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1章 温暖
    钟秀君啪嗒一声,将手机重重放在了梳妆台上。

    脸色沉沉,恰好这个时候,傅海明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,甩了甩还有些湿的头发,扫了她一眼,心知她在不高兴些什么,也不多说一句,免得引火上身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他不说话,这把火还是会引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拿起梳子,一边梳头,一边冷笑,说:“这下你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傅海明不语,只走到床边,掀开被子坐了下来,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,打开电视开始看晚间的军事新闻,直接把她的话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钟秀君在傅竞舟那儿吃了个闭门羹,心里恼的很,再者现下是在房间里,观气门来什么话都能讲。她也实在忍不下心里那口气,见他闷不吭声,就越发的恼怒,这人在愤怒的情况下,就会想起很多事儿,想的越多,心里那一口就越盛。

    透过镜子,看了坐在床上的傅海明,薄唇紧抿,手指一下一下的拨弄着梳齿。紧接着,她便扬手,将手里的梳子狠狠往傅海明的方向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海明反应快,一下接住。微的蹙了蹙眉头,看了她一眼,依旧什么也没说,将梳子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“傅海明,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!”钟秀君几步过去,拿起遥控器,关掉了电视,逼得傅海明不得不跟她对话。

    傅海明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,斜了她一眼,心知他再不回应,这人就要爆发。他拿掉了眼镜,说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又不是我让竞舟把事情交给竞南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竞南回来,也不是我的意思,你这会来质问我,没道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冷哼一声,“谁不知道你最宝贝的儿子就是傅竞南,他回来这中间你会什么都不做?傅海明我可不是三岁的小孩子,我会相信你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!”傅海明也有点火,“你别拿不下你儿子,你就来我这里找事儿,几年前我就说了,公司里的事儿,几个儿子事业上的事儿,我都不管,由着他们自己发挥,最后会怎么样,就看他们自己努力。现在是你的宝贝儿子不肯配合你,你上我这儿来发脾气,有什么用?他打小就听你的话,你不会天真到让我去帮你把他给弄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竞舟就不是你的儿子了?为了那个女人,你还真是什么都舍得啊!”

    傅海明看着她,这天显然是已经没法再聊下去了,“我三个儿子都没管,你怎么不说?当初是你让我谁都别管,你怎么不说?现在你自己管不下来,又要求我去帮竞舟,你是不是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我嫁给你,失去了所有的一切,你就得帮我得到我想要的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傅海明甩开了被子,下了床,走到衣柜跟前,从里面拿出一套衣服,准备换衣服出门。

    钟秀君几步上前,一下抢过了他手里的衣服,咄咄逼人,“你明天去公司,暂时接手竞舟的工作,等他回来,你再把工作交还给他。总之,不能让傅竞南碰公司的事儿!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让他回日本!”

    傅海明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再次回身,想从衣柜里拿衣服。钟秀君快他一步将衣柜的门重重的关上,可傅海明避的慢,手指生生被夹了一下。

    顿时,他也恼了,一把将她推开,从她手里抢过了衣服,利落的穿上。

    旋即,指着她的鼻子,说:“我早就已经不管公司的事儿了,你现在还要我回去,我看你是疯了!有这个时间跟我吵架,不如想法子把你自己的儿子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嗬,我真替竞舟感到可悲,有你这种母亲。”抛下这句话,傅海明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!”钟秀君快步过去,回应她的却只是沉重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正当她恼怒的时候,房门被敲响,她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的情绪稳下来,脸上的表情恢复正常,她才说了一声进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房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钟秀君抬眸,便看到傅竞南面带着微笑,手里端着个碗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让阿姨炖的燕窝,特意拿来给妈吃。生气容易变老,要多补补。”傅竞南在她面前停了一下,微微一笑,然后从她身边走过,将燕窝放在了茶几上,“刚才见爸气冲冲的出去,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钟秀君深吸一口气,一转身,脸上已经挂上了温和的笑容,走了过去,说:“你爸有急事儿,可能是事情比较棘手,大晚上还要出去,让他生气。你也知道,这些年,你爸都不爱管公司里的事儿。早就过上了退休的日子,喜欢清闲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。”傅竞南点点头,“这一点,小三儿倒是跟爸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一边说,一边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,看了他一眼,“我倒是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她将燕窝拿了起来,用调羹慢慢的搅弄,赞了一句,“你有心了,这么晚还给我弄燕窝。”

