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0章 互帮互助?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不等傅竞舟回答,宋渺渺便转开了视线,站了起来,关掉了电视,说:“算了,我父母都死了,一切应该也都过去了。我们赶快去买菜了,再磨蹭一会,小恬怕是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包包,等着他起身,脸上的神色看起来没有丝毫异常。

    傅竞舟仰头看了她一会,才起身同她一块出门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去太远,只在就近的超级市场买了些菜,宋渺渺又买了点小恬喜欢吃的零食。整个过程,傅竞舟只推着车跟在她的身后,付钱,领东西。

    回到家,宋渺渺就开始做饭,她做了简单的四菜一汤。

    她在厨房里忙活,一边干着手头上的事儿,一边还要注意着坐在客厅里的傅竞舟,她的包包就放在沙发上,心里藏着事儿,做事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她喝了一口汤,刚进嘴,就全部吐了出来,甜的让人犯恶心。她皱了皱眉,说:“这味道那么奇怪,你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不如你自己吃到效果显着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瞥了他一眼,伸手拿起了那碗汤,准备去倒掉。

    傅竞舟放下筷子,说:“把这些全部倒掉吧。”

    她手上的动作微的一顿。
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她垂着眼帘,依他所言,将所有菜都倒了,“看来咱们要出去吃了,都白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洗碗一边说。

    傅竞舟坐在餐桌前,双手抱臂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等她收拾妥当,准备出去的时候,傅竞舟拉住了她的手,稍稍一用力,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上,双手顺势拦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她笑,也不反抗,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说:“干什么?时间不早了,再晚一点,小恬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便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?”她突然问起过去的事儿,必然是知道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所有的事情你都已经安排好了,我还有什么好说的。对于你的安排,我欣然接受。”她伸手捧住了他的脸颊,笑眯眯的看着他,说:“你不计前嫌,愿意助我脱离苦海,我当然求之不得,又怎么会有意见。我只盼着,不要出现任何差错,能够顺顺利利的跟小恬一块去旧金山,从此以后,便安安稳稳的在那里生活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望着她,目光深深,墨色的眸子里,倒映着她带笑的脸。

    他抬手,拉下了她的手,说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给你父母下葬?”

    “等墓碑刻好,大概就这两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本想拒绝,可看他的样子,只得点了点头,说:“好,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请问傅先生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知她心里有事,但她不说,他也就不再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找陈末烧了几个菜,然后打包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幸好,宋渺渺提前跟丁婉说过,要过来跟小恬一块吃晚餐,所以到现在还没吃饭,只吃了一餐小点心。

    傅竞舟留下来陪她们母女一块吃,小恬很高兴,比平时多要了一碗饭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今天的菜好好吃,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啧了一声,说:“你这是间接的告诉我,我做的菜不好吃吗?”

    小恬咧着嘴笑,“妈妈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不吃你这一套,我已经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小恬扑了过去,双手抱住她的脖子,油腻腻的嘴巴凑到她的耳边,小声点说:“妈妈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将自己的小脸儿贴在了宋渺渺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她的小脸颊冰冰的,那一瞬间,宋渺渺这心,又暖又涩。她只努力的仰着嘴笑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可谁都看到,宋渺渺的眼睛里,充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小恬的笑容很灿烂,像个小太阳,感染着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立在旁边的丁婉,看到这样一幕,也忍不住红了眼眶。这样好的一个孩子,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,若是能健健康康的,该多好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,就应该跟同龄的小伙伴玩在一起,可她却只能待在医院里,接受治疗,还有各种检查。

    而她也是很坚强的小姑娘,特别配合医生护士。

    丁婉是定喜欢这孩子,也是打从心里希望这孩子能够健健康康,快快乐乐的长大。

    病房里一片笑声,这时,病房门被人敲响,宋渺渺一转头,便看到傅沅推门进来,见着他们,脸上仍然洋溢着温和的笑容,说:“你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宋渺渺反倒觉得有些愧疚,不管怎么说,他们两个到现在也还是夫妻关系,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都还是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傅沅爸爸。”小恬甜甜的叫了一声,笑容甜甜。

