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5章 早晚成连理
    餐桌上每个人都高高兴兴,兴致高昂。

    可宋渺渺却完全失了兴致,连美食入口,都觉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她就尿遁了,上了楼,便没再下来。

    旁人都是镇上的人,彼此认识,聊的热略。而宋渺渺他们是旅客,外人,自然是很难融入,也有好客热情的,整个过程,都顾及着他们这几个客人的感受,做什么都拉着他们一块,连聊天,都会绞尽脑汁的说上一些,认为他们会感兴趣的话

    但毕竟不熟悉,所以,就算宋渺渺消失了大半个小时,旁人也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只傅竞舟觉得有些个不对劲,礼貌的同旁人说了一声,也跟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顾瓒看着傅竞舟上楼,这才转头看向顾皎月,用手戳了一下她的脑袋,“你真是扫兴,明知故问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,我才刚回国,是真的不知道嘛。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顾瓒脸上的表情颇为严肃,沉声道;“我也就提醒你一次,有些事情做过了,只会惹人厌弃。你什么心思,我看的出来,也劝你一句,人家是有妇之夫。”

    顾皎月倒是不恼,侧过身子,歪着头,笑眯眯的看着他,问:“那宋渺渺就不是有夫之妇了?你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顾瓒斜了她一眼,“情况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啧,在我看来没什么不同。当检察官的,都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教训别人,事情到了自己身上,又成了例外,成了什么情况不同。还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扯。”顾瓒说罢,就兀自走开了。

    独留顾皎月一个人坐在餐桌前,她也不挪屁股,本就性格开朗,外放,十分自来熟,他们不在了,她也能跟人家一块开开心心的吃完这顿饭,说不定还能交上几个好朋友。

    宋渺渺已经换了衣服,抱着膝盖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傅竞舟推门进去,房间里连灯都不开,她闻声,侧过头,便看到傅竞舟进来。

    “吃完了?”

    他走到她的身侧,坐了下来,“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吃饱了,突然想看一会电视。”

    “辛辛苦苦做了灯笼,不准备去参赛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她耸耸肩,说:“噢,我想着自己留着,而且今晚人一定很多,不想凑这个热闹了。你怕挤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备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等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噢,我原本还想说,你要是不打算出去,那咱们就上床睡觉。对于这灯笼节,我倒是对床更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斜了他一眼,嘁了一声。

    默了一会,她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怎么认识顾瓒?”

    “爷爷世交的孙子,高中又是一个学校的,打过几次篮球,那时候还算熟悉,私下里也会走动。不过后来他们搬了地方,两家人又疏于联络,久而久之,关系也就淡了。太久没见,一眼都没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了点头,“那还真是有点渊源,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什么?”

    怪不得人家顾皎月看着他的眼神,像是要一口把他吃掉,想来这盘菜,她是垂涎很久了。她笑着摇摇头,说;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歪着头,脑袋靠在膝盖上,直直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,原来你这人有那么多桃花?而且,一个两个质量都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傅竞舟细想了一下,摇头,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的人生枯燥无味,并无趣味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在房间里看完一集电视,才出门逛夜市。

    这灯笼节举办的十分盛大,几乎整个小镇都经过精心的不知,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古代时候的灯会,很热闹,街道两旁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摊位,还有猜灯谜的。也有给单身男女,准备的节目,拿着灯笼找有缘人。

    宋渺渺本想去试试,被傅竞舟一把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乖,不要浪费别人的资源。”

    他们从街头逛到街尾,还去舞台那边看了一会节目。

    随后,傅竞舟带着她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这山也是经过后期开放,成为景区之一,但来的人不多,因为也没什么可看性。夜色深深,也就一些个小情侣,喜欢刺激的,会往这边来。不过现在是冬天,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,来这里钻小树丛。

