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3章 怎堪相思未相许
    傅竞舟的手劲有点大,宋渺渺疼的龇牙咧嘴的,她手上全是颜料,又不好自己擦,“哎哎,疼,你轻点,行不?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冲着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小弟夹在他们两人的中间,十分尴尬,却又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手上的力道不减,她的脸都被他给捏变形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伸手去拉他的手,抱怨,“你是要给我擦掉一层皮么?疼死了,你松开,我不用你给我擦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松手,手上的力道反倒更重了一些,导致宋渺渺叫嚣越发的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她要蹦跶起来反抗的时候,他突地低头,堵住了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恰好这个时候,老板娘出来,见着这一幕,两人之间还夹着个小家伙,“啧啧,我说你们两个秀恩爱的时候,能不能注意一下旁观者?我小弟可还是个未成年,傅老板你可别带坏我家小弟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没有想到傅竞舟会来这么一出,一双眼睛瞪得老大,愣了好半晌,听到老板娘的声音,这才猛地反应过来,想起来小弟还坐在他们两个之间呢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要将人推开的时候,傅竞舟却先一步退开了,松开了手,站直了身子,用毛巾擦了擦手,脸上挂着浅浅的笑,低垂了眼帘,看了坐在身前的小弟一眼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老板娘冲着小弟招了招手,说:“家明你过来,杵人家小两口中间做什么,快过来,我要出去买菜,你跟我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小弟显然不想跟她一起去,嘟了嘟嘴,说:“我的灯笼还没做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阿西吧,做什么灯笼,跟我买菜去。”她说着,进里屋拿了皮夹,就径直过来,拉了他的手就走。

    小弟还在闹腾,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渐渐远去,直到消失,很快这院落里,就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傅竞舟拉过小弟坐过的小椅子坐了下来,他手长腿长,坐在小椅子上显得特别别扭,宋渺渺坐的椅子高,这样一来,她看起来便比傅竞舟要高一个头。她白了他一眼,拿过石桌上扎好的纸灯笼,另一只手拿起画笔,开始描图。

    傅竞舟长腿一伸,正好碰到她的脚。

    她侧目看他一眼,嘴角是隐忍不住的笑意,把脚避开了一点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动手能力还可以,打小林甄就把她当大家闺秀,往才女的方向那么养,在林甄的观念里,女孩子就要秀外慧中,不用太精,但样样都要会,肚子里要有墨水,要有气质。所以,琴棋书画,她样样都会,但不算精通。

    而宋渺渺偏偏有一种本事,明明是半桶水,可在跟人交流的时候,却像个行家。

    第一名媛的名头,也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傅竞舟也不闹她,看着她认真描画的样子,阳光照在身上,暖融融的。鸟语花香,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微风吹过,吹动了她的发丝。

    她描完图,上面是个古装的女人,一个回眸的动作,手里拿着灯笼,颇有一种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,宋渺渺是在网上找的图,临摹的。倒是没多想,只觉得好看,有意境。

    光这样一幅图,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想,转头看向傅竞舟,他这会靠着椅背,闭着眼睛歪着头,看起来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轻手轻脚的起来,走到他的身边,顿了下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你字好看,你看看在这上面写点什么呗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双手抱臂,侧身挨着她的身子,扫了一眼灯笼上的图案,又看了她一眼,“你说我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现在什么也想不到。”她皱眉,盯着灯笼上的女人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人在经历过社会的残酷之后,就很难再有诗情画意的兴致,更别说是那矫情的文艺气质。

    宋渺渺摸着耳朵,说:“还是你来吧,我什么也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拿了一支水笔给他,然后十分虚心的将灯笼举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傅竞舟沉吟了片刻,便提笔在上面写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他收了笔,站了起来,说:“一起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只来得及看一眼,就被他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她的灯笼便孤零零的待在了石桌上,图画的旁边,是傅竞舟苍劲有力的字迹。

