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4章 想跑,也跑不掉
    “我自己也正是没有想到,我竟然会是个孤儿,爸妈一直对我那么好,那么包容,怎么样也想不到,我竟然不是亲生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江南一边说,一边叹着气,“想想也而真是唏嘘,想当年我们宋家,可是城中首富,傅家的人都还要拍我们的马屁,如今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二老最后还落得个还客死他乡的结果,想当年他们是那么风光,谁会想到,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。做人,还真只是做做看,不到最后,谁也不知道会怎样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宋江南往四下看了一圈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走吧,我还要再留一会。”

    宋江南啧了一声,说:“你一个女人,待在这种地方,不渗人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渗人的,我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,难不成还会怕鬼来敲门吗?你走你的,不用管我,我还想在这里,多陪他们一会。你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可我有。你走吧,别忘记你收了傅竞舟的钱,你压根就不该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宋渺渺说的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,都无所谓,如果真的只是为了保命,那么他作为宋家唯一的男丁,也确实该保住这条小命。宋家也不至于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宋江南还想说点什么,宋渺渺猛地一侧头,虽戴着墨镜,但那种气势,还是让宋江南吓一跳,一句话梗在了喉咙里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不是我们宋家的人,就给我滚远点,不管有没有事,都请不要再来找我。你若还算个人,真的关心我的话,就不要企图再去向傅竞舟要钱。你也不要再跟傅家的人有任何关系,拿着妈妈给你的钱,去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,娶个老婆,好好过日子吧!三十多岁的人了,你还想一辈子当个混混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处,宋渺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转而冷道:“当然,你的死活跟我没关系,你想要过怎么样的生活也跟我没关系,所以日后你若是把这些钱都作光了,也试图再从我身上榨取利益。我再也没有这个义务来帮你,滚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样一番话,宋江南心里不由动了动,看着她,微微张了张嘴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可犹豫了半天,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,“认真的,咱们一块走吧,你别一个人留在这里,不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宋江南等了一会,见她并没有离开的打算,也不再管她,“你也别待太久,早点回去吧。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渺渺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江南看了她一眼,犹豫再三之后,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这偌大的墓地,就只剩下宋渺渺一个人。

    寒风吹过来的时候,宋渺渺突然觉得心头一酸,眼泪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江南说的对啊,原来他们宋家是那么和乐融融,那时候的她,是那么的无忧无虑,闯出多大的祸端,都有父母做后盾。

    宋怀鲁对她特别好,几乎是捧在手心里宠着,她想要什么,他就毫不犹豫的给她买什么。林甄就稍微严格一点,但也同样对她宠爱有加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是母女,很多时候更像是朋友,闺蜜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,微微的抽动着,肩膀也跟着抖动起来。终于,她还是忍不住,哭出了声,旋即蹲了下来,捂着嘴巴,尽量让自己不要哭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宋渺渺双肩一耸、动,猛地侧头,见着来人,微微顿了一下。不等她有什么反应,对方伸手拿掉了她架在鼻梁上的墨镜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,立刻低下了头,一只手用力的抵在了他的胸口,这会,她整个人都还没有完全缓过来眼泪根本就停不住,哽咽着说:“你走开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告诉傅竞舟,林甄和宋怀鲁什么时候下葬,更没有跟他说过下葬的墓地在什么地方,他是怎么知道,并且那么准时的过来?

    傅竞舟并没有理会她的话,直接将她摁在了胸膛上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再反抗,只乖乖的靠在他的胸膛上,无声的留着眼泪,只轻微的发出哼哼声。

    片刻,宋渺渺才平复了心情,止住了眼泪,她吞了口口水,想要说话,可喉咙里却像是堵着一团棉花,什么也说不出来,仍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,看着灰蒙蒙的天空。

    额头贴在他的脖颈上,忍不住蹭了蹭。

    这心口总因为宋江南那一句话,酸酸涩涩,眼泪止住了,又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昨天,她原本想把这件事告诉外公,可到了外公家门口,听到里头咳嗽的声,最终还是没有进去。转而去找了小舅舅林沛凉了解了外公的病情,考虑再三,她最终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的女儿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也好过知道她客死他乡,死的毫无尊严。

    她在林沛凉面前也没提。

    她靠在傅竞舟的怀里,渐渐的平复了心情,低声说:“明天,我想去看看外公,等我去了旧金山,怕是没有机会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需要我陪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外公若是知道我跟你现在的关系,怕是又要气的进医院了。”她离了他的怀抱,拿过了他手里的墨镜,戴上。

    刚戴上,傅竞舟又给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哎了一声,想要去抢,被他给避开。

    一双红肿的眼睛瞪了他一眼,说:“你就爱看我的丑样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弄了一下头发,站了起来,毫无形象的擦了擦鼻子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你跟踪我?”

    傅竞舟从口袋里拿出帕子,给她擦脸上的眼泪,说:“干嘛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你忙,我不想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时间我还是可以挤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都没来医院,也没给我打电话,我以为你生气了。”她抬手想要拿过他手里的帕子,却被傅竞舟避开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她的鼻子上,一点一点,十分仔细的擦着她的脸,像是在擦一件稀释古董一样,那般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他哼笑一声,将帕子换了一个面,继续擦,说:“为什么觉得我会生气?”

    “听语气有点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一贯的语气都那样,你应该很了解。”他与她对视了一眼,说:“你是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,才以为我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意思是,你没有生气咯?”宋渺渺眼珠子一转,再一次试着去抢他手里的帕子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的一扬,但笑不语,对于她的问题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宋渺渺所幸也不开口了,闭上眼睛,由着他给自己擦脸,反正今天她也没有化妆,随便他怎么擦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仰着头,双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手指,轻轻的,一点一点的划过她的眼睛鼻子嘴巴,最后将目光落在她的唇上。她今天穿的不多,山上天气冷,她的脸很白,连带着唇色也变得很淡。微风吹过,一缕发丝,粘在了她的唇上,那一瞬间,傅竞舟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,低头,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,在她没有睁眼之前,立刻退开,像个偷吃糖果的孩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只觉嘴上一软,等睁开眼睛的时候,傅竞舟一副淡然的样子,低垂着眼帘,正在折自己的帕子,说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着唇,虽只轻轻一下,可唇上像是被人点了火一样,温度不断升高。

    她想说点什么,可脑子一片空白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睁大眼睛,愣愣的看着他,半点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傅竞舟将帕子折好,抬头,仍然是一脸平静,仿佛刚才偷亲她的人,不是他似得。

    只看了她一眼,然后转身,对着墓碑,鞠躬三次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回神,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墨镜,戴上,说:“走吧,你先走,我随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也不多问,只应了一声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远了,宋渺渺才面向墓碑,看着林甄和宋怀鲁的照片,说:“刚刚那个,我不是自愿的,你们放心,我不会同傅家的人有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快速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走出一段距离之后,刻意放慢了速度,她很快就追上了。

    在于他三步之遥的位置停住,随后,两人便一直保持着三步的距离,傅竞舟走的慢一些,她便也跟着放慢脚步,他一步一停,她也跟着一步一停,偏偏就是不超过这三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几次,傅竞舟所幸停住了脚步,回过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转身,冲着她伸出了手,示意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动,双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半晌,傅竞舟什么也不说,直接走了过去,她退了两步。然,傅竞舟腿长动作快,一下就被他给逮住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说:“你干嘛?我又不跑,跟老鹰捉小鸡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他牢牢握着她的手,一边走一边说:“想跑,也跑不掉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