    一路上去,路灯寥寥,好在傅竞舟是有所准备的,他拿了电筒,好像早就准备好要来这里一趟。

    山不高,到顶也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样子。

    山顶一个平台,一座亭。

    有好几对情侣,正在放孔明灯。

    有个诗情画意的姑娘,对着放出去的孔明灯,喊了一句,“我愿,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。”

    嗯,小说看多了,到底是小姑娘。

    傅竞舟问: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宋渺渺很认真的想了一下,说:“可能是许愿,三生三世都可以桃花十里,就是希望桃花多多的意思嘛。”

    这些,都是小年轻的把戏,她这个年纪,没那个心思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傅竞舟只是上来看看,却没有想到,他竟然也准备放孔明灯。还学人家,在上面写字。

    他怕是疯了吧。

    等她弄完,宋渺渺过去瞅了一眼,他最近真是诗兴大发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两句话:两耳隔墙花,早完成连理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,你疯了?”宋渺渺蹲在他的身侧,眨巴眼睛看着他,那眼神像是在看什么诡异的东西,“你这样,我好害怕,你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上身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睨了她一眼,将笔递给了她,示意她写一个。

    可宋渺渺的脑子里,却只有床前明月光。

    为了配合他的文艺,宋渺渺准备也写个,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。

    她刚写了前面四个字,写第五个的时候,傅竞舟说;“一朵桃花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写三生三世十里桃花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深深,一字一句的说:“一朵桃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书上写的是十里桃花,不能改。”

    然,不等她再多说什么,傅竞舟直接抢过了她手里的笔,大大的写上了一朵桃花。

    放灯的时候,他说:“宋渺渺,你只能有我,不管几生几世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便松开了手,孔明灯从他们两人之间,缓缓的升起。

    片刻,他们的视线相对,宋渺渺愣愣的,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他对她说的最明确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她木木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傅竞舟的视线落在飞走的孔明灯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猛地跳起来,双手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,“你刚刚说什么啊!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有遮掩不住的笑意,依旧不看她,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,你是不是男人。要说你就说清楚,别这么模棱两可的。”

    默了一会,傅竞舟才垂了眼帘,看向她,问:“你当初为什么要生下小恬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望着他,抿了唇,一直深埋于心里的那份感觉,在这一刻变得十分强烈,她现在什么也想不到,心里眼里,就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扬了扬唇,正想要回答的时候,顾皎月的声音闯了进来,“傅三哥,你们也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所有的气氛荡然无存,顷刻间,好像被人直接从天上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路上听人说这里有个情人台,就上来看看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顾瓒跟在她的身后,目光落在宋渺渺的身上,略有些复杂。他扯了一下顾皎月的手,将她拉了回来,有些抱歉的笑了笑,说: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把人给拽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安全距离,顾皎月才甩开了顾瓒的手,说:“你可真够圣父的。可我也得提醒你,宋渺渺现在的身份,若是跟傅竞舟再这么纠缠下去,迟早要吃亏。并且,绝对不会有好结果,你这样纵容,也是害了她。”

    顾瓒不语,眉头微微蹙着,回头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我们回去吧,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,你不是来参加这里的灯笼节的么?走吧。”

    顾皎月也不再多言,跟着他一道下了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顾皎月他们离开,便望向傅竞舟,扬扬下巴,说:“看,这就是你的桃花,看不出来人家小姑娘对你颇有点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妇之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但也不妨碍别人小姑娘对你有意思啊,这世上的小三,大多不都是这样形成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不需要有顾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满目疑惑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是我的小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宋渺渺心里又气,又觉得好笑,最终只余下惆怅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毕竟,谁也不喜欢当小三。

    她垂了眼帘,下一秒,却被他拦进了怀里,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,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,传入她的耳朵。紧接着,他的声音从他的胸腔传来,“你记住,两耳隔墙花,早晚成连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靠着他,闭上了眼睛,这一刻,她什么也不愿想,就当做,她还是他的妻子,没有中间隔开的那六年。

    她仍然是他唯一的妻子,唯一的原配妻子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宋渺渺忍不住问他:“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