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78章 位置
    宋渺渺脸上的笑容,在看到门内人的瞬间,一下僵住,嘴角扯了两下,举在半空的手,显得那么的尴尬。

    手里的馄饨和奶茶都还是热的,捂在手心里,暖烘烘的,可这心,却如这夜晚的天气,冷的彻骨。她放下举着的手,视线往门内看了一眼,问:“傅竞舟不在?”

    “在,不过他现在不方便。”沈悦桐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,那看款式,好像是宋渺渺之前新买的,是还没有穿过的睡衣。

    沈悦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看她呆愣的样子,笑道:“外面很冷,你要是有事儿,就进来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张了张嘴,可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,沈悦桐拨弄了一下头发,道:“不过我想,这种时候,你应该不至于那么没有自知之明吧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要紧的事儿,也等到明天再说。傅竞舟这会,还在温柔乡里呢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脸色微微发白,握着奶茶的手紧了紧,奶茶的杯子都开始变形,片刻,突然发出一丝轻微的响动。奶茶的杯盖,被弹开,奶茶一下子便倾斜出来,洒了她一身。

    她愣了有两三秒,才反应过来,低呼了一声,身上已全是奶茶渍。

    沈悦桐对此不为所动,双臂紧紧夹着,定定的看着她,“你不会真的想进来吧?”她的话语里带着讽刺,笑言:“宋渺渺,你要知道,我和他还是夫妻,夫妻之间,有些事情义务,以你现在的身份,识趣点就立刻离开。不然,你尴尬,我们也会尴尬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闭了闭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直接将手里的东西丢在了地上,抬头看她,说:“当然,你们夫妻两做什么都是你们的义务,但你应该知道这里是我住的地方,你身上穿的是我的睡衣。哪怕我是个不相干的人,你们两个在我的地方行夫妻之事,是不是有点过分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是,如果是个不相干的人,还真是有点过分。但你不是啊,你现在应该算是他的情妇,小三,或者二奶吧。更何况,这个房子不是你的,这里头的每一样东西,包括我身上这件衣服,也不是你的。所以,我们在这里,一时情起,想做点什么,有什么不恶意吗?再说,你想进来,我并没有拒绝,大门一直敞开着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说完,直接将门推开,做了个请的手势,那神态,是来自正宫娘娘的,高高在上。那种气势,宋渺渺曾经也有过,曾经她也曾这样,在她的面前宣誓过主权,高高在上,不将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真是天道好轮回,到底谁能笑到最后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是啊,沈悦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,身为人家的情妇,小三,二奶,是没有主动权的。她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不属于她的,包括这个男人也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傅太太这个位置,谁也撼动不来,除了傅竞舟本人,谁也动不了她的地位。

    宋渺渺扯了一下嘴角,“那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转过了身,紧接着,就听到身后传来砰地一声关门声。

    她不由停住了脚步,门口的路灯,突地熄灭。宋渺渺没动,只深吸一口气,垂在身侧的手,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。

    难受吗?明明知道是没有结果的事儿,也从来没有报过什么希望,但还是会难受的吧。

    他们躺在一张床上,做什么事儿,都是名正言顺的。谁也管不着,也没有资格去管。她很清楚,再清楚不过。以前,她还是傅太太的时候,总是有不少关于傅竞舟的桃色新闻传到她耳朵里,那时候她是什么心态呢?

    好像事不关己,并不放在心上,只当个大度的傅太太,做傅太太该做的事儿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也该一样,她是傅竞舟的情妇,就安安分分做个大度的情妇。

    有什么好生气,有什么好难过的呢。

    宋渺渺低着头,嘿嘿笑了一声,便起步走到电梯前,按下了按键,电梯门很快就开了。

    她出了小区,门口没有往来的车辆,她得走到附近的大街上,才有可能打到车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已经一点多了,路上的车辆明显少了一大半。过来的每一辆出租车都有人,她一个人站在街边,寒风一阵阵的吹过来,吹在脸上,生疼。好像刀片刮过脸颊,又冷又疼。

