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85章 出事
    WWW.630BOOK.LA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你妈妈怎么舍得跟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瞪视了他一眼,小恬那明亮亮的眼睛,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,眼底充斥着期望。惹得宋渺渺连一句否定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,似乎是在等她的一个答案。她的视线在他们几个人身上扫了一圈之后,将小恬放到沙发上,扯了一下旁边大大的机器猫毛绒玩具,说:“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,抱了你一路,我这手臂都快要废掉了。”她又点了一下小恬的鼻子,说:“你这孩子,啥时候变成树懒了?自己还不会走路了,以前我要抱你的时候,你还老说自己长大了,不要妈妈抱。”

    她两只小手依旧牢牢圈住宋渺渺的脖子,生怕她会消失似得。

    宋渺渺拍拍她的小手,说:“你这样妈妈很累的,你以前可说过你不会让妈妈觉得累的,你是天底下最听话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小恬看着她,嘟了嘟嘴,虽然心中不愿,但还是松开了手,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。桌子上,是傅竞舟准备好的点心,应该是专门给小恬准备的,花样百出,并且做的都非常可爱。

    可惜小恬此时提不起劲头,歪倒了身子,靠在巨大的机器猫身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也拿她没办法,只坐在她的身边陪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小恬突然像是想通了一样,自己跳下沙发,趴在桌几上吃东西,一边吃一边说:“妈妈,你若是有要紧的事儿,不用在这里陪我,你放心不管去哪里,我都会乖乖听话,不会让你担心。我会在地球的另一边,等着你。妈妈,你一定要早点过来,不然我会很想你。医生都说了,我要保持好的心情,这样病才会好起来,你要是不在我身边,我一定每天都很难过,这样会加重我的病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胡说什么,以后绝对不能说这种话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口气略重,小恬立刻转过头去,专心致志的吃东西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她一眼,也没多说什么,只叫她慢点吃。

    VIP室内就他们四个人,傅竞舟坐回了单人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喝咖啡。

    室内很安静,除了小恬吃东西的声音,再无一丝杂音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机场的工作人员过来告知,再十分钟就可以登记,飞机已经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宋渺渺起身,摸了摸小恬的脑袋,说:“我去上个厕所,你们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恬抿着唇,巴巴的看着她,那模样,简直像是要哭出来,她点了点头,说了声好,声音有点点颤抖,眼眶里头已经开始有眼泪。

    宋渺渺本想说一句她会送她上飞机的,可转念一想,又闭上了嘴巴,只往丁婉的方向瞧了一眼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走出门的那一刻,傅竞舟抬了一下眼帘,放下了端在手里的咖啡杯,然后极其自然的站了起来,对小恬说;“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恬不语,她才不在乎他回不回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正在找厕所,傅竞舟叫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,没理,按照指示往卫生间的方向走,期间还撞倒了一个勤务人员,她说了声抱歉,由此也被傅竞舟给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有挣扎,也没有在跑,只站定,转身面向了他,笑说:“你干什么?我真的是去上厕所,不是逃跑。我说过要送小恬上飞机,就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证件行李,我都已经叫人给你办好了,一会你可以跟小恬一块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现在不准备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小恬的病日渐加重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她仰头对上他的视线,说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小恬已经找到匹配的骨髓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她,只顿了两三秒,眼里的诧异一闪而过,很快就恢复了淡然,若是不仔细,根本就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他说:“那又怎样?她去那边就要手术,你不打算陪着?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眉心微不可察的蹙了蹙,“我很快就会过去陪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到底为什么非要留下来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我的理由,小恬手术我没办法陪在身边,那么就由你陪着,当然前提是,你想要这个女儿。如果你不想要,也可以不理她。反正她现在也不是那么想要自己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转身想去厕所,她现在是真的想上厕所。

    傅竞舟又拽了她一下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你想要认回她的话,需要在她身上下点功夫,起码要她喜欢你,特别喜欢你。这样,她要是知道你是她的亲生爸爸,可能就好接受一点。”她拉开他的手,皱着眉头,说:“你别拦我了,我是真的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立刻冲向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这一次,傅竞舟倒是没再跟过去,而是去了吸烟室。

