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8章 我就是这么不堪
    医生在给宋渺渺处理伤口的时候,不免多看了她几眼,明示又暗示,意思是让她可以报警,这受伤的位置,实在太让人值得怀疑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知道这医生不过是好心,她笑了笑,说:“没事,是我自己不小心,我以后会注意的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的回答礼貌而又客气。

    她都这样说了,医生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给她处理好伤口,开了点药,也就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同顾瓒从医院出来,天空开始下起小雨,宋渺渺看着灰蒙蒙的天,眯着眼睛,没动。顾瓒就站在她的身旁,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她突地侧头看向顾瓒,冲着他笑了一下,问:“你肚子饿吗?”

    她起的晚,早餐也还没吃,这会已经到了午饭的点,折腾了那么久,流了那么多血,她早就饿了。

    不等他回答,她便自顾自的说:“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,等吃完饭再回镇上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点自说自话,又问了一句,“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顾瓒当然不介意,他是看的出来,她在躲避着什么,也不说破,笑了笑,说:“正好,我也觉得肚子饿,那咱们就先吃了饭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便打车去市中心,随便找了家西餐厅,点了两份套餐,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,谁也没有说话。宋渺渺的衣领子上全是血迹,看的人触目惊心。她自己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,他们两进来的时候,服务生看她的眼神里,多为惊讶。

    伤到脖子,确实可怕。

    顾瓒喝了口水,想了想,说:“刚才那位,是傅竞舟的母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嗯,是的。”她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变,看着比十几年前更加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一只手撑着脑袋,淡淡应着,垂了眼帘,目光落在眼前的杯子上,手指沿着杯沿,一圈一圈的打转。

    “印象里她是个很温柔得体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嘿了一声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话题到了这里,似乎再也聊不下去。

    顾瓒其实很想问她,真的打算就这样跟傅竞舟在一起了吗?没名没分,偷偷摸摸的,一辈子也见不得光。但他忍住了,以他现在的身份,去问这种事,大概会被她厌弃。

    遂,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默了一会,宋渺渺好似回神了一般,坐正了身子,看向他,笑问:“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?”

    这是明知故问的事儿,他表现的很明显,每次就见面,都丝毫不遮掩自己的情感。可宋渺渺却不解,他的这种感情从何而来,一见钟情?可她结过婚,背景又有点复杂,再怎么貌美如花,知道这些之后,也应该失去兴趣了吧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懂,他这样一个大好青年,哪来的执着。

    顾瓒愣了一下,没想到她会这样直白的询问,一口水卡在喉咙里,差一点儿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不等他说话,她又说:“你知道我的事儿吗?你清楚我的为人吗?我觉得我应该跟你好好的说说,免得你被假象所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便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,说了六年前她如何坑骗傅竞舟,说这六年里在外面她是如何投机取巧的生活,又说了现下,她嫁给顾沅,又如何勾引傅竞舟。她说这些的时候,没什么章法,想到什么便说什么,由此十分混乱。不明白的人,或许都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是很难过,为什么她的人生要变成现在这样,曾经她与傅竞舟是一样的,平等的,也是旁人嘴里的金童玉女。可如今她却活成了再也配不上他的女人,那种感觉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顾瓒安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看着她微红的眼眶,心头一动,突地伸手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宋渺渺很快挣开,定定看着他,“你看,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,我都不能称之为是一个好的女人。要说六年前你喜欢我,还有理可寻,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个大家闺秀,不算顶优秀的,但也称得上是优秀。可现在,大概除了一张脸,全身上下,真的再没有一处值得让人喜欢的地方。我不明白,你喜欢我什么,并且看着还挺执着,你不会是没见过好的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何必要把自己说的这样不堪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不堪。”她笑着回答,说这几个字的时候,还特意加重了口吻。她的笑容更灿烂了一点,说:“你没看出来吗?跟我有过瓜葛的人,都没有什么好结果,你看我爸妈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不该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该是什么样的?你很了解我吗?你又知道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一定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。”他的神情看起来很认真,与她对视着,没有丝毫回避,那眼神,仿佛他已经认识她很多年,“你应该是一个很有自信,傲慢又谦逊,善良又热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噗嗤一笑,“你怎么不说我真善美?说我是一朵圣洁的白莲花?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,还是圣母玛利亚。”

