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7章 发狠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食言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微仰着下巴,冷冷望着她,眼底是难掩的怒火。

    为了找到儿子,钟秀君亲自堵了方斯淼三天,倒是什么也不说,只同他一起坐在咖啡店,一坐便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最后,方斯淼实在受不住,全招了。

    连带着在纽约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个详细。

    钟秀君气的不轻,即便傅竞舟如今完好无损,可一想到那危险的场景,她便心有余悸。她只这一个儿子,这辈子做的所有事情,就为这一个儿子,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,她该怎么活?

    当天,她便一刻不停,连夜赶来了梅花镇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宋渺渺这张脸,钟秀君气的发抖,不等宋渺渺说一句话,她便扬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,压制着怒气,说:“我上辈子到底欠你什么了!你要这样来祸害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在这安静的院落里,显得异常清脆。

    看样子,钟秀君是真的非常生气,这一巴掌打的非常用力,宋渺渺只觉得耳朵里有什么似得,嗡嗡直响。有那么几秒的时候,连听觉都出了问题,钟秀君的声音好像变得很远似得,可她狰狞的面目,明明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不等宋渺渺有何反应,她一把揪住了她的衣服,直接将她拽进了厨房,一眼便看到桌子上放着的剪刀,她这会是气红了眼,拿起剪刀就指向了宋渺渺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钟秀君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儿子,谁也不能轻易伤害了他!如果有人执意如此,我会不惜一切代价,甚至是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!”她一边说,一边不自觉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剪刀的尖头,一下又一下的刺着宋渺渺细嫩的皮肤。

    这把剪刀,老板娘刚找师傅磨过,锋利的很,只一下,宋渺渺就感觉到了疼。

    她仰着脖子,并不反抗,双手紧紧捏着桌子一角,深吸了几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说:“我没有食言,我说过只要我成功怀孕,并顺利生下孩子,我就会从你们的眼前消失,并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你们傅家人的面前。我现在跟他一起来这里,也只是为了更快的怀上孩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少用这种话来糊弄我!你们在纽约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。你在他身边多待一天都是个祸害!我绝对不能让那种事,再发生一次!”

    宋渺渺能清晰感觉到剪刀刺破皮肤,扎进肉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钟秀君的情绪有些激动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唯有顺着她的意思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握住她的手,免得她一会一个冲动,真的刺穿了她的喉咙,”那你想让我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有没有怀上孩子,带着你的女儿给我永远消失!这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儿子的面前,就当你死了!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剪刀拿开,我答应你,我带着小恬走。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,也不会跟你儿子有什么瓜葛。”

    然,钟秀君却不吃她这一套,“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?这种话你说过多少次!可你哪一次做到了?我不会再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狠劲。

    宋渺渺心中警铃大作,乘其不备的时候,猛地将她推开,迅速的跑了出去。刚一出门,便同过来寻食物的顾瓒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此时,钟秀君追了出来,直接将剪刀往宋渺渺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一惊,还来不及做反应,人就被猛地拉开,那把剪刀,堪堪从她眼前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惊的她双腿一软,差一点倒下去。

    顾瓒将她护在身后,“这位女士,您这样做,我可以告你故意伤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捂着脖子,站在他的身后,大口喘气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以往温柔和善,一直吃斋念佛,很容易心软的钟秀君会有这样一面。

    见着外人,钟秀君倒是冷静下来,神色恢复如常,只冷冷的扫了顾瓒一眼,说:“我们的家事,你一个外人少插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我与她不是家人。”

    她往边上挪了一步,站在了顾瓒的身侧,转头对着他笑了一下,礼貌的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顾瓒见着她捂着脖子的手上有血,不由分说,一把拉开了她捂着脖子的手,全是血,脖子上的伤口还不小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紧,回头看了钟秀君一眼,什么也没说,拉着宋渺渺就走。