    宋渺渺刚进卫生间没一会,女厕门口就竖起了维修的牌子。

    VIP这边人不多,十分安静,卫生间的门被轻轻的关上。宋渺渺没在意,她是真的憋了很久。

    片刻,她上完厕所起身,穿好裤子,刚一推开门,便看到外面站着个人,她吓了一大跳,紧接着,不等她反应过来,那人便伸手,一下捂住了她的口鼻。

    对方带着口罩,身形矮小,乍一看以为是个女人,现下才看清,竟是个男人。宋渺渺不停挣扎,反抗,可慢慢的,整个人便没了力气,连眼皮都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她的双脚不停的蹬着,渐渐的,便停止了挣扎,再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过去,宋渺渺还没有回来,机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催了。

    小恬拉了拉傅竞舟的衣袖,问:“妈妈是不是已经走了?”

    丁婉立刻起身,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倒是没说什么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丁婉去卫生间转了一圈,又去附近瞧了瞧,并没有看到宋渺渺的身影。她找了好一会,才回去。

    见她一个人进来,就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小恬一脸失望,但这是失望的脸,只维持了几秒的时间,便又想起了笑容,抱起了机器猫,仰头对着傅竞舟说:“傅三叔叔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起身,蹲在了她的面前,玩了玩她的小辫子,说:“不想跟妈妈一块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乖宝宝,傅三叔叔,咱们走吧。咱们快点到那边,等到了那边我还要给我妈妈打电话呢,不能让她担心了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拽着傅竞舟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好,你真是个乖宝宝,就这么听你妈妈的话。”他说着,起身的时候,顺势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了飞机,丁婉走到傅竞舟的身边,附身在他的耳边说了两句。傅竞舟便起身,跟她走了出门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机舱门口,傅竞舟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丁婉拧着眉毛,小声的说;“傅先生,渺渺姐不可能就这样走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渺渺姐的钱包都在我这边,她没可能自己就这样走的,她手里根本就没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由皱起了眉头,“你全部都找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出去,找了一大圈,没找到人,倒是在卫生间里找到了渺渺姐的发卡。”她从口袋里将发卡拿了出来,递给了他,说:“这是我今天早上帮渺渺接加上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墨色的眸子微微动了动,放在口袋里的手,微微握成了拳,表面上却依旧冷静,伸手将她掌心里的发卡拿了过来,上面还留着宋渺渺的几根发丝,很明显这不是自己拿下来的。

    他将发卡握进了手心里,点了一下头,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丁婉见他这样,还以为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,略有些焦急的说:“傅先生,我觉得……我觉得渺渺姐可能是出事了。而且,而且她自己好像知道自己会出事一样,来之前,跟我嘱咐了很多事儿。感觉……感觉像是交代后事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发卡的手紧了紧,“嗯,我知道了,你先进去,不然小恬就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丁婉看了他一眼,想了想,说:“好,那我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丁婉进去之后,傅竞舟立刻给方斯淼打了电话,将送小恬去旧金山的事儿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随后,又打电话给了季程,季程是傅竞舟另一个私人特助,是替他办一些特殊事情的。

    打完这两个电话,他又回到飞机上,走到小恬的面前,蹲了下来,微笑着摸摸她的头,说:“小恬,你在旧金山等着,我会带着你妈妈过去,从此以后,你们就可以在那边安安稳稳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小恬眨巴着眼睛看着他,有些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。”他回头看了丁婉一眼,说:“你照顾好小恬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会的。”丁婉点了点头,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叫机场的工作人员将整个机场翻了个遍,连宋渺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他又叫人调了录像,录像上竟没有宋渺渺半个影子,很明显,这摄像是被人动作手脚了。

    想来那帮人是早就预谋好了的。

    傅竞舟坐在车子后座,面色凝重,季程从机场出来,将情况跟他汇报了一遍,随即问道:“宋渺渺有什么仇家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拧了眉,她的仇家何其多,自上次那件事之后,与宋家有过节的,每一个他都放了眼线,若是有异动,他必然知道,除非是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