    顾瓒是微笑的看着她,由着她胡说八道,大有一种随便你怎么说,我都不会动摇的架势。

    宋渺渺突然觉得没趣,转开了视线,嘟囔了一句,“怎么还不来,都快等了半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催一下。”顾瓒说着,便招呼了服务员过来,神情严肃,叫人去后厨催了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没再多说什么,等套餐上来了,也是安安静静的吃。

    宋渺渺出来的匆忙,什么也没带,顾瓒付的钱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我把我的那份钱给你。”她擦了擦嘴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这点钱我还付得起,就当是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不争。

    顾瓒扫了一眼她衣服上的血渍,这里正好就在商厦附近,“去买件衣服吧,你这样在外头到处乱晃,容易引人遐想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渺渺这才反应过来,今天她穿的衣服还是浅色的,一低头,便看到衣服上一大片的血迹,甚是吓人。

    顾瓒抬手在她的背脊上轻轻推了一下,“走吧,商场也不远,现在也不急着回去,买件衣服的时间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本想拒绝,可转念一想,就算是现在回客栈,这样一个形象也不太好。便也没有推拒,只说:“等回去,我就把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瓒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,像是没有听见似得,说:“你等下,我去找把伞。”

    外头的雨下的有点大,这个季节,淋雨显然是不太实际。

    顾瓒直接向西餐厅的服务员买了一把旧伞,伞不是很大,两个人撑一把,必然是要靠的很近。

    宋渺渺有点不自在,原是想让他再去向人买一把,可这话她也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顾瓒大概是看出她的顾虑,笑道:“在你眼里,我是不是跟流氓混蛋没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但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主,算不上流氓混蛋,但也该是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。”

    顾瓒打开了伞,“就因为你觉得我对你一见钟情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她笑了一下,“你难道忘了,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个什么场景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不过你倒是真的忘了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噢,那我可真的是忘不了,我长那么大,还是第一次被人泼咖啡呢,全是拜你所赐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看了她一眼,只笑笑,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嘛?可依照你刚才说的,应该有很多人想泼你咖啡吧。”顾瓒打趣道:“你说话很不严谨哦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斜了他一眼,往出走了一步,“这里不是警察局,你也不是警察,我干嘛要说的那么严谨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顾瓒笑着应道,跟着她走了出去,大部分的伞都在她那儿,而他大半个身子都在雨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余光一瞥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,伸手将伞往他的方向推了一下,说:“这是你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你不必管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便到了商场大门口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闲心思逛街,但又不想那么早回去。顾瓒看出她的心思,先带她买了身衣服换上,便借口就拉着她东逛逛西看看,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她聊着天。宋渺渺也不戳破,就这样和他一块,在商厦里逛了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天色快要暗下来的时候,才打车回去,路上还吃了顿饭餐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,老板娘他们刚好吃完晚饭。

    见着他们回来,大喜,连忙过来,拉住宋渺渺的手,上上下下看了一圈,说:“真是吓死人咯,找了你一整天,原来是出去了,到现在傅老板都还没有回来呢。你再不会来,怕是要报警了。”老板娘说着,猛地一拍脑袋,“打电话,马上给傅老板打电话。他刚说过了八点再不回来就要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立刻掏出手机,递给了宋渺渺,说:“你给他打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顿了数秒,才伸手接过,拨通了傅竞舟的手机,对方几乎是秒接。

    只听到电话那头的人,声音沉沉,带着让人畏惧的威严,“人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吞了口口水,只几秒的时间,还没有等她说出一个字,傅竞舟的声音软了几分,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张张嘴,旋即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把手机还给了老板娘,与他们周旋了几句,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,便是将衣服和饭钱还给了顾瓒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肯拿,两人在房间门口推来推去的时候,傅竞舟正好回来,碰了个正着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