态自若,那样子仿佛身边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快开饭的时候,傅竞舟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看了一眼,就借一步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沈悦桐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沈茜晴撞了她一下,说:“男人不是这么盯的,过去坐下吃饭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立刻回神,干干一笑,就过去坐下了。

    刚坐下没一会,傅竞舟就在她身侧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,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吃饭。”他拿起筷子,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可沈悦桐却不信他。

    方清华很热情,一餐饭下来,给傅竞舟夹了好几次菜。

    吃的差不多的时候,傅竞舟放下筷子,说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点事要先走。”

    方清华一愣,“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他点头,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都说有事了,方清华也不能强留人家,站了起来,说:“那行,那我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这会脸色已经很难看了。

    方清华将人送到门口,轻掩上了门,看着傅竞舟微微的笑,说:“我相信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,既然做了决定,就该担起责任。我知道,有些婚姻,谈的不是感情,但我以为你和悦桐之间是有感情的。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您的意思,我会对我的妻子负责,也会做到当丈夫的责任。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,就不会跟悦桐闹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抬起了眼帘。

    方清华说:“你作为一个男人,不该这样对一个女孩子,她是真的全心全意对待你的。如果没有感情,你该早点跟她说清楚,而不是给她假象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表情不变,低眸浅笑,说:“母亲,我的婚姻从来都不是自己决定的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