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“母亲,我的婚姻从来都不是我自己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方清华被这句话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,干干一笑,说:“可当初你跟悦桐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家长并没有做任何干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傅竞舟便轻轻一笑,说:“您知道的,我妈的姐姐,是悦桐的小婶。”

    他虽没有说全,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就算当初他跟沈悦桐在一起,也是钟秀君属意的。

    这下子,方清华脸上的笑容便有些挂不住了,略略蹙了一下眉,说:“可既然已经结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有些话你不必说,我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确实,在负责任这方面,傅竞舟一直做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抬眸对着她礼貌的笑了笑,说:“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母亲,留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稍稍低了一下头,退后了一步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方清华站在门口,并没有立刻回去,只看着傅竞舟上车。她轻轻的叹了口气,等傅竞舟的车子远去,她才回身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走,家里的气氛就变得有点沉闷,沈悦桐还在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她坐回位置上,看着沈悦桐的样子,张了张嘴,最终却什么也没说。只夹了她爱吃的菜放进了她的碗里,说:“慢慢吃,饭后还有甜点,我专门做的,你们三个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家,已经好些日子没一块吃饭了。都说女儿是小棉袄,你们几个,一点都不饿贴心。也不知道回来陪陪我。今个都留在家里,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沈嫣侧身过去,靠在她的身上,说:“妈,我每天都陪着你,你当我不存在哦。”

    方清华点了一下她的脑袋,“等你开学了,不也见不着人么,连电话都不知道打一个回来,你比你两个姐姐更野,更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沈嫣啧啧两声,说:“你要是听爸爸的话,搬去北京的房子,就算我上学也能天天陪着你啦。你自己不要嘛,不对,你更疼爱姐姐们嘛,不肯搬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们正说着话,沈悦桐已经没了胃口,饭只吃了一半,就放下了碗筷,擦了一下嘴,说:“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在说笑的三个人,当即不再说话,沈茜晴侧目看了她一眼,她知道方清华今天这餐饭的意图,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撑着脑袋,看着沈悦桐,说:“这男人你都追了多少年了,现在结婚了,还没搞定?”

    沈悦桐皱眉。

    方清华立刻道:“茜晴!”

    “妈,这里现在没别人,就我们几个,怎么还不能说了?谁不知道今天这顿饭是为了什么,可人家根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。沈悦桐,你哪里不好?非要在一个男人身上死磕到底。当然,我不否认傅竞舟确实优秀,可你也不至于这样降低身价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分开,损失的是他们,不是你。别丢了咱们沈家三千金的脸,行不行?你但凡有点自尊心,傅竞舟可能还高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沈茜晴!没有拆家的道理!”方清华拍了一下桌子,喝道:“你自己是不婚族,别拖着你妹妹也当不婚族!”

    沈茜晴也是个倔脾气,“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?女人越是放低姿态,男人就越不把你当回事儿,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,你对他好,他压根也不会放在心里。也就你傻,当初人家结婚了,你就该彻底死心了,竟然还跑去守着他,你也真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不等方清华再说什么,便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沈悦桐的脸色很难看,她坐了一会,说:“妈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方清华张了张嘴,还不等她说话,沈悦桐便说:“还有,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事儿。我自己的事情,自己能够解决。”

    她去客厅拿了包包,方清华立刻过去拉住了她的手,说:“悦桐,夫妻之间不能这样,不然只会越来越坏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不管多坏,他也不会跟我离婚。不管私底下怎么样,人前我们还会是一对模范夫妻,你不用担心。路是我自己选的,就算跪着,我也要走完。”

    她挣脱开了方清华的手,迅速的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原本热热闹闹的餐厅,这会就只剩下沈嫣还在吃饭。她看着她,耸耸肩,说:“妈,你还是搬去北京吧,姐姐们不需要你,爸爸可需要你照顾呢。”

    方清华看着她的样子,无奈一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想来的时候,人在酒店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脸上全是眼泪,鼻头微红,鼻翼微微的动着。她醒了,却没有睁开眼睛,紧紧抿着唇,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。

