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6章 眼泪
    宋渺渺摔在地上,站在旁边的护士,立刻过来,将她扶了起来,看她脸色苍白,问:“你没事吧?还好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心里全是外公,什么也顾不上,一下扯开了护士的手,一步上前,想要推开病房的门,却被顶住了,不管她怎么推都推不开。她用力敲门,不管不顾,“舅舅,舅舅你让我进去,你让我进去跟外公说几句话,求求你了!舅舅!”

    里面的人无动于衷,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趴在门板上,一张脸,几乎要贴在房门的小窗户上。她只能隐约看到外公躺在床上的身影,她继续拍门,“开门,我求求你们给我开开门行不行!”

    她泪眼婆娑,急得跳脚。她很怕,很怕见不到外公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医生过来,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你别这样,医院里不能大声喧哗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猛地转身,一把拉住了医生的手,说:“医生,医生你帮帮我吧,好不好?你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,好不好?我想见我外公,我亲外公啊……”她说着说着,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像个极其无助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拉着医生的衣服,整个人无力的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病房内,兰姨抹了一把眼睛,走到林沛然的身边,小声的说:“沛然,就让渺渺进来吧,好不好?其实她也没做什么,老爷子知道她来的时候,还挺高兴的。而且,这些日子老爷子的情况确实不是太好,还总是记错时间。”

    兰姨说着说着,便哽咽了起来,“总是想着你们小时候的事儿,老爷子最想的还是林甄。想不到,他还是等不到林甄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沛凉也在旁边劝,“是啊,兰姨说的对,大哥,那就让渺渺进来吧。以前的那些事儿,跟渺渺又有什么关系,你要怪,只能怪姐,也不能怪到渺渺身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要说了,我说不让她见就是不让她见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再怎么说,她也是你的亲外甥女,你不帮她就算了,这种时候就不要那么拗了。我想老爷子也是希望看到渺渺的。”林沛凉说着,转身就要去开门。

    林沛然一把拉住了他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开门,我要让渺渺进来看老爷子最后一面,也让老爷子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外孙女。”他一把甩开了林沛然的手,说:“大哥,你有没有觉得,这几年,你越来越专治,越来越冷血了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林沛然仍是坚持,说:“长兄为父,现在这里除了老爷子之外我说了算,我说了不能让她进来就是不能。老爷子早就跟林甄断绝关系了,他们家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,我劝你,也别私下跟她走的太近,小心被连累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又对自己的助手说:“去外面看着,别让她在外面发疯,印象医院的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哥!”林沛凉皱眉,满目不解,“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沛然不语,只将他拉到了床边,说:“好好守着,一会老爷子醒来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沛然的助手出去,宋渺渺见着门打开,就猛地往里扑,被对方一把钳住。

    “让我进去!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助手一言不发,就扯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不停挣扎,乱蹦乱跳,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这人的手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电梯前,宋渺渺暂时冷静了下来,吸了吸鼻子,看着他,说:“你放手,你放手,我不闹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不相信她的话,依旧不松手,牢牢的抓着她的手腕,电梯门一开,他便拽着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头人不少,宋渺渺趁机开始挣扎,大叫,“你放开我,我只是想见我外公最后一面而已!你放开我!你要带我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电梯里本来就有点挤,她这样折腾,大喊大叫,旁人不想关注,也只能关注,但也只是往边上靠靠,余光瞥上一眼,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状态。

    正当宋渺渺快要放弃的时候,从电梯一角出来个人,一把扣住了助理的手腕,对方的力气可能是有点大,助理闷哼一声,当即就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回头,见着陈钰凡,立刻钻到他的身后,双手紧紧捏住了他的白大褂,小声的说;“我外公快不行了,我一定要见他最后一面,这是我舅舅的助理,要把我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助理拧起了眉头,这会电梯到了一楼停住,电梯内的人一下全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便停在电梯内,宋渺渺站在陈钰凡的身后,对着那助理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说是你失职的,求你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助理看了陈钰凡一眼,又看宋渺渺一眼,想了想,一句话也没说,转而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宋渺渺暗暗松了口气,立刻按下了电梯按键,回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松开了手,抬手擦掉脸上的眼泪。

