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69章 秘密
    “你就拿着吧,我不好白白要你的东西。”宋渺渺直接将钱塞进了他的口袋里,又道:“左右我们现在也是朋友了,日后如果有什么事儿,我还要找你帮忙。这钱你若是不收,我以后便不好意思再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,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再者傅竞舟已经回来了,看那脸色,若是再跟她纠纠缠缠的,怕是要给她增加负担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注意伤口,不要碰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顾瓒就往回退了一步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上来,宋渺渺就察觉到了,她转身,脸上挂着笑,说:“对不起啊,出去的匆忙,没带手机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一句话也没说,只兀自回了房间,宋渺渺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她刚进门,傅竞舟便转身,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一下,鼻子开始发酸,眼泪毫无预兆的夺眶而出。她紧抿着唇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妈这边我会搞定的。她说的话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吞了口口水,等情绪略稳定一些,才轻轻的嗯了一声,笑说:“你放心,不管她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,我都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默了好一会,他又开口,道:“我们后天回去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推开了他的怀抱,抬头看着他,说:“明天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脖子上围着一块黑色的围脖,衬得她脸色格外的白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得回去办理我妈的后事,让她跟我爸爸可以一起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做声,只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,正欲从他身侧走过,傅竞舟一把将她拉了回来,并顺手拿掉了她的围脖。他的动作极快等宋渺渺反应过来的时候,围脖已经被他拿掉,她便立刻捂住了脖子,皱了一下眉,“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弄的?”他的眉头蹙了一下,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也是为了你,再者,现如今我们之间的关系,也确实不够正当。她希望你好,才会那么极端。我没什么事儿,伤口很小,不要紧的。”她垂着眼帘,轻轻挣开他的手,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,开始收拾桌几上放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桌子中间放着一盘枣泥糕,已经凉透,但也可以吃。她拿了一块,吃了一口,很甜,把剩下的全部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压抑,两人之间好像有一股挣不开的绳索,让人难受。想要挣开,却又那么的不舍。

    宋渺渺将物品全部都收拾好,进了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换了睡衣,便准备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傅竞舟从露台回来,身上带着一股浓重的烟味。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我先睡了,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,才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宋渺渺面朝里,安安静静的躺着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关了灯,上了床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躺着,谁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宋渺渺转过了身子,睁开眼睛,伸出一根手指,戳了戳他的手臂,说;“回去之后,我们去医院做人工授精吧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倒是一口同意了下来,紧接着,又道:“我们去美国做,这样你也能在那边安心养胎,不用再跑来跑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渺渺默了好一会,才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切看似简单,可宋渺渺却隐隐觉得,他们到不了那一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吃过午餐,便出了小镇。

    回到丰城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傅竞舟将她送到医院,跟着她一块去看了看小恬,才回去。

    晚上,宋渺渺留下来,同丁婉一块陪夜。

    宋渺渺只休息了一天,就开始着手处理爸妈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先去林甄说的墓地走了一趟,找到位置之后,发现门洞里面有一个凸起的地方,浇着一层薄薄的水泥。这东西从外面看都是看不出什么来,进去一瞧,便觉得不对,十分突兀。她用手敲了一下,像是敲在木板上似得。

    当天,她什么也没做,只挂了个心,第二次去的时候,就往包里带了个铁榔头。

    这个墓地十分偏远,并且没有人管理,坟墓大多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宋渺渺用锤子砸开了盒子,戴上手套,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黄色的文件袋。随后,将目的内的盒子处理干净,这么一折腾,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旁晚了。

    文件袋里是一些账单,单据,还有一本笔记本,一支录音笔,还有几个国外账户,上面的金额全部就加起来,一共有十个亿。

    宋渺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这些账户应该都是属于林甄和宋怀鲁的,他们竟然有十个亿!那当初所谓的那些巨债,让他们家破人亡的债务,算什么?

    等她看完笔记本里的内容,整个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家会突然之间沦落到这种地步,为什么那段时间他们要隐姓埋名,不停的搬家,到处乱跑。原来,真的跟宋江南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这真是要命的东西啊!

    她看完全部,将文件袋收了起来,放进了保险柜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又这房子不是自己的,放在保险柜不安全,就又拿了出来,她必须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,并且还是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地方,这样还能保命。

    正当她在想着要把这烫手山芋安置在哪里比较好的时候,门铃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吓了一跳,坐在沙发上没动,门铃倒是没有继续再响,只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。宋渺渺一颗心当即提到了嗓子眼,迅速的将文件袋塞进了包包里。

    拉链拉上的瞬间,大门被推开。她一屁股将包包坐在了屁股下面,一转头,就看到傅竞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见她神色有异,问:“怎么了?样子那么惊慌,你以为是谁?”

    宋渺渺稍稍吞了口气,吞了口口水,笑了一下,说:“我以为是你妈。”

    “她暂时不会过来找你,如果你有担忧的话,可以搬去我那儿。不过也不用那么麻烦,等你爸妈的事儿办好了,就直接去旧金山了。不过,我想你可能没那么快,所以我决定先把小恬送过去,这几天下来,她跟丁婉相处的还不错,就让她跟小恬先过去,这样你也放心,医院和医生我都已经联系好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他一边脱衣服,一边往开放式厨房走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把安排的事儿说完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的事儿还需要几天?要不要我帮忙?”他将玻璃杯放在了琉璃台上,卷起袖子,双手撑在台面上,看着她,目光如鹰。

    宋渺渺背脊挺得笔直,与他对视了数秒,就转开了视线,将包包放在了抱枕的后面,说: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你那么忙,就不用分心管我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那我就等你自己处理好。我安排小恬后天走,你跟她讲好,不然我怕她不肯配合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准备先捏住她的软肋,就不怕她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自然知晓他此举的意图,如果在这之前,他跟她说这件事,她势必会反对,不管怎么样,也要小恬跟着她一块走。但现在,她完全同意他这一行为,送去旧金山,总好过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林甄和宋怀鲁虽然都已经不在了,但不代表着危险就此解除,这十亿,背后的那个人一定不会就那么轻易放弃。还有这些个证据,那人若是不拿回这些,恐怕晚上睡觉都不能安稳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,从他进来的那一瞬间开始,她的神色就有点不太对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些安静,气氛略微有些尴尬,宋渺渺转了转眼珠子,拿起遥控,打开了电视。转而,又像是想到什么,问:“你吃过晚餐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她抬手看了一下时间,说:“那你想出去吃,还是在家里吃?要是在家里吃的话,我们现在去超级市场买点菜回来,我再做点小恬爱吃的,然后我们一起去医院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想好了,还问我意见?”

    她笑着耸耸肩,说:“礼貌嘛。”

    他拿着水杯走了过去,靠着她坐在了沙发上,说:“先休息二十分钟再出去,好不好?”他歪头靠在她的肩膀上,似乎是有点累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只牢牢的压住了身后的包包,点头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,宋渺渺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,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一个看着电视,一个听着电视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。”宋渺渺突地开口。

    傅竞舟闭着眼睛,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们家当初为什么会突然家破人亡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傅竞舟睁开了眼睛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就是想问问你,当初发生了那样的事儿,你有没有去做过调查什么的?”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淡一些,仿佛只是随意的询问。

    傅竞舟坐直了身子,侧头看向了她,“怎么突然问这些?”

    “噢,只是随便问一问,怎么了?不能问吗?关于这件事,你应该没有什么瞒着我吧?”宋渺渺转过头,对上了他的目光,笑着问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