    风月入我相思局,怎堪相思未相许。

    旁晚的小镇,有一种恬静的美好。

    夕阳余晖,给整个小镇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,由着晚上有灯笼节,小镇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一倍还要多,来来去去,有不少小情侣。充满了朝气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身上,宋渺渺看到了爱情的美好。

    她以前也是那样的,满脑子,一颗心,想的全是那个人,再装不下其他任何东西。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,满足的都不用吃饭似得。

    一个人最幸福,大概就是那段日子,什么也不用想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没有后顾之忧,就算闯了祸,也有父母担着,什么也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宋渺渺开始难过起来,这几天她尽量不去想那件事,可一旦想起来,心里就难过的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再也没有她能够依靠的人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开始湿润,视线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,她都还没有跟林甄一块出去旅行,说了好久的事儿了,以前是忙没时间,后来是穷没有钱,现在是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宋渺渺步子慢了一些,逐渐的两个人便有了点距离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到卖枣泥糕的摊子时,一回头,便不见宋渺渺的人,只一个与宋渺渺衣着身材差不多的女人跟在他的后面。见着他停下来,还看了他一眼,然后从他的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傅竞舟皱了下眉,这人是什么时候走没的?

    他往回走了几步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跑多远,她坐在石拱桥上,看着天边的落日,还有倒影在水中昏黄的天空。

    风景如画,她身上披着老板娘给的披肩,上面的花色是小镇独有。她融于这景色之中,颇有种江南女子的温婉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身边驻足了一个拍照的年轻男子,咔嚓一声,让他回神,侧目,那男人要走,他一把扣住了对方的手,说: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觉得奇怪,挣了一下,说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拍了我的妻子,我有权利看。”

    年轻男人下意识的往石拱桥上看了一眼,旋即,反驳,“谁是你的妻子,我没有拍你的妻子,我只是拍风景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冷冷扫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,只是摊开手,示意让他把相机拿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僵持着。

    宋渺渺转头,便看到傅竞舟杵在那儿,不知道在做什么,模样看起来有点凶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呢?”她快步过去,看了那年轻男人一眼,又看向傅竞舟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在拿回属于我的东西。”他说着,目光却没有从那男人身上挪开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的底气差不多已经耗尽,开始心虚,眼神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他想要走开,傅竞舟一步过去,挡在了他的前面,依旧是摊着手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好了,给你看给你看!”那男人也是被整的没办法了,将单反递给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点开,不同角度,近景远景好几张,全是拍的宋渺渺。

    照片的主角,这会还傻兮兮的,看看他,又看看那个陌生的男人,然后凑过去,看照片,正好看到了一张近景照,照片把她拍的很漂亮,一个侧脸,将她的神情捕捉的很到位,这是一张充满故事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哇,照的好看。”宋渺渺一下来了兴趣,“这是你拍的?”

    这男人年纪不大,宋渺渺跟他说话,他脸红,笑的有些腼腆,点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拍的很好看,能不能发给我。”宋渺渺正要拿出手机,跟人交换微信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步走到她的跟前,将相机递了过去,“好了,我删掉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宋渺渺反抗,傅竞舟便拽着她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删掉,那是我的照片。你干嘛拉着我,你松开,你把我披肩都扯乱了!”宋渺渺挣扎。

    傅竞舟不说话,只拎着她,跟拎着小鸡仔似得。

    他们直接回了客栈,到了客栈门口,傅竞舟才松开了手,将买的枣泥糕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还是热的,塞进宋渺渺的手里,微暖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了一眼,再抬头的时候,傅竞舟已经自顾自的进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傅竞舟的背景,她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这日子可以一直这样下去,该多好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一直没动,傅竞舟走到院子中间,便停了下来,回过头,“你站在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回神,扬了扬唇,“啊,没什么。”她应了一声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好这个时候,老板娘跟小弟也回来了,手里拿着两大袋子东西。

    今个是准备大吃一顿了。

    老板娘说:“今晚咱们烧烤,傅老板一起参与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很开心,不等傅竞舟回答,就连声答应,“好啊好啊,我参加,我来烤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晚上还有两个客人要来,会热闹哦。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不介意,人多热闹,更好玩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