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86章 暴露本性
    车子飞快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。

    傅竞舟侧目看着窗外,稍纵即逝的风景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车内的气氛,沉闷的厉害,季程透过车前镜,时不时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默了好一会,问:“你有什么计划?如果是他手底下的人,这人估计是很难救,即便是找周肃这一脉,都未必会给情面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沉默不语,只定定的看着窗外,似乎没有听到他讲话。

    季程想了想,略有些犹豫,但还是开了口,说:“其实这件事,你没有必要搀和进去,这对你没有好处,我想他暂时不会对宋渺渺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的视线转了过来,眸色微沉,只一眼,便叫人不寒而栗,“他若是那么心慈,宋家也不至于会搞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宋怀鲁自己找的么,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不等季程把话说完,他便拧了眉头,厉声打断,“宋怀鲁已经死了,这些事情跟宋渺渺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季程闭了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傅竞舟似是已经有所决定,说:“我现在不需要你跟他们去协商什么,你知道帮我把宋渺渺现在在什么地方的具体位置给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季程跟着傅竞舟也有些年头了,他只要一个动作,一个表情,他大抵就能猜到他想要什么,“这事儿就交给我吧,我会把人安全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可是,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,其他不用多说。”

    季程微微皱了皱眉,“我得提醒你一句,这里头若是有顾青岩参与到的话,你出面,情况会更复杂。而据我所知,他手底下专用的组织是神鹰,神鹰里的二少爷同顾青岩是极好的兄弟。如果这件事是交给神鹰的二少爷的话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顾青岩这些年在你背后搞了不少小动作,其实连宋渺渺跟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说这些。季程,你以前可不是那么多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季程说:“这次事态不同,我怕你一时冲昏头脑,不够理智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摸着手腕上的表,神情严肃,“我现在很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为了一个女人,让自己身处险境,并且还坏了关系,这样就是不理智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沉了脸,“你话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季程知道不能再说,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我觉得你还是想清楚的好,我是站在兄弟的立场提醒你。当然,我不会左右你的决定,你若是不改主意,我还是会支持你去做,并尽量减少对你的伤害。但如果可以,我觉得我们还是想想其他法子,绕个弯子去救人,想一个既不会伤害到自己,还可以把人救出来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相信,他们暂时不会对宋渺渺怎么样,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不用那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突然嗤笑了一声,目光如鹰,瞧的人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季程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,跟了他这么些年,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他这样强烈的敌意,似乎他再往下说一句,他就会一拳头招呼过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句话也没说,季程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,终了只专心致志的开车,目视前方,什么也不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傅竞舟回到家,在房间门口碰上了傅沅,他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见着他回来,便收了手机,走过去,问:“你把渺渺送走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只自顾自的推开门,准备回房间。

    傅沅一把拽住了他的手,“她答应了会陪我一块出戏慈善晚宴,你是不是强迫她了?小恬也出院了,你把她们母女送到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今天的气压很低,他一句话也不想说,只用力的挣开,并深深看了他一眼,继续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,她名义上可还是我的妻子,明天的慈善晚宴那么多记者朋友,到时候他们若是问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叔你连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吗?还是说你想直接跟媒体说,我勾搭小婶,所以你才一个人出席这样的宴会?”

    傅竞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脱了大衣和西服,用力的扯了一下领带,转过身,面对他,目光如炬,直直的看着他。傅竞舟难得这样气场全开,他通常都知道收敛,不管什么场合,看起来都温温润润的,不会像现在这般凌厉。

    傅沅停顿了一下,转而笑了笑,说:“怎么会,这样的家丑,我自然不会外扬。到底我也是傅家的人,我不会希望傅家因此而蒙羞,更何况要真是说出来,我脸上还挂不住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弯身坐在了沙发上,拿起桌几上的烟盒,抽了一根点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,缓缓吐出,眯起了眼睛,翘起二郎腿,微养着下巴,就这么望着他,说;“我以为你不会介意,毕竟当初你跟她结婚的时候,就已经料到了我会跟她有一腿。我若是不跟她有什么关系,小叔怕是要着急了吧?”

    此时的傅竞舟充满了攻击性,并且有一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架势,即便现在两人闹到老爷子那里,他怕是也不会害怕,更不会退缩。

    他又抽了一口,仰头往上吐了一口烟圈,“上次的事儿,我还没有找你算账,我知道你想夺权,我也由着你,把你想要的无条件都让给你。可老爷子就是不想器重你,与我有什么关系?原本之前的事儿,我也不想追究,可现在看来,有些账,我得一笔笔的跟你算清楚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便等着,上次宋渺渺身上受了多少伤,以后在你身上会百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沈悦桐正好回来,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她冷哼了一声,说:“还真是不把我这个正室放在眼里,在我的房间里,宣誓起主权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进去,余光暗暗的瞥了傅沅一眼,将包包重重的放在了柜子上,说:“我警告你们,要争风吃醋去外面,别让我瞧见,若是让我不高兴了,我现在可是什么都做到出来。把你们傅家搅和的鸡犬不宁,也别怪我,毕竟是某些人出轨在先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动声色,低垂着眼帘,目光落在烟头积起的烟灰上,轻轻一弹,那一截,便落在了毛毯上,零星还沾染在