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7章 以后不必了
    宋渺渺心里难受,这个拥抱来的十分及时,她将脸颊埋在他的胸膛上,双手垂在身侧,小声的哭泣着。陈钰凡感觉的出来,她是在克制,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,抬手,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背脊,也不说话,算是一种无声的安慰。

    宋渺渺很快就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,往后退了一步,低着头,说:“给我一张纸巾。”

    陈钰凡将整包纸巾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接过,抽出一张,擦了擦鼻子,又擦了擦眼泪,深吸一口气,抬起头,对着他笑了一下,又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陈钰凡噗嗤一笑,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,最终只是背在了身后,笑了笑,说:“不用,一包纸巾而已,用不着说那么多次谢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便都没了话,气氛变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分手男女,但凡是真正用了情的,不管过去多久,都没有办法再做普通朋友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手指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陈钰凡抿了一下唇,说:“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“不好意思,耽误了你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陈钰凡张了张嘴,最终将所有的语言,化成了一声叹息,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站在一侧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陈钰凡最后看了她一眼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一会,宋渺渺抬了一下眼帘,这一眼,不看还好,一看,便愣住了。她万万想不到,傅竞舟竟然会出现在这里,并且会出现的这样及时。他那样子,看起来不像是刚刚才到,也不知道,来了有多久,看了有多久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转而,又觉得无所谓。侧头,透过病房门上的小窗户,看着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陈钰凡走到傅竞舟跟前的时候,稍稍顿了一下,余光一瞥,这便是宋渺渺当初嫁的男人,之前一直只在财经新闻上听过名字,现下看到真人,突然有些心服口服,但心里仍是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傅竞舟见着他,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,旋即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陈钰凡愣了愣,完全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跟他打招呼。他的嘴角略略抽搐了一下,勉强扯动了嘴角,也跟着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他正欲离开的时候,走到他身侧的瞬间,傅竞舟突然开口,“谢谢你照顾我的女人,不过以后就不必了。她看见你不自在,我看见你,更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陈钰凡刚想说什么,傅竞舟却径直的走向了宋渺渺,完全不在乎,他的回答。他的这句话,不是征求他的同意,而是一种警告,警告他,以后离宋渺渺远一些。

    他立在原地,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。他回头,傅竞舟已然走到宋渺渺的身边,宋渺渺抬头看着他的那双眼睛,是带着光的,那眼睛里的东西,是看别人时候没有的,仿佛看到希望,看到了依靠。

    就好像很久以前,她第一次看到他时的那种眼神,只是那时候,更单纯一些,亮晶晶的,把心思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他想,那时候他该花多大的力气,才能假装无视,从她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他垂了眼帘,低低一笑,然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立在她的面前,也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还挂着眼泪,可怜巴巴,她同他对视了片刻,就转开了视线,吸了吸鼻子,说:“外公走了,就在不久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想让我知道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宋渺渺转过身,里头的人已经开始给外公穿衣服了,过不了多久,外公就会被送回家,办理丧事。她吸了口气,说:“是妈妈把外公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,看着兰姨给外公穿衣服,眼泪再次落了下来。外公永远也不会再醒来了,她又失去了一个亲人,一个疼爱她的亲人。

    她眼眶里充满了泪水,笑了一下,说:“我没去之前,外公还是好好的,偏偏我去了,外公却走了。你说,如果我不去看外公,他是不是就不会走?如果我没有回来,外公是不是就不会气的入院。也许舅舅是对的,我就不该出现,我若是不出现,一切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人老病死是命中注定的事儿,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何必要把这种不相干的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?这样,你就能好受些?”

    她垂了眼帘,眼泪跟着滴落。

    默了一会,她抬手擦了一下眼泪,说;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转身,走向了电梯间。

    傅竞舟跟在她的身后,也不说些安慰人的话,只安安静静的跟在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的门,天空开始下毛毛细雨,天气是越来越冷,而过年的气息也越来越重。为什么,为什么老天爷不让外公过完这个年呢?

    她仰着头,看着灰蒙蒙的天,发了一会呆。

    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我该带着小恬,去见外公最后一面的,外公都还没见过小恬呢。他怎么好就这样走了呢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抬手,手掌摁在了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其实宋渺渺很想很想在这一刻,投入他的怀抱,寻找一丝安慰。她侧过头,看着他,片刻,便不管不顾的转身,伸手抱住了他,脑袋靠在了他的胸膛上,说:“这下子,这世上关心我的人都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啊,便只有你了,如果你再不要我的话,我就真的是无依无靠了。”她抬头,一双红肿的眼睛,定定的看着他,问:“你靠的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一点让你觉得我靠不住了?”

    她的视线上上下下将他瞧了个遍,老老实实地说:“全身上下每一点,都让我觉得靠不住,特别特别的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拿出帕子,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,一点一点的帮她擦掉脸上的眼泪,“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有自信了?以前是谁说的,家里有这样好看的一个妻子,还要出去偷腥,那是没有品味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有资本说这个话,现在没有。现在,我就是让你特别没有品味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他面带着浅笑,淡淡应了一声,竟也没有反驳她的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别开头,抢过了他手里的帕子,擦掉了眼泪和鼻涕,说:“你先走吧,我要去看小恬。还有,我想让小恬去旧金山的日程退后几天,我想带着她去给外公上一支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晚上记得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回家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宋渺渺看着傅竞舟离开,然后去了医院侧门,正好看到医院的人,将林贤送出来,灵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立在角落里,看着他们将老爷子的遗体抬上车,看着林家的人一同上车,看着车子缓缓离去。她一只手紧紧扣着墙壁,心里难受的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宋渺渺待在小恬身边,一直到将近十二点的时候,才想起来白天的时候,傅竞舟让她晚上回家。她一下坐了起来,可一转头,看到外面漆黑的夜色,都这样晚了,他也没有打电话过来,应该不会在家里等她吧?

    她想了想,便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然,没过几秒,她又坐了起来,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她拿起大衣,轻轻的摇了摇睡在小床上的丁婉,小声的说:“我回家一趟,小恬若是醒了,你跟她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丁婉迷迷糊糊的,但也听清了她的话,点了点头,说:“渺渺姐,你去吧,我会照顾好小恬的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渺渺应了一声,穿好大衣,拿了包包,便轻手轻脚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夜已深,医院外面没什么人,连车子都寥寥无几,她运气不好,在门口等了好一会,才等到一辆出租车,送客人过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上了车,报上地址,冲着手心呼了口气,搓了搓,这天气可真够冷的,越来越冷了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行驶,路过市中心的时候,街道上还是一片热闹,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少,海城真是个不夜城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让司机绕了道,去买了两碗小馄饨,还找了家奶茶店,买了两杯热腾腾的奶茶。

    她想着,那么晚了,是该吃夜宵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,宋渺渺付了钱,拿好东西下车,快步进了小区。深夜的小区,异常寂静,她一个人站在电梯里,看着电梯的数字,一层一层的往上跳。

    宋渺渺打了个哈欠,叮的一声,电梯停住,电梯门缓缓打开,她走到门前,翻了翻包,不知怎么,竟找不到钥匙,怎么都找不到,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她找了好几遍,最后,摁下了门铃。她想,若是他在,总不至于被关在门外。

    门铃摁下,四周便陷入寂静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宋渺渺等了一会,又摁了一次,仍是没有反应,一片寂静,她看着自己的脚尖,等了好一会,想着再摁最后一次,再没有人开门的话,她就回医院。

    当她准备摁第三次的时候,刚一抬手,门就开了。大门缓缓打开,可给她开门的,却不是傅竞舟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