    陈钰凡从口袋里拿出纸巾,递了过去,说:“两次见到你,都在哭。记得你以前可没那么容易哭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接,只一把推开了他的手,“谢谢你不计前嫌,出手相助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低着头,从他的身侧走过,迅速的跑向了林贤的病房。

    陈钰凡回头,往她过去的方向看了一眼,犹豫了一下,还是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过去,立刻推门走了进去,陈钰凡没有跟着,只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她进去的时候发出不小的动静,里头的人几乎是同时转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兰姨见着她,立刻过来拉着她的手,走到病床边上,对着老爷子,道:“老爷子你看,渺渺来了,你再撑着,渺渺妈也快来了。你都还没有跟林甄和好呢!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!老爷子,你记不记得以前住在我们隔壁的老刘啊,你们两个一直攀比了那么多年,你想想他走的时候,所有儿女都在身边,你怎么可以比他可怜呢!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外公奄奄一息的样子,听着兰姨的话,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只会用力的握着外公的手,心里一遍遍的喊着,不要走。

    这时,老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,他的视线落在上方,嘴巴微动了动,兰姨看着立刻扑过去,附在他的嘴边,仔仔细细的听了听。脸上的表情当即变了变。

    林沛然站在后侧,一下挣开林沛凉的手,几步过去,问:“爸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兰姨抿了唇,一只手捂住了嘴巴,回过头,看着林沛然,说;“老爷子在叫林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愣,双手一紧,说:“外公,你看到妈妈了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显然已经听不到他们说话,这时,他的脸上扬起了点点笑容,轻点了一下头,说:“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不要跟妈妈走,不要……”她的声音黯哑,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林贤,神志模糊,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是心满意足的,缓缓闭上了眼睛,旋即便再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……外公……”她轻轻的唤着,握着他的手极紧,看着他睡着的样子,她根本不敢伸手去探他的鼻息。

    倒是身边的兰姨,伸出手,在他的鼻间探了一下,深吸了一口气,站直了身子,回头对林沛然说:“老爷子走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下跪在了地上,低头,将脑袋抵在了老爷子的手背上,无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老爷子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是清醒过来,他握着宋渺渺的手,说:“林甄是我的亲闺女,她发生了什么,我是有感觉的。我知道,我知道她已经不在了,我再也等不到她回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好,幸好这几年,她的身边还有你这样一个贴心的女儿。宋江南那混小子,就知道会给她添堵,哎,我会把我的一切都留给你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然,到了最后,他偏偏再也没有提那句不是亲生女儿的话,宋渺渺再问,他像是没有听到,眯着眼睛,不停的呢喃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病房里变得很安静,只余下轻微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趴在床上,无声哭泣,不知过了多久,林沛然过来一把将她拉了起来,直接拽出了病房,对着她说:“见过最后一面了?滚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病房门口,泪流满面,看着他,在他关门之前,大声道:“我妈妈没了!”

    林沛然顿了一下,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变,很快又变得十分冷漠,眼眶微红,对着宋渺渺说:“那是她自找的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猛地甩上了门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的瞬间,带着一阵风,吹过了宋渺渺的脸,她顺势闭一下眼睛,两颗眼泪落下,她深吸一口气。转而,抬手捂住了脸,低着头,小声哭泣。

    陈钰凡就站在旁边,没有过去,就靠在墙壁上,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记忆里,宋渺渺是个爱笑不爱哭的人,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会掉一滴眼泪。她说过,女人的眼泪是武器,但如果总是哭,就会变得不值钱。

    回想起她最后一次哭着向他表白的样子,明知道是计谋,可他还是心甘情愿的上当了。

    他一时没忍住,一步上前,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