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2章 很宠你吧
    傅竞舟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下,伸手在她的后脑勺上轻轻抚摸了一下,侧头贴在了她的耳侧,轻声说:“做点运动,会暖一点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顿,旋即抬手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这人简直了,在那么好的氛围之下,竟然说这种话!

    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夜灯,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只觉得她的身体的温度开始慢慢的升高,明明隔着这样厚的被子,她好像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。

    傅竞舟又将她抱的更紧了一点,从鼻子里发出了轻轻的一声,“嗯?”

    这一声,似是询问,又似是在诱惑。

    她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的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傅竞舟整个人逐渐靠了过来,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近,她的心脏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似得,双手紧紧捏着棉被,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,紧接着只觉唇上一暖。她原本紧绷着的身子,慢慢软了下来,紧攥着被子的手也跟着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由此,傅竞舟便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不一会,宋渺渺便不再觉得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宋渺渺一直到中午才醒来,整个人卷缩在被子里,慢慢露出半张脸,这天气是真的很冷,她只露出半张脸就觉得冷,都不愿意起来了。她往四周扫了一圈,傅竞舟不在,她本想起来,可被窝太暖,实在是不想起来,想了想反正起来也没事儿,也就继续躺着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在楼下跟老爷子下了一局棋,看了看时间,又往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边收拾着棋子,一边笑呵呵的说:“该吃午饭咯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喝了一口茶,点头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是需要被男人宠着,上去叫她下来吃饭吧。”老爷子说着,放下了手里的棋子,双手背在身后,站了起来,仰头望了望天,说:“今个天气不错,今晚的灯笼节,可以如期举行了。你们来的真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呐,家里还有些材料,一会吃完饭没什么事儿,你们可以动手自己做一个灯笼,到时候还能参加比赛,说不准能得到奖品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应该会很有趣,怪不得镇上来了那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站在花木前,呵呵的笑了笑,说:“是啊,我们这边有个说法,在镇子后头有一座山,山上有个观景台,在上面放孔明灯的男女,会白头偕老,相伴一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老板娘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话也不知道是谁给传出来的,纯属放屁,我跟前夫放完就离婚了,还相伴一生呢!”

    老爷子啧了一声,回头白了她一眼,“就别提你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撇撇嘴,“我实话实说而已,得嘞,收拾收拾吃饭了。快把你老婆叫下来,这都睡一个早上了,你们昨晚闹到几点啊,她到现在还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又啧了一声,过去推了她一下,“走走走,端饭去,话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,我有什么说什么。”老板娘扭动了一下身子,拧着眉头,老大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爷孙两笑笑闹闹的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傅竞舟在外头坐了一会,喝了两口茶,这才放下手里的茶盏,起身,拍了拍裤腿,随即便上了楼。

    傅竞舟进来的时候,宋渺渺正窝在被窝里玩手机,前不久,她给丁婉打了个电话,丁婉已经在小恬的医院照顾她的起居生活了。

    她询问了一下情况,又同小恬说了一会话,才刚挂了电话,点开微博准备看八卦,傅竞舟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难得的温柔,身上穿着家居服,看着很单薄,也不知道他冷不冷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他一只手便钻进了被窝,手掌触到她的皮肤,宋渺渺一下尖叫了起来,整个人一下子往里钻了进去,躲避他的毒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叫你起床吃饭,顺便暖暖手。”他说的理所当然,没有半分可愧疚之意,“要起床吗?”

    他拿眼神很明显在说,你要是再不起床,会有更过分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起,我当然要起来了。”她迅速坐了起来,被子牢牢将自己的身子裹住,人已经彻底的清醒了,“你起开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的笑着,坐在床边,拿了她的内衣,说:“过来,我帮你穿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伸出手,想要一把抢过来,结果被他反手握住了手腕,猛地一下,顷刻间,她便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抬头,这人就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真当是一头喂不饱的狼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老板娘坐在餐桌前,已经翻了几百次白眼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倒是挺淡然,说:“你再翻下去,眼睛就要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等了,神经病啊,这都快两个小时了还不下来,打?炮呢!”