    丁婉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宋渺渺脸上的每一个表情,她都看在眼里。见她这样,丁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那个宋江南还在门口敲门,她根本也不敢出去,只盼着宋渺渺快点醒来。

    这会看到宋渺渺醒来了,她才稍稍松了口气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说:“渺渺姐,我们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睁开眼睛,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双目紧闭,可眼泪还是从缝隙中流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宋江南又开始敲门,“小姑娘,你开门啊,你要是不开门,我就报警了啊!谁知道你在里面对我妹妹做什么坏事儿,你再不开门,我就真的报警了啊。”

    丁婉摇了摇宋渺渺,“渺渺姐,你快起来啊,你哥哥我应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然,宋渺渺还是没动,连眼睛都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实在是不想睁开眼睛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,她很累,她只想再休息一会,给她喘口气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一会,一会就行,让她逃避一下现实,让她的梦做的再久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,她什么事儿都不想去抗,去承担,她就想像一团烂泥一样的活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开始发高烧,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的。但还是能听到房间里吵吵闹闹的声音,进进出出好像来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她有点分不清楚是梦还是现实,她仿佛回到了过去。回到他们一家人刚离开海城那会,四处躲避。好像有很多人在找他们,爸爸说是追债的。

    他们四处躲,最后在丰城落脚,日子渐渐安稳起来。

    可有一天晚上,突然闯进来一批人,什么也没说,直接把宋怀鲁带走了。林甄牢牢抱着她躲在床底下,一直等到他们离开,她们母女才从床底下爬出来。

    那会,宋渺渺还打着肚子。

    林甄脸色苍白,牢牢握着宋渺渺的手,忍着没有落泪。

    两人在屋子里坐了静坐了好一会,她才拍了拍宋渺渺的手背,侧头看她,说:“渺渺,如果有一天我和你爸爸都不在了,你要记得带我们的骨灰回海城,我买了一块墓地,你要记得把我们一起葬在那里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喜欢干净,下葬之前,你记得把整个墓室弄干净,一定要你亲自弄干净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宋渺渺原本以为会发生什么事儿,可第二天早上宋怀鲁就回来了,完好无损。宋渺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宋怀鲁没说,可她能感觉到他们的紧张,宋怀鲁一回来,林甄就拉着他进了房间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后来,宋江南又出了幺蛾子,家里来讨债的人也特别多,进进出出,几乎没有安稳的时候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好像真的回到了丰城的家,两室一厅,很小的房子,里面却挤满了人,每个人都面目狰狞的看着她,朝她要钱,向她讨债。

    她被人团团围住,逼到死角。她蹲在地上,双手抱头,闭着眼睛,“不要……我没钱,我什么也没有……我尽力了,我已经很努力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渺渺,醒来。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前出现了光,只见一个人站在了她的面前,冲着她伸出了手,暖黄色的光渐渐暗下来,她也看清楚了来人的脸。

    是傅竞舟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,视线与她齐平,声音温柔,说:“不要怕,我在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瞪大眼睛看着他,她缓缓伸出手,一点一点的摸着他的脸,从额头开始,慢慢往下,手指抚过他的眉眼,鼻子,嘴唇。手指仿佛能感觉到他的温度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这只不过就是个梦。

    那六年里,无数个夜晚,她几乎每晚都会梦到自己还是傅太太,同傅竞舟相敬如宾的过着日子。

    她坐了起来,面对着他,双手捧住他的脸,嘴唇微微发颤。就这样与他对视数秒,整个人便扑了过去,牢牢抱住了他的脖子,将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间,嘤嘤哭泣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轻抚她的背脊,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宋渺渺靠在傅竞舟的身上,就这样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泪鼻涕流了他一脖子。

    等宋渺渺再次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在医院里,她睁开眼睛,便看到了傅竞舟的脸。她顿了一下,立刻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,再睁开眼睛,还是傅竞舟的脸。

    他就那样看着她,眉毛一挑,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不久之前,她还做梦梦到他,这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本人了,而且衣服跟梦里的一模一样。难不成,这还是梦?宋渺渺有些糊涂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