    就在她冻的手脚发僵,终于有一辆空车过来,她伸手拦下。上了车,却忘记跟司机说地点。

    司机等了一会,才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宋渺渺当即反应过来,微微张了张嘴,却停住,好一会才报上了地址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宋渺渺站在袁湘湘家门口,犹豫了一下,才摁下了门铃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她才隐隐听到门内传来拖鞋趿拉的声,还有袁湘湘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大门打开,袁湘湘穿着穿衣,揉着眼睛,骂人的话还在继续,等看清了人,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又揉了揉眼睛,顿了好一会,喃喃的说:“我不是做梦吧,你怎么大半夜来我家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嗤笑一声,说:“不是做梦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进去,一边道:“我没处可去,就来找你了。不好意思,打扰你休息了,但我实在想不到我还能去找谁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这会身上的瞌睡虫,彻底的消失了,立刻关上了门,打开顶灯,将她上上下下扫了个遍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你这身怎么了?大晚上的,你跟谁吵架,被谁泼咖啡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咖啡,是奶茶。”她纠正,“不是别人泼的,是我自己不小心洒了的。”

    她脱了外套,袁湘湘拉着她进了房间,里头开着暖气,暖烘烘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袁湘湘摸了摸她的手和脸,冷冰冰的,就去给她倒了杯热水,“你这是被人赶出来了,还是什么?话说你这段日子,都在做什么呢?孩子的事儿,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喝了口热水,顿时浑身上下都觉得暖暖的,“还在进行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太心急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这生孩子就是这样,一心一意要的时候,反倒怀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我已经决定人工授精了,傅竞舟也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也好,就不用浪费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捧着杯子,坐在小沙发上,垂着眼帘,一时竟没了话。

    袁湘湘坐在床边,与她面对而坐,静默了片刻,她才开口,询问: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她问的小心翼翼,怀里抱着抱枕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低垂着眼帘,想着刚才与沈悦桐对峙的情景,笑了笑,说;“没发生什么事儿,原本是在医院里陪女儿的,晚上睡不着,就出去走走,买了杯奶茶,结果被个小年轻撞到,洒了一身。原本想回家,可是太远,我又不想跑那么远的路,想来想去,就过来找你了。等摁下门铃,我才想起来,现在三根半夜的,也不该来打扰你的。真是对不起了,遇到我这种坑爹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啧了一声,“你也知道你是坑爹的朋友啊?既然你自己知道,那我也不会怪你,以后你有什么事儿,不管是什么时间,你都可以过来找我,我不生气,也不会觉得烦。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着唇,看着她,杯子里冒出来的热气,温热了她的双眼,视线变得有点模糊。她笑了笑,很快便垂了眼帘,将杯子里的水,一口一口的喝完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从包包里拿出了手机,直接拨了傅竞舟的手机号码,她安静的等,好一会之后,手机接通。她微张嘴,不等她出声,耳边就传来了女人的声音,不是别人,还是沈悦桐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这是想确认一下?我都说他已经睡了,你何必呢?傅竞舟还说你是个很识趣很懂事的人,看起来,现在也不如说的那般懂事。你是什么位置,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她的语气变冷。

    这一句,倒是让宋渺渺清醒过来,让她清醒,自己到底在做什么。宋渺渺一句话也没说,直接挂断了电话,将手机放在了一侧。

    袁湘湘看着她,抿了抿唇,有些犹豫,但还是开了口,“你是从傅竞舟那边过来?你被沈悦桐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我就是想起来,白天他跟我说晚上有事,所以就给他打了电话。真是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她显然,并不想多说。袁湘湘也就不再多问下去,起身去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,递给她,说:“你要是不介意的话,去洗个澡,穿我的衣服。介意的话,那就直接睡吧。很晚了,你看起来也很憔悴,该好好休息休息,你照照镜子,你的眼睛都是肿的。”

    眼睛自然是要肿的,今天白天,她躲在医院的卫生间里哭了很久,等彻底平复了,才去了小恬那儿。

    她放下手里的杯子,接过袁湘湘手里的衣服,站了起来,说:“我怎么会介意,那我先去洗个澡,你先睡吧。在你这儿,我不会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先睡了,明天还得上班。”袁湘湘也不打扰她,见她进了卫生间,就钻进了被窝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