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“不要再白费精力和力气了。”也不要再浪费感情了。

    后头这句话,宋渺渺是在心里说的。

    她略略挣扎了一下,没有挣开,她侧目看了他一眼,原想拿一些话刺他几句,可转而一想,她也没什么立场去讽刺他。无论是过去,还是现在,说到底,还是她亏欠他的比较多一点。

    可从另一方面想,其实她也没什么对不起他的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她也不挣扎,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傅竞舟自然不会松手,只用力一拽,将人拽到了跟前。宋渺渺皱了皱眉,退开一步,“你这样用力,是想要捏碎我的骨头吗?我现在死了亲妈,又死了亲外公,你就不能够体谅我一点?非要逼着我?等过几日,我同小恬一块去旧金山,以后的日子,还不是你想见我就来见我,你不想见我,就可以把我丢在天边,无论如何都不会见到我。来日方长,你又何必只争朝夕?”

    然,傅竞舟依旧不松手,揪着她,几步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夜里,医院里,寥寥几人,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大抵是知道她无处可套,傅竞舟松了手,“为什么生气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生气。”她站在电梯一角,揉着自己的手腕,连自己都没有察觉,这简单五个字里头,每一个字,都藏着她的生气。

    “说清楚,不说清楚,我便做到你说清楚为止。”他双手背在身后,一脸严肃,像个正人君子,却说着混蛋的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说没有生气就是没有生气。”她也硬了脾气,说的坚定。

    傅竞舟侧过头,深深看了她一眼,点了点头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便都没有再吱声。

    电梯到达一楼停住,傅竞舟往出走了一步,停住,转头看了一眼,牢牢钉在电梯一角的宋渺渺,又退了一步,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,没有半分犹豫,半点怜悯,狠拽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医院外头,宋渺渺才开始挣扎,压低声音,“放手,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像是没有听见一般,拽着她径直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明天一早还要带着小恬去外公那里,你听不懂人话吗?傅竞舟,你好歹是个上市集团的总裁,名门世家的子孙,是不是该有点素质,别强人所难啊!”她叽里呱啦的说着,傅竞舟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拉着她的手,一路不停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走到车前,宋渺渺心中恼怒至极,低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,狠狠的,特别用力,里头蕴藏着她的怒,她的火。傅竞舟没动,也没有松手,只由着她咬。似乎,就算是她咬下一块肉来,也由着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气,也不过一时,当口腔里充斥了血腥味,才慢慢的松开了嘴,抬起眼帘,瞧了他一眼。夜色沉沉,路灯幽暗,她不太能看清楚他脸上此时是个什么表情,但大多是没什么表情的。她只感觉到,他握着她的手很紧,无论如何,都没有要松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唇,有些咸涩,吸了口气,缓缓站直了身子,定定看着他。才刚一张嘴,整个人就被抱着转了个圈,紧接着,便被抵在了车前。不等说一个字,就被堵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的吻不深,只浅尝辄止,“气够了没?”

    她不语,只双手揪着他的衣服领子,呆呆的望着他好一会,才缓缓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没有生气,我只是没有心情。”她伸手抚平他衣服的褶皱,又整了整他的衣领,垂了眼帘,说:“天那么冷,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房子你不想住就不住,但总要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。”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,塞在了她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低头,看到要是串上挂着的物件,微微愣了一下,这挂件很眼熟。再一想,竟是她以前家里的钥匙。她再次抬头,眼里满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会愿意回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是她的家啊,她长大的地方,里面有她所有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房子早就被封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前两天银行拍卖,我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抿着唇,嘴唇微颤,手里紧紧握着钥匙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这是还了她一个家。

    “昨天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,可是你没来,我思忖着要用什么方式把这串钥匙交给你,倒是没有想过,会用这种方式把这个交到你的手上。”他握着她的手,说:“要不要现在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他的掌心很热,热气传到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片刻,她挣开了他的手,说:“不了,今天太晚了,我要陪小恬,养足了精神才好,明天去外公家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还是要谢谢你,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做,反正以后,我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语,只淡淡的扯动了一下嘴角,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说:“天气冷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了点头,看了他一眼,便转身往住院部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立在原地,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,才上了车,抽出一根烟,点上。缓缓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回到家的时候,夜已深,沈悦桐已经躺在床上睡了。她今个很早就回来,吃过饭就上了楼,整个人乏的很,洗完澡,就早早的睡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回来时的动静不小,她却睡的很沉,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静止走到床边,伸手一下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,沈悦桐当即惊醒过来,猛地睁开了眼睛,一转头,便看到傅竞舟沉着一张脸,站在床边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对她生气,沈悦桐愣了一下,她身上只穿了薄薄一件睡衣,衣襟敞开着,这被子突然被掀开,让她有些无所适从,并带着羞耻感。

    她立刻坐了起来,扯过被子,遮住自己的身子,拧着眉毛,说:“你干什么?我在睡觉你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她是不是来过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故问。”他的语气里蕴着怒意。

    如此,沈悦桐反倒觉得更有趣,笑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昨天我跟你一起睡到天亮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她懒懒的靠在床背上,似笑而非的看着他,“有可能她来过,看到了什么,就默默的走了。傅竞舟,我们是合法的夫妻,那样的情况下,她默默的离开,是对的。你不是常常夸赞她是个很懂事的女人吗?你夸赞的很对,她确实很懂事,很有自知之明,很晓得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。知道自己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,她当你老婆很懂事,如今当你的情人也非常本分。你该去夸夸她,在这里发什么脾气,我做错什么了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傅竞舟突地伸手揪住了她的衣领,将她整个人从床上给揪了起来,那眼神冷的可怕。

    沈悦桐当即便有些慌了,但还是勉强保持镇定,看着他的眼睛,笑说:“你说,你若是能说出一个我的错,我这便跟她去道歉,让我跪下来都可以,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她扬着下巴,看着他,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,笑说:“我就喜欢看,你看不惯我,又打不死我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侧头,避开了她的手,嘴角突地往上一扬,“只说一句,别碰她,她难过一分,你日后都不会好过。”

    他只说了这么一句,便松开了手,站直了身子,转身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沈悦桐挺直背脊,看着他离开,努力维持着的笑容,一点一点的落了下去。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,房门关上的瞬间,便狠狠一拳砸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嘿嘿的笑了起来,“我有什么错?错的是你们!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,不得善终!永远都不能在一起!”

    傅竞舟下了楼,恰好碰到钟秀君回来。

    母子俩到现在还怄着气,钟秀君瞥了他一眼,没理。

    傅竞舟却还是礼貌的唤了她一声母亲。

    钟秀君从他眼前走过,傅竞舟也没有做任何停留,继续往大门处走。

    钟秀君深吸一口气,抬高声音,道:“儿子,你不要逼我出手。这对你,对宋渺渺,都没有好处,对宋渺渺尤为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理会,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片刻,回应她的,也只是一声清脆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宋渺渺一夜无眠,天蒙蒙亮的时候,她便拿了一套衣服换上,又将长发盘起来,素着一张脸,坐在床边,等着小恬自然醒来。

    丁婉听到动静,迷迷糊糊的醒来,眯起眼睛,见着宋渺渺笔挺的坐在那儿,说:“渺渺姐,你怎么起那么早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轻轻嗯了一声,“还早,你再睡一会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丁婉坐了起来,揉了揉眼睛,大大打了个哈欠,接着光,看到宋渺渺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,整个人显得沉沉的,她知晓她的外公过世。她坐在小床上,看着他,说:“渺渺姐,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她侧过头,看她那瞌睡的样子,笑了笑,说:“回家去吧,今天放你一天假,我带小恬回一趟家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