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2章 你只我一个儿子
    傅竞舟回家,正好在门口碰上了家庭医生。

    “邵医生。”他礼貌的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邵医生微笑的点了点头,同样礼貌的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记得劝你妈妈多休息,让她少生气,今个给她测量血压,高了很多。她生你的时候落了病根,身体一直就这样,吃药也不管用,只能平日里注意着养,让她尽量保持心情愉悦。这段时间,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,心情一直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我知道了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晓得你是个孝顺儿子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送您出去。”他说着,便将邵医生送上车,等车子开出去了,他才转身回屋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,傅竞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见着他回来,打了声招呼,道:“母亲在茶室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我还没开口,你就知道我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笑笑,说:“刚刚邵医生才出去,我看到你们两在门口站了一会,想来肯定是在说母亲的事儿,果然是没有猜错。”他又道:“慈善晚宴的事儿,她皆是亲力亲为,估摸着是累着了,我想帮忙,她又不放心假手于人,非要自己干。我是劝不动她,你好生劝劝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,傅竞舟便去了后面的茶室。

    茶室的门是虚掩着的,走到门口,便能听到钟秀君咳嗽的声音,似乎在同人商量事情。他轻叩了两下门,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,紧接着便听到钟秀君略有些黯哑的声音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便推门进去,钟秀君坐在沙发上,戴着金丝边的眼睛,正翻看着文件,助理站在一侧,沈悦桐则坐在她的对面,听到动静,扭头过来,看了他一眼,笑了一下,阴阳怪调的说:“难得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微微一笑,走了过去,十分自然的在沈悦桐身侧坐了下来,目光在文件上扫了一眼,又抬手看了看表,说;“刚才在门口碰到邵医生,邵医生说,你现在的身体要多注意休息,现在也不早了,已经过了工作时间,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伸手合上了放在桌几上的文件,稍作整理,便将文件放在了一侧,从下面拿出了一套茶具,重新泡了茶,给她们倒上。

    “工作的时候认真工作,过了工作时间,就该好好休息休息,身体最重要。”他一边倒着茶,一边说。

    沈悦桐侧着身,一只手搭在扶手上,似笑非笑,又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竞舟并不将她放在眼里,只看着钟秀君,将茶杯放到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钟秀君垂着眼帘,直接无视了他的话,伸手将文件拿了过来,说:“我们还是需要明星来热场,这样也能调动粉丝,获得更高的捐款金额。悦桐,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?你做公关那么久,媒体这方面,你应该很熟悉了。”

    “分两个档次,逼格高的,还有当红的流量小花小生,拥有一批脑残粉,倒是可以鼓动网上捐款。到时候把晚会公开,网络直播都可以。咱们的目的是做慈善,买名气,商人都愿意花大价钱买这一份名声,就当是花钱做宣传了,再加上那些个明星助阵,放心吧,到时候一定不会冷场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方面的策划,就交给你了,行吗?”

    沈悦桐喝了口茶,“行,我会叫部门的人这段时间先忙这件事,我会办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也不说话,只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,泰然自若。

    最后,反倒是钟秀君他们,显得有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片刻,钟秀君合上了文件,说:“那等你的企划书做出来,我们再一起商量,要快,时间来不及了。还有小陈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都得给我把场子拿下来,明天晚上之前必须给我拿下,已经来不及了!场子布置需要时间,不能再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揉了揉额头,余光瞥了傅竞舟一眼,说;“那没事,你们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陈率先离开,沈悦桐没动。

    钟秀君瞧了她一眼,她突地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,说:“也包括我?我以为我们一家人,没什么好隐瞒的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说:“有几句话,我想单独跟竞舟说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一家人,果然只是嘴上说说而已。”她将茶杯放在桌子上,站了起来,整了整衣服,便走了。