    傅竞南双手插在口袋里,笑道:“那是自然,生气容易衰老,当然要给母亲您补补,我已经吩咐过阿姨了,她每天都会给你炖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头的意思是,她接下去还有很多气要受。

    钟秀君抬起眼帘,视线与他撞上。两人对视片刻,钟秀君才灿然一笑,点点头,说:“还是你最孝顺,知道弄燕窝给我补补。三个儿子,你大哥一走就彻底没了消息,连电话都不会打回来一个,不知道在英国怎么样了。小三儿看着在我身边待着,可是没有你这般贴心。这些年你身在国外,也时常会寄东西回来,现在回来了,还要给小三儿打下手,帮他解决问题。你虽不是我亲生,却是我最贴心的儿子,真是我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家,我是傅家的人,傅氏有事,我当然义无反顾。所以并不存在什么帮忙,我也不过是在做分内的事儿。我生母死的早,我由您这样的母亲,也是我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两人客套的说着话,不停放着暗箭。

    傅竞南一走,钟秀君就把那碗燕窝倒进了马桶,连碗都给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他们到梅花镇的时候,已是深夜十二点。

    阿娇老板娘倒也周到,一直等他们到了深夜十二点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小镇外面,老板娘跟之前一样,亲自出来接人。

    见着他们两个从车上下来,见着那互相扶持的样子,脸上露出了一抹莫名的欣慰的笑容,像老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睡眼惺忪,脑子还木木的,梅花镇临河而建,温度比城市里要低上几度。

    傅竞舟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她的身上,握着她的手,走向老板娘。夜里,下着毛毛细雨,车灯光白的刺目,照射在他们的身上。老板娘眯起眼睛,看着他们走近。

    冷风一吹,宋渺渺清醒了大半,看到老板娘,便友好的打了声招呼,“又见面了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很热情,上前来了个大大的拥抱,在她耳边轻轻地说:“这次跟上次好像有点不同咯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只笑了笑,说:“上次那个司机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一听,愣了愣,略有些不好意思,拍了拍她的背脊之后,便退开了身,张开手臂,转向了傅竞舟,上去便准备抱一个。

    傅竞舟却在她靠近的时候,一下握住了她的手,说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侧目看向了宋渺渺,那眼神仿佛在说,你老公不错哦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,你给了三倍的钱,你叫我通宵在这儿等着,我都是愿意的。”老板娘裹紧了身上的披肩,说:“进去吧,这天气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几个人便一道进了小镇。

    客栈还是同几个月前一样,只是原来院子里的开的那些花都开败了,唯墙角的一株梅花开的正好。

    深夜,整个小镇都静悄悄的,老板娘只将他们送到楼下,给了他们钥匙,就自己回房了。

    房间还是之间那个房间,宋渺渺看了一圈,发现房间里竟然没有暖气,站在屋子里,总觉得脖子里有冷风钻进来,明明窗户都关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她在手里哈了一口气,说:“你花了三倍的钱,房间却没有暖气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将手里的袋子放进了柜子里,脱掉了身上的西装,从行李袋里拿出了一套小型的洗漱用品,便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头倒在床上,动也不想动,虽然一路上她都躺在床上睡觉,可还是不舒服,觉得特别的累。

    她只脱了外套和裤子,穿着毛线衣就直接钻进了被窝里,把自己裹住的跟着蚕宝宝似得。

    傅竞舟出来,就看到她像个毛毛虫一样在床上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她有些怕冷,许是当初生孩子的时候,月子没做好,一到冬天,她全身上下都不舒服,一吹风头就疼,身子骨也不舒服,还特别的怕冷,穿多少衣服都不觉得暖。年纪越往上长,这身上小病小痛就越多。

    傅竞舟上床,隔着被子将她抱住,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,问:“很冷?”

    夜深人静,他这低低沉沉的一声询问,宋渺渺心底深处莫名涌上一股暖流,她扭过头,鼻子触到了他温热的脸,那一刻心动的一大糊涂,只想再贴的更紧一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