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1章 为了孩子而活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里头有没有我的功劳哦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说这话的语气,似真似假,叫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然而,此话一处,傅沅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变,不由深深看了她一眼,淡淡一笑,说:“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,回去吧,别让小恬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路上小心,在忙也要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不要太劳累了。”她的语态温柔,笑颜盈盈。

    “好,你也一样。那我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门口,一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,这才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她回到病房,小恬便拉着她的手,问:“妈妈,你跟傅沅爸爸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?我们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们好久都没在一块了。妈妈,你是不是不喜欢傅沅爸爸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,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说:“你干嘛突然问这些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问,我是不是又要换爸爸了。”她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就这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握住她小小的手,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把玩着,垂着眼帘,问:“你很喜欢傅沅爸爸?”

    “挺喜欢的呀,傅沅爸爸对我好,对妈妈你也很好,而且他很关心你,比以前那几个叔叔要好的多。不过,妈妈你喜欢谁,我就更喜欢谁。我希望妈妈你可以幸福,我希望可以有一个跟我一样爱妈妈的人陪在妈妈的身边,就算以后我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宋渺渺就打断了她,“说什么荤话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是说我以后长大了,去外面读书的时候,妈妈你身边总要有个人陪着嘛,不然一个人多孤独啊。”她说着,猛地将手抽了出来,小小的两只手,握住了她的手,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在一旁收拾东西的丁婉,往这边看了一眼,笑容浅浅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在的时候,小恬总是说要给妈妈找个好男人,代替她来照顾自己的妈妈。

    小小的孩子,心思却那样成熟,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病有多严重,是会死人的,但她一点也不害怕,反而很开朗,真叫人说不出的心酸,才那么点大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她还总是嘱咐丁婉,让她不要把这些告诉宋渺渺,免得她难过伤心。

    她说妈妈最讨厌她说这些话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以后你出去上大学的时候,妈妈也跟着你去,只要你不嫌弃我烦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恬想了想,摇摇头,说:“那不行,那我也要有自己的空间,不能老跟你在一起,我还要谈恋爱呢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啧了一声,戳了一下她的脑门,“你才多点大,就想着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小恬看着她,突然就不笑了,只定定的看着她,好一会,整个扑了过去,双手牢牢的圈住了宋渺渺的脖子,脑袋在她的怀里蹭啊蹭的,眼眶红红,小手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眼睛,说;“妈妈,我好想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软软的,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心脏咯噔了一下,心口一阵阵的难受,想要将她从怀里拉出来,她却牢牢抱着她,丝毫都不肯松手,脸颊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,怎么也不肯抬头。

    宋渺渺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,轻抚着她的头,手指穿过她乌黑的发丝,掌心便留下了不少脱落的头发。宋渺渺低眸看了一眼,心口一阵酸涩,难受,像是被针扎一样。她的眼眶发红,轻轻的抱着她,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说:“干什么呀,你要是真不想跟我分开,以后嫁人也带着我,不就好了?妈妈脸皮很厚的,你若是愿意带着我,我就会没脸没皮的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要是生了孩子,我就帮你带孩子,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儿,不会因为孩子而失去自己的人生……”

    她絮絮叨叨的说着,像个老太太似得。

    小恬在她的怀里,慢慢的便安静下来,呼吸平稳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,抬手擦了擦眼睛,抬眸看了丁婉一眼。她眼眶红红,站在一旁,捂住嘴巴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她看着她,咧嘴笑了起来,眼泪却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等宋渺渺稳定了情绪,才将孩子稳稳的放到床上,盖好被子,摸了摸她的头,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丁婉小声的说:“小恬那么乖巧,一定可以治好的,老天爷才不会那样残忍,带走那么好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渺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在床边坐了一会,就起身出去了,一句话也没说。丁婉起身,本想说点什么,可看她的样子,也就把到嘴边的话,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医院的长廊内很安静,也没什么人。宋渺渺找到个窗户口站住,推开窗门,看着外面,冷风吹了进来,脸颊刺刺的疼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脑子越发的清晰。

    那本笔记本里也清楚的写着,宋怀鲁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去整傅家,他那时候的初衷,就是想要弄垮傅家。

    只是傅家产业多,一个个要紧的部门全由傅家自己人拿捏着,很难攻克,当初能够这样给他们一个沉重的打击,实属不易。只是,这样一来,不过是以卵击石,毁掉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她抬手擦了一下眼泪,只是这样的真相,让她心里特别不舒服。当初她以为是拯救自己的家,是为了自己的亲生哥哥,才做出这样的牺牲,放弃了自己的感情,可结果呢?不管当初她嫁不嫁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她有点恨,为什么父母会这样自私,如果当初把她送走,离开这是非之地,结果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呢?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那样的话,她跟傅竞舟之间,就不会有今天了,也不会有小恬,说不定就直接成了仇人,她也不用那么辛苦的过那六年。

    虽说她并不后悔如今发生过的一切,但心里总归是不快活的,不后悔不代表不痛苦。

    生活到了她现在这个地步,真是只是为了孩子而活了,全然没了自我。

    眼泪簌簌而下,肩膀不自觉的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她沉静在自己的思绪里时,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只手,她猛然回头,泪眼婆娑,视线模糊下,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。

    陈钰凡今天值夜班,没事,便想着过来瞧一瞧,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宋渺渺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站在窗台边上,穿的那样少,还在那里吹风,也真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然,她这一转头,便是一张挂满眼泪的脸,一双泪汪汪的眼睛,梨花带雨,那模样俨然想当初他拒绝她第N次的时候,她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钰凡微的一顿,需要很大的意志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宋渺渺将他看清楚,便慌忙擦掉了眼泪,吸了吸鼻子,眼珠子转了一圈,说:“你怎么在这里?你不是脑科的么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充满了鼻音,说完,又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侧开头,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脸,脸颊一阵红一阵白的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陈钰凡双手插进口袋里,微微笑,说:“我问过医生,小恬的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,现在医学那么发达,我国人口那么多,就算你暂时生不出孩子,也不一定就找不到匹配的骨髓。你也不要太着急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主治医生跟我说过。”她低了头,“谢谢你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的视线里便出现了一章纸巾,她想了想,伸手接过,擦眼泪和鼻涕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站了一会,宋渺渺抬头看了他一眼,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,问:“你……不用去忙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陈钰凡才恍然回过神来,笑容变得有些尴尬,低低的咳嗽了一声,说:“嗯,我该回去值班了,今天还有个重症病人,得时刻关注着情况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“那你快去吧。那个,谢谢你的纸巾。”

    陈钰凡笑了一下,便转过身,走的飞快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他的背影远去,有那么一刻恍惚间,仿佛回到了过去。说起来,那时候跟他在一起,真的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的眼里,心里,只这一个人。爱情仿佛是自己的全部,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,也不怕后果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,也只是存在于过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陈钰凡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,她才转身准备回病房,一转身,便看到丁婉的身影,迅速的晃进了病房。她走过去,推开门进去,小恬已经睡熟,她则坐在沙发上,见她进来,立刻起身,“渺渺姐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微微红肿,丁婉又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回答,走了过去,坐在了沙发上,拿起桌几上的杯子,喝了一口,说:“你刚才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什么,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,这件事就不要跟傅先生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。”丁婉突地蹲了下来,仰头看着她,说:“渺渺姐,我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噗嗤一笑,“薪水是他给你的,你怎么就站在我这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开口,傅先生才留下我的,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希望你们能好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,脸上的笑容变得很浅很浅,他们怕是不能好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