    傅沅过去,将她抱了起来,用手点了一下她的鼻子,说:“今天很开心啊,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很好,我已经在医院里住了好多天了,我可不可以跟我妈妈回家啊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你就待在医院里,要是想出去,我可以带你出去走走。但晚上还是要住在医院里,小恬我们要听医生的话。”宋渺渺说。

    傅沅道:“刚才来之前,我询问过小恬的医生了,她说小恬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,可以回家,每周来医院检查一次,做一次治疗就可以,在家里要按时吃药,注意休息,保持心情愉悦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若是觉得她在医院里你比较放心的话,我们换个病房,让小恬住的舒服一些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恬瘪着嘴,歪着头,靠在傅沅的脸上,眼巴巴的看着宋渺渺,从眼神里可以感觉到,她很想回家,不愿意待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正准备说话,傅竞舟状似无意的咳嗽了一声,她余光一瞥,想了想,说:“这事儿再说,再观察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。”傅沅也只是提议,他转而看向了傅竞舟,道:“小三儿,你妈最近心情不太好,昨个儿晚上还找了医生过来。我知道大嫂最在乎你这个儿子,今个在这里碰到你,便跟你说一声,有时间就回去看看她,最近她一个人筹办下周的慈善晚会,还挺累的。你知道大哥现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什么也不管,你得多帮帮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点了点头,说:“谢谢小叔提醒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,随即就跟小恬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只坐了一会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宋渺渺让丁婉出去送人,等他们离开,病房里只余下他们三个,傅沅一边同小恬玩,一边说:“下周的慈善晚宴,可能要麻烦你跟我一块出席,今年的最后一场慈善晚宴,办的很隆重,来的人也很多,还有很多媒体要过来拍照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人结婚不少媒体都知道,所以,那天如果我带别人,或者一个人出席的话,会有点麻烦。”他侧目看了她一眼,说:“当然,你如果实在不愿意的话,我也不会勉强,我会另外想办法,大不了就不出面了,反正我作为傅家人,也不是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,她若是再拒绝,又怎么好意思。更何况,一直以来,他还这样帮她,就更没有道理拒绝了。

    小恬眨巴着眼睛,看看她又看看傅沅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,只是出席一个慈善晚宴,我还能吃东西,为什么不去。不过我的衣服和首饰方面,你得帮我准备一套,我自己没有,也没那个人脉去借。”

    傅沅闻言,脸上当即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,说:“那是自然,我会帮你安排妥当,那天你只要跟我一道出席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对着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傅沅又留了半个小时,接到电话,便准备告辞。宋渺渺亲自送他出去,两人一块走到医院大门口,傅沅说:“不用送了,外面也冷,你回去照顾小恬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傅沅点了点头,走了一步,却又停了下来,想了想,转过身,与她面对而站,说:“你是不是准备离开丰城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一下,与他对视片刻,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下了头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傅沅笑容淡淡,抿了抿唇,“就没有半点还转的余地?渺渺,你要知道,以现在沈建成的势头,小三儿是不会跟沈悦桐离婚的,就算他想,家里也不会同意。你要考虑清楚,你可以不考虑自己,也要帮小恬考虑一下。她现在还小没什么,等日后长大了,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我,你便知道小三生的孩子,日子有多难过。旁人当面不会说什么,但背后却是数不尽的奚落,连佣人都未必看的起你。”他说着,往前走了一步,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了许多,他伸出手,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低声说:“我说过,你若不嫌弃我的出生,我们可以做一对好夫妻。我跟你结婚,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紧握着拳头,不动声色的挣开了他的手,低垂着眼帘,说:“不是,是我配不上你,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女人,而不是我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你一定要走?”

    她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,只道:“谢谢你这段时间这么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走?我好去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微笑,说:“不用了,你做的已经够多了。其实我们之间,算不算是互相帮助呢?我同你结婚这段日子,你在傅氏集团的地位也有了转变,不知道这里头有没有我的功劳哦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