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5章 对不起
    隔天,宋渺渺稍微打扮了一下,又去商场买了些补品药材,又挑了外公喜欢吃的几样水果,才去老城区。

    老城区这块地,经过上次那样大闹一场,最终还是决定了拆迁,好几幢老房子上都打上了拆字,里面的人陆陆续续也都搬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走进弄堂,全是回忆。

    外公的门口,放着一块牌子,工程队勿进。据说,外公现在是这一片唯一的钉子户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轻轻推开门,院子里,还是跟以前一样,种满了各种花草,老房子侧面的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,院子里还架起了葡萄藤。宋渺渺进去,正好兰姨从厨房出来,往院子的花坛里倒了一盆水,一转身,便看到宋渺渺进来。

    脸上一喜,将脸盆放在了地上,双手在围裙上擦了几下,快步走了过去,说:“哎呦,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,你舅舅那个人啊,就是小心眼爱记仇,沛凉都告诉我了,是他说你了,你才不敢来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你外公是嘴硬心软,你回来,他心里不知道多高兴。他以前虽然嘴上说跟你妈妈老死不相往来,再也不会认这个女儿,可暗地里,还不是照样帮衬着么?只是你那妈妈脾气也硬,倔的跟头牛似得,说不回来,还真是一次都不回来。她若是软一些,这母女两也不至于闹成这样。你外公就这一个女儿,有多疼爱,我看的出来。”兰姨的手又在围裙上蹭了蹭,这才伸手拉住了她的手,说:“渺渺,你也劝劝你妈妈,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,老爷子的病可大可小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。可以的话,让她回来看看,就算老爷子骂人,也叫她忍一忍,临了,就让他们父女和好吧。不然,老爷子走,也不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眼眶一红,心口像是有一只小手,狠狠拧了一下,又酸又疼。她垂了眼帘,点了点头,说:“是,有机会我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说。”兰姨叹了口气,说:“这话难听我也要说,老爷子的时间不多了,老人家走的时候,唯一的心愿便是儿女子齐全。他跟林甄闹了那么多年,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兰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兰姨的话刚说完,老爷子便拄着拐杖从里头出来,他的脸色难看,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,身上穿了很多衣服,佝偻着背脊,一只手握着拐杖,一只手扶着门框,往这边看了过来。他眯了眼睛,好一会之后,指了指宋渺渺,说:“那女孩子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呦,说您老花眼您还不相信,这是你外孙女渺渺啊。”兰姨说着,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,将她买的补品和水果在他的眼前晃了晃,说:“您外孙女过来看您了,今个总不能把她赶走了吧?”

    外公嗯了一声,旋即咳嗽了两声,慢悠悠的转身,正要跨过门槛的时候,突地停了下来,回过头看向宋渺渺,说:“还站在那里做什么?快进来,外头冷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这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深吸一口气,抬手擦了擦眼睛,等稳定了情绪,这才走了进去,几步走到他的身边,搀住了他的手,笑着叫了一声外公。

    随即,她便扶着外公坐在了沙发上,坐下之后,林贤便粗重的喘着气,并开始咳嗽。宋渺渺坐在一侧,轻轻拍他的背脊,看着外公的样子,她的鼻子又开始发酸,喉咙口像是塞了一团棉花,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紧紧抿着唇,努力保持着微笑,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时,林贤对兰姨说;“小兰,你去橱柜里把之前的那盒巧克力拿出来给渺渺,她最爱这个牌子的巧克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不是记错了?家里什么时候有巧克力了?”

