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6章 你食言了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?”

    宋渺渺双手背在身后,缓步走在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下山的台阶上,就他们两个人,周遭十分安静,只有风吹树叶沙沙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,宋渺渺整个人都暖烘烘的,冷风吹到脸上,她都感觉不到冷,只觉得这空气里头,冒着甜味,一张嘴,便满口的甜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她的身影,微眯了眼眸,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,他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呢?是她抛下一个烂摊子,突然离开?还是她带着满身狼狈,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?又或者是在那三年平淡如水的婚姻生活中,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情不知所起,那不过是一瞬的感觉,谁又能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就好像你爱一个人,问一句为什么?谁又能说的出具体的原因?

    宋渺渺耐心的等了好久,一直到下了山口,他还是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回头,“我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笑笑,说:“你喜欢什么时候,就是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嘁,你这样真是没意思。”宋渺渺撇撇嘴,也没指望能从他的嘴里讨到答案。

    这种人,能从他嘴里说出不管几生几世你都是我的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他,想到那句话,又忍不住笑了起来,尽管嘴唇已经紧紧抿住,但那笑意还是藏不住。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春心荡漾,她赶忙转开了头,看向了别处。搓了搓手,说;“这里好冷,咱们去人多的地方看节目吧,顺便看看他们的那些灯笼,有没有我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刚走出几步,傅竞舟一声,便将她制止住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她在距离他几步的位置,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往这边会比较近。”傅竞舟指了指一侧的小道。

    宋渺渺依言走了过去,从他身侧走过的时候,顺势拉住了她的手,“嗯,还挺乖的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拉着她的手,往原来的路走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还是一脸懵逼,有点反应不过来,讷讷的看着他。片刻,才反应过来,他是骗了她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交握在一块的手,宋渺渺还是忍不住咧开嘴笑了。

    表现节目的地方,人满为患,小镇上的人,包括过来旅游的人,统统拥到了这里,自然就挤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挤在人群里,其实并不能看清楚舞台的表演,但还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快十一点的时候,他们才回去,一进门,便看到一群人坐在院子里,一边烧烤,一边喝酒,一边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
    老板娘见着他们回来,招招手,说:“快来快来,就等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依言过去,旁人让了两个位置出来,然后继续游戏。

    音乐停止,竹球停下了顾瓒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真心话还是大冒险?”

    顾瓒想了想,不等他回答,坐在旁边的顾皎月便帮他答道:“大冒险。”

    顾瓒侧头看她,她便挤挤眼,说:“就大冒险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大冒险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顾皎月就跳了起来,“那就我来出题。”

    由着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使坏,其他人又放不开胆子去捉弄外人,老板娘想了想,说:“行,那就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顾皎月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扫了一圈,最后锁定在了宋渺渺的身上,伸手一指,说:“你过去亲她一口,要法式舌吻,必须法式舌吻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宋渺渺的身上,大家都喝了不少酒,这样美好的夜晚,在酒精的帮助下,所有人都很兴奋,兴致高昂。就算是让人脱光衣服出去裸奔一圈,有几个脑子一热的,也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玩这游戏,就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,要玩得起。

    老板娘闻言,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,开始起哄,“舌吻,舌吻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被鼓动了起来,一声声的舌吻,响彻了整个客栈。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,干笑了一声,摆摆手,说:“你们不要闹我,我才刚来,就这么欺负我,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顾皎月说:“那可不行,说出来了,就一定要做。而且,又不是让你做,你不能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拒绝,这没规定我不能拒绝啊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喝了口酒,道:“可以拒绝,所以,这就要看顾帅哥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动声色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他也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顾皎月坐下,暗暗的捅了捅顾瓒的腰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看了宋渺渺一眼,微微一笑,说:“我放弃,我接受惩罚,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稍稍松了口气,对着他感激一笑。

    其他人倒是不介意,顾皎月啧了一声,说:“这不好玩,那谁都可以放弃选择喝酒了,大不了喝醉嘛,这样太没意思了。这游戏不是这么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顾皎月!”顾瓒压低声音,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,这游戏玩的是刺激,每个人都放弃,那有什么可玩的。不行不行,不准放弃,必须做到,做不到再惩罚。”顾皎月想了想,脸上又扬起了一阵坏笑,“做不到的人不但要喝酒,还要脱衣服,怎样?”