    等沈悦桐离开,钟秀君脸上的神色便发生了变化,沉着一张脸,冷冷瞪了他一眼,说:“好好的一个家,弄成现在这样,你开心了?你现在做什么都是我行我素的,又何必假惺惺还来关心我,我死了,倒是能称你心意,没有人再来管着你,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你现在这样对悦桐,迟早出事。”钟秀君见他一副淡淡然的样子,心头憋着的那口气,越来越盛,想起在梅花镇那天的对峙,气不打一处来,重重将手里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,发出砰地一声,杯中的茶水,溅了出来。

    溅了一手的茶水。

    傅竞舟拿了一块帕子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擦了擦,然后将帕子塞进她的手心里,说;“妈,您何必要这样生气,我已经长大了,做任何事,我都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分寸?嗬,温柔乡是英雄冢,你明不明白?这跟你是不是长大了,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这个道理,你不会不懂。傅家看似和谐,但到底怎么样,你心知肚明。你爷爷现在对你还抱有希望,你再这样下去,你迟早要被踢出局。我为了你,做了多少事儿,临了,你给我出这样的幺蛾子,你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见他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钟秀君气的咳嗽了起来,胸口隐隐的疼,用力的捶自己的胸口,道:“我用了半条命,把你给生下来,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么?为了一个曾经害过你的女人,你是想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吗?”

    此话过后,傅竞舟脸上的表情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,略略蹙了一下眉,“母亲,你何必这样,她并不会影响我任何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低笑一声,说:“我相信董玉不会影响你任何,但宋渺渺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眸色一闪,抬起眼帘看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?你是我的儿子,是我的全部,你的一切,我都时刻关注着。我不会让我的儿子,受到一点伤害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双目微瞠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那年你十八岁,你什么都不懂,不过是年少轻狂,叛逆期,容易冲动。有些事情,总归要我这个母亲出来做点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傅竞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一句话也没说,只瞪大眼睛看着她,眼里带着一丝不可置信,隐约还是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钟秀君抬头,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,笑道:“怎么?你很生气?那个女孩子的死,跟我没有关系,我只是跟她说了一些事实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猛然转身想走,钟秀君立刻站了起来,“你要去哪里?!”

    他停了一下步子,回过头,深深看了她一眼,突而扬了一下嘴角,说:“妈,自我十八岁之后,便一直都很听你的话,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所以我做每件事都非常努力,做到尽善尽美,让你心满意足。当初你旁敲侧击的跟我说,你希望我能跟沈悦桐能在一起,我便主动接近,都快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,你却跟我说要娶宋渺渺,我依言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对我来说,从十八岁那年之后,娶谁,对我来说无所谓,不给感情,谁都可以。婚后,日子还是那样,只是枕边多了个人,床边多了双拖鞋,柜子里多了女人的衣服,洗手台上多了女人的护肤品,还有一些属于她的杂七杂八的东西。开始我到是没觉得,当宋渺渺消失,当属于她的一切从我的世界里撤出去,我才恍然发现,我竟然对这个妻子有了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平淡的生活,也能侵入四肢百骸,深入骨髓。妈,你说宋渺渺多么坏。可我对她的感情,不就是你一手促成的吗?”他转过身,与她面对而站,目光灼灼,一字一句十分坚定,说:“宋渺渺,我是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钟秀君说什么,他便拉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!回来!”钟秀君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,拿起桌子上的茶杯,狠狠的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即,又快步的冲了出去,一脚才在玻璃渣子上,只觉脚底心一阵刺痛,脚底一滑,便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钟秀君拧着眉,微微喘着气,双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等她睁开眼睛,便看到眼前多了一双鞋,她一抬头,就看到傅竞舟站在她的跟前,她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傅竞舟弯身,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钟秀君红着眼眶,望着他,一只手紧紧握住他的手,“我只你一个儿子,也就只你一个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只我一个儿子,那么你想失去我这个儿子吗?”他垂着眼帘,神色冷冷,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钟秀君闻言,心下一沉,眼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,“你说什么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