    老爷子眉头一皱,瞪了她一眼,“女孩子家家的,说话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这话刚出口,宋渺渺和傅竞舟就站在了门口,听到打?炮两个字,宋渺渺一下就脸红了,整个人慢悠悠的往傅竞舟的身后躲。

    傅竞舟倒是面不改色,脸不红心不跳,说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着,精神饱满的走了进去,宋渺渺则紧跟在他的后面,傅竞舟帮她拉开椅子,她对着老板娘和老爷子笑了笑,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板娘说:“哎呦,真是面色红润有光泽,这鲜花到底是需要浇灌的哦,瞧瞧,昨晚跟今天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脸更红了一些,垂着眼帘,强作镇定。

    老爷子拍了她一眼,“去,把饭菜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,帮一下呗?”

    这老板娘主动说了,宋渺渺自然也不好意思拒绝,她点了一下头,就起身跟着她一道去了后厨。

    饭菜都放在大锅里保着温,老板娘笑眯眯的看着她,一边把菜从锅里端出来,一边说:“你们两这是和好了?瞧瞧这股子恩爱劲,都溢出来了。我就说嘛,他很喜欢你。”她用肩膀撞了宋渺渺一下,“傅老板是不是特别宠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渺渺浅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爱把自己的私事儿往外说,不管这个男人对她多好,或者多坏,她都嫌少往外说,除了实在忍不住的时候,会对袁湘湘发牢骚。

    “这还没有?你要不要拿个镜子照照你现在都有样子?眼里都是星星,跟初恋的小姑娘似得。”老板娘不再理会她,端着两碗菜,扭动着腰肢走了出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真是叫人羡慕,哎……”

    宋渺渺出去的时候,余光瞥见墙上挂着一面小镜子,她顿了顿,走过去,照了照。明明她觉得自己并没有笑,可镜子里的那张脸,却挂着盈盈笑意,脸颊红润,眼泛光泽,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真是面若桃花。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傅竞舟的声音,宋渺渺吓了一跳,手里的汤差一点儿洒了。

    幸好傅竞舟动作快,两步上前,立刻伸手,帮她托住。

    宋渺渺眼神闪烁了一下,让自己表现的淡然一些,说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还有三个菜,还有饭。”她指了指灶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头,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汤,“这个给我,你去拿饭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以前在饭店干过,所以端菜这事儿,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,手皮都变厚了,再者端菜的时候有技巧,也就不怕烫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手糙,已经习惯了。你这大少爷,手那么嫩,还是去拿饭吧。”宋渺渺拿着汤,躲开了他的手,笑着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老板娘准备的饭菜十分丰富,宋渺渺没有吃早餐,下来之前又做了剧烈的运动,这会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连着吃了两碗饭,菜也吃不少,最后宋渺渺坐在餐桌前,做了光盘行动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吃撑了,在院子里来回不停的走。

    小弟从屋子里把做灯笼的材料统统搬了出来,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半成品。

    宋渺渺见着,较有兴趣的过去,扒拉了一下那些材料,蹲下来,问:“这是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小弟点点头,说:“是呀,我要拿去比赛,得奖品。”

    “比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今天晚上我们镇上有个灯笼节,家家户户都自己做灯笼,然后比赛评选。晚上还有好多活动,猜灯谜啊什么的,特别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好像很有趣,我也做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我帮你。”小弟很开心,他跑去里屋,拿了一把小椅子给她。

    然后两个人就坐在院子中间,开始设计灯笼,再动手制作。

    傅竞舟跟方斯淼打完电话进来,宋渺渺已经变成花脸猫了,脸上染了不少颜料,身上也是。那架势,俨然像个画家似得。

    他没有过去,只双手抱胸,倚靠在门框上,面带浅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动手能力还是强的,很快这灯笼就初具模型了,只是要特别,还需要动点脑子。

    正当她在思考的时候,小弟拿着一块毛巾过来,说:“我给你擦擦吧,你脸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好啊。”她笑着,稍稍弯腰,把脸递过去。

    小弟刚伸手,手里的毛巾就被人给拿走了。他呀了一声,一抬头,便看到傅竞舟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将毛巾折叠了一下,不由分说,一把掐住了宋渺渺的脸颊,给她擦脸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