    “记错了吗?我记得前两天市委书记过来看我,不是送了些东西过来吗?里头有一盒巧克力来的。”

    兰姨轻轻的叹了口气,说:“老爷子,您记错了,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。而且,现在的市委书记,已经不是以前那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林贤一副恍然的样子,拍了一下脑袋,说:“好像是这样,我这记性,是越来越差了,都搞混了。那你便看看,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给渺渺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嘞。”兰姨说着,就拿了水果盘过来,说:“那你陪着外公,我去厨房做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头,“您去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,兰姨就出去了,屋子里,只剩下林贤和宋渺渺两个。

    电视上放着抗日剧,老爷子眯着眼睛,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机。

    宋渺渺双手握着他的手,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摩挲,他很瘦,手上的皮肤很皱,没什么肉,还有一点点的老年斑,手掌有些粗糙,指节上都是老茧。她低着头,看着外公的手,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外公另一只手突然覆了上来,搭在了她的手背上,轻轻的拍了拍,说:“女儿啊,你回来了,今天在学校怎么样?有人欺负你吗?若是有人欺负你,你一定要跟我说,别把委屈憋在心里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愣,喃喃的说:“外公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看着她,那双浑浊的眼睛,没了之前的凌厉,连怒意都没有了,只剩下温柔,含着一点泪光,他缓缓抬手,摸了摸她的脸颊,说;“甄甄,我真希望你永远都不要长大,我平日对你严苛,但你一直都是我最爱的女儿。我向来,以你为荣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嘴唇抖了抖,终于还是没有忍住,眼泪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帘,抬手握住了他的手,小声的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怪我,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。当初我不想让你跟宋怀鲁在一起,是因为他算不得一个纯粹的商人,这样的人最危险。我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,也不想让任何人伤害你。可我没有想到你会那样执着,咱们父女两的脾气,真是一模一样,认定了的事儿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也因为这样的脾气,我们父女才会变成今天这样。我错了,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那样多的苦。爸爸,对不起你,是爸爸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我做了个梦,梦到你了,你在梦里跟我说再见,你跟我说下辈子还要当我的女儿,做我听话的女儿,不再这样任性。我吓了一跳,直到醒来,知道这只是一个梦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现在看到你没事回来,我就放心了。我多怕啊,我多怕,会白头人送黑头人。”老爷子絮絮叨叨的说着,眼睛里头,充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缓慢,慢慢的伸手抱住了宋渺渺,轻轻的拍她的背脊,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紧咬着下唇,她生怕自己一时冲动,把真相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这一刻,除了这三个字,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身边有个渺渺,她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不等林贤说完,宋渺渺一下挣开了他的怀抱,“外公,你说什么?我……什么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孩子!”

    宋渺渺反应有点大,林贤被吓了一跳,转而,突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外公!外公!外公你怎么了!你不要吓我啊。”宋渺渺慌了神,林贤歪倒在沙发上,看起来气息奄奄的样子,他根本就不敢乱碰,不由大喊了一声,“兰姨!”

    只一会的功夫,兰姨就冲了进来,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随后,兰姨便打了急救电话,人很快被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林沛凉到的时候,林沛然正凶巴巴的指着宋渺渺的鼻子骂人,虽然很克制,但在医院里,他的声音还是显得很响。他赶忙过去,将人拉住,“大哥,这个时候就先不要骂人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低着头,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,心情复杂,她的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外公的那句,她虽然冉不是你的亲生女儿……

    外公一定是糊涂了,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,一定是他记错了,宋江南还不是妈妈亲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要问清楚,一定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这时,急救室的灯啪的一声灭了,医生从里面出来,宋渺渺当即就想上前,被林沛然挤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医生脸上的神情不太好,对着他们摇了摇头,说:“老人没多少时间了,赶紧把家人全部叫来,见他最后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林沛然说:“怎么可能呢!上次出院的时候不是说还有两三年的时间么?怎么会那么突然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根本顾不上质问医生,只想进去见外公。

    她立刻跟着外公去了病房,快要走进病房的瞬间,就被人拽了回来,是林沛然,“你给我滚!我们家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见外公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,老爷子不会走的那么快!你还想让他走的更快吗?”

    “舅舅,我求求你,让我见外公最后一面吧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沛然没说话,只冷冷看了她一眼,用力推了她一把,就转身进了病房,进去之前,说:“不准让她进来!”

    他的力道很大,宋渺渺这会本就手软脚软,一个踉跄便摔在了地上,看着病房的门砰地一声关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