    老板娘嘿嘿的笑,说:“小姑娘你可真敢玩,你就不怕落到你的头上?”

    “不怕啊,我选择加入,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笑笑,对着她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然,顾瓒还是选择了喝酒和脱衣服。

    酒是专门制作的深水炸弹,够呛。

    顾瓒深吸一口气,晃了晃脑袋。顾皎月白了他一眼,低声说:“给你那么好的机会,也不知道接着,二哥,你真是二哦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。”他锁眉,语气有点差。

    顾皎月吐了吐舌头,给他拿了杯温水,“喝点?”

    他接过喝了一口,余光往宋渺渺的方向看了一眼,恰好,她也看了过来,两个人的目光对上。很显然,她看他的眼神,比之前友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几轮下来,宋渺渺都逃过一劫。就在她稍稍松一口气的时候,竹球就落在了她的手里,音乐正好停止。

    “真心话还是大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又是顾皎月冒了出来,“你的初夜给了谁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在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里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,回答,“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定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,不能撒谎哦,撒谎的话,祝你一辈子没有高、潮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握着杯子的手动了动,“傅竞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烧烤聚会将近两点才结束,散场的时候,每个人看起来都醉醺醺的,连宋渺渺这个没喝酒的,都觉得好像喝了酒一般,有些微醺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宋渺渺便拿了衣服准备洗个澡,进了卫生间,刚打开花洒,关着门,突然被人推开,一阵冷风吹了进来,宋渺渺只觉背部一冷,整个人哆嗦了一下,一回头,便看到傅竞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卫生间不大,两个人杵在里面,显得有些拥挤。

    宋渺渺有些不自在,双手挡着身子,说:“太挤了。”

    “挤才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由分说,欺了上来,将她抵在身前,热气氤氲,他低头看她,问:“真的是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宋渺渺愣了愣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他只往前走了一步,两人的距离更近。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背,都贴在了墙上,微凉。她垂着眼帘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还是陈钰凡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抬头,看了他一眼,恍然了解他说的是什么,旋即侧开头,咯咯的笑了起来,没有回答,只反问:“那你呢?”她扬了下巴,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周遭的温度慢慢升高,热气红了他们的脸。

    傅竞舟不再说,只做。

    结束的时候,他在她的耳垂上亲了一下,说:“你再找不到比我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是啊,她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,谁也替代不了,这辈子的爱情,再不会有第二个人。她早就知道了,在她承受痛苦,生下小恬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紧紧靠在他的身上,听着他的心跳声,渐渐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个太过激烈,弄到了伤口,宋渺渺醒来,只觉肩膀的位置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醒来时,傅竞舟已经不在房里了,这人有晨练的习惯,一周顶多睡一两次懒觉。以前刚结完婚,两人一道出去度蜜月,七天,他几乎每天都五点起来出去晨练,每次等她起来的时候,他已经吃过早餐,坐在客厅里看报纸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起来,透过镜子看了一眼,肩上的伤口,纱布上有一点血,问题不大,她也没理会,穿好衣服,洗漱了一下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楼下挺安静,傅竞舟不在,连老板娘他们都不在,一个人都没有,静悄悄的,只有鸟叫声。

    她去后厨转了一圈,拿了个馒头,出来的时候,大厅里多了个人,身影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她没动,那人转身,取下了架在脸上的墨镜。等看清楚,宋渺渺脸上的笑容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来人是钟秀君。

    她咽下嘴里的馒头,顺手把手里的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,然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等她说话,钟秀君便开口,道:“宋渺渺,你食言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