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59章 我喜欢你看我的样子
    宋渺渺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。

    傅竞舟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,插上习惯,递到了她的嘴边,说:“先喝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被子下的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,很痛,代表着这并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傅竞舟把吸管戳进了她的嘴里,她吸了一口,水还有点烫,舌头刺刺的疼,可她也能够更加确定,眼前这一切都是现实,傅竞舟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伯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生老病死在所难免,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,你要是倒下了,小恬就没人照顾了。你想让她跟你一样?”他见她喝的差不多了,便将杯子放在了柜子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舔了舔唇,声音黯哑,说:“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,安慰人的话?你就那么恨我,连安慰我都要带刺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病房内便陷入了沉闷,傅竞舟只看着她没有说话,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僵,就在两人沉默以对的时候,丁婉端着食盒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渺渺姐,你醒啦,正好我炖了小米粥,趁热喝两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渺渺正觉得尴尬,丁婉来的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丁婉将她的床摇起来,亲自喂她。

    喂了两口,她便察觉出傅竞舟和宋渺渺之间似乎有点异常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姐,这两天我都被你给吓死了你知道吗?叫你也不醒,你哥哥又一直在门口敲门,我都不敢出去,最后没办法,我只能给傅先生打电话。要不然,我怕你出事。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我对你哥哥有点怵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理解。”

    丁婉的余光扫了傅竞舟一眼,见他神色冷冷,看来她来的不是时候啊。

    她硬着头皮,把粥喂完。然后找了个借口就迅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擦了擦嘴,余光瞥了他一眼,说:“你看你把人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语,依旧是瞪着眼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给你打电话。”她侧过头,对上他的视线,说:“是因为你也没有依你所言,来纽约找我,我以为一切恢复原状,也就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内出了点事儿,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她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你一直都挺忙的,事儿也很多。所以如果我一直留在纽约等你,你说一年里我能见你几次?”

    “你想见我几次?”

    “每天。”

    “等处理完你妈的事情,小恬和你一块去旧金山,我已经让人在那边安排好一切了,你们只要人过去就行。”他似乎并不在乎她的话,自顾自的说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点头,说: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般听话,傅竞舟的脸上露出了点点笑容。

    当然,她会这样听话,只因为小恬而已。

    之后,她在丰城修养了一些日子,等身子有所好转,才准备回海城。

    这些天,傅竞舟倒是一直在她身边,有时候白天不在,晚上必定会出现。待在医院里的时候,他还要用笔记本办事儿。

    他办公的时候,宋渺渺就特别安静,躺在床上看着他办公的样子,都说认真做事的男人特别有魅力,这句话不假。而傅竞舟这种人,魅力是自带的,就算是最疲惫的时候,也带着一种慵懒的魅力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人,还是会被他给吸引,然后不自觉的往坑里跳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,酒店内,宋渺渺自然醒来。她睁开眼睛,一转身,便看到傅竞舟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,正在开视讯会议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昨天她出院的时候,傅竞舟没来,说是抽不开身。她也没放在心上,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晚上他给她打了电话,例行公事似得询问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,大致意思是他不过来了,要她再休息两天再去海城。对此,她依旧不以为意,他不来是正常,来了才是不正常。

    这说好了不来的人,怎么又来了?

    傅竞舟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她醒来,仍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,时不时的说一句话,神情认真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很好,窗外蓝天白云,阳光透过玻璃窗,洒在他的身上,在他的周身镀上一层淡淡的金,他微低着头,低垂着眼帘,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,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霹雳巴拉的按着,白色的耳机线,连着电脑,塞在他的左耳上,眉头时而皱着,时而松开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的有些呆住,直到傅竞舟抬起眼帘,她才猛的回神,立刻翻了个身,转向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傅竞舟对着电脑,“会议就到这里结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合上了笔记本电脑,摘下了耳机,将电脑放在了跟前的桌几上,起身走到床边,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闭着眼睛,假装睡觉。她的心砰砰乱跳,刚才她的样子一定很傻,很白痴。都那么大年纪还发花痴,真的是傻透了。

    她牢牢抱着抱枕,不愿意睁开眼睛,所幸将被子蒙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傅竞舟扯了一下她的被子,完全拉不开。

    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,像个孩子一样。傅竞舟上床,隔着被子,直接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隔着被子,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脸颊贴了过来,轻轻的在她的耳侧说:“要看就正大光明的看,我喜欢你看我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隔着被子,宋渺渺仿佛还能感觉到他炙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蜗里,痒痒的,让她整个人都软了。

    顿时,被子里的温度,逐渐升高,宋渺渺热的有些透不过气,她想她的脸一定很红,不能让傅竞舟看到,她要冷静,要淡定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挣扎了一下,裹着被子,连滚带爬的下了床,直接冲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傅竞舟坐在床上,看着紧闭的门,不由嗤笑了一声,阳光下,他的笑脸,显得格外灿烂,那一笑,仿佛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从被子里钻出来,头发乱七八糟,一张脸,红的像猴屁股一样。她站在镜子前,看着自己绯红的脸,深吸一口气,再吸一口气,想让自己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,想要控制住自己乱跳的心脏。

    都特么几岁了!竟然还把持不住这种男人的小把戏!

    她用冷水洗脸,一直到脸上的温度不那么高,才停下来。等情绪稳定了,她才推开门出去,脸上保持标准的笑容,抱着被子走了出去,将被子丢在了床上,弄了弄头发,说:“你不是说不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噢,今早起来的时候发现天气很好,突然想起来,你在纽约跟我说的话,所以我过来了。”他弯身坐在了沙发上,对着她伸出了手,示意她过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走了过去,避开了他的手,坐在了他的对面,看着他,说:“我想去梅花镇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自己落空的手,嘴角浅浅的扬了扬,片刻,才收回了手,双手交叉放在身前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当初梅花镇一行,他第一次提出金屋藏娇。

    从正室变成见不得光的情人,也真是可笑的很。

    中午,两人出去吃饭,刚出酒店大门,宋江南就迎了上来,直接搭上了傅竞舟的肩膀,说:“妹夫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依旧是一张礼貌脸,双手背在身后,也没有可以去抚开他的手,只微微一笑,说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宋江南,你已经不是我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宋江南不理她,依旧看着傅竞舟,说:“我今天来这一趟,也没别的,就是想跟你说,好好对待我妹妹,好好保护她,她要是有什么事儿,我第一个找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瞥了他一眼,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买什么药,以前做了那么多混蛋的事儿,现在却来当好哥哥的角色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费心。”她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宋江南斜了她一眼,将她扯到了一侧,说:“你怎么那么不知好歹呢?我这是在帮你,免得他以为你家里没人,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他,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事儿瞒着她似得,这态度实在是太反常了,而且,他最近的衣着也发生了改变,不再像以前那么混了,连头发都打理过了。

    她定定看着他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,说:“宋江南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!”他一把扯开她的手,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侧开头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双手插进口袋里,那模样明显是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宋渺渺眯了眼睛,一步挪到了他的跟前,与他面对而站,“你说,你背着我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有病吧!”宋江南瞪了眼睛,“我对你好,你还不乐意了!宋渺渺,我也是念在我们一起那么多年,总归有感情,爸妈都不在了,你一个人怪可怜的,能照顾的地方,照顾你一下。真是,好心当做驴肝肺!得,以后你的事儿,我都不管了,是死是活我都不管了,行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把拉住他,笃定道:“你一定有事,妈妈是不是你害死的?是不是!她都醒了,为什么会死!一定是你做了什么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