    出了客栈,快要出小镇的时候,宋渺渺挣扎了一下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事,你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必须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本还想说点什么,可转念一想,反正现在也无处可去,不如就去医院好了。由此,也就没再反抗。

    傅竞舟回来的时候,手拿着一份刚刚做好的枣泥糕,一进客栈,便看到钟秀君端坐在院子的石椅上,脸上没什么表情,就那么静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视线往这边扫了过来,见着他完好无损,真的是一点儿伤都没有,才算真的松了口气。但她也清晰的看到,傅竞舟在看到她的瞬间,彻底变了神色。

    一如往常那样,清清冷冷,对谁都是一副疏离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礼貌的唤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钟秀君点了点头,指了指旁边的椅子,“坐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拿着糕点,钟秀君看了一眼,不问也知道这是给谁买的,她的儿子打小就不爱吃甜食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面对而坐,谁都没有说话,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气氛有些许诡异。

    老板娘带着小弟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样的诡异的场面,一进门就感觉到了空气里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她干干一笑,草草打了声招呼,就拽着小弟去了后厨。

    钟秀君低低叹了口气,将目光落在傅竞舟的身上,他的手里依旧稳稳拿着那块糕点不放,“你要放纵到什么时候?你是不是连公司都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语,低垂着眼帘,像是在抵抗什么。

    钟秀君看着他,眼眶通红,紧紧抿着的嘴唇微微发颤,好一会,才略有些哽咽的说:“我只你这么一个儿子,你这是准备弃你妈不顾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我这辈子都不会弃您不顾,您是我妈,这辈子都不会改变,我不知道您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好,我想让你成为人上人,不用看人脸色,我希望你能成为傅家的一家之主,不用被人丢来弃去。我做了那么多事儿,都是为了要给你锦上添花,可你呢?你现在在做什么?你知不知道,你再这样下去,会毁掉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努力控制住情绪,“宋渺渺是个祸害,你同她在一起的话,一定不会有好下场。吃过一次亏,还不够吗?更何况,你已经跟悦桐结婚了!我不管你们之间是否有感情,这段婚姻,一定要维持下去。沈家这一条线,我不希望你就此斩断,成为你日后的绊脚石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她,突兀的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就跟我回去,再不回去,你的位置就要被傅竞南给抢了。你把他当成是兄弟,他未必把你当成是自家人。他突然回来,一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为什么不离婚?”

    钟秀君闻言,不由一顿,目光闪过一道锐利的光,直勾勾的看着他,突地笑了一下,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做的一切,只是想报复父亲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抿了唇,眸光闪烁,原本握着他的手,缓缓松开,坐直了身子,把背脊挺得笔直,双手交叠,放在了膝盖上。她微微的笑,眼眶微微泛红,眼角闪烁着晶莹的光,“我不会离婚的,当初我没有选择离婚,如今就更不会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没有这个资本,你现在有。”

    也对,如今钟秀君三个字,在商业圈子里也有着一定的分量,她创办的慈善机构,在国内也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,这人脉自然就广。如今她钟秀君想要跟傅海明离婚,可以没有顾虑,没有人会觉得她钟秀君有错,所有的恶名,自然就落在傅海明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要离婚,老爷子一个不同意。

    她笑,转而将目光落在傅竞舟的脸上,她眼神里的温柔消失殆尽,只余下女人的精干,一字一句的说:“当初我便发誓,终有一日,我会让他跪着来求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便站了起来,语气不容置喙,道:“换身衣服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动,“我还要在留两日。”

    “傅竞舟,你别叫我发火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您别做自己会后悔的事儿。”傅竞舟站了起来,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僵持着,好一会,谁都没有做声,也没有退让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”钟秀君问。

    “不走。”傅竞舟答,几乎不用多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钟秀君收回视线,拿起放在石桌上的手袋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刚走,傅竞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来电是方斯淼。

    他当即切断,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瓒带着宋渺渺去了市里的医院,挂了急诊,医生检查了伤口,“万幸,距离大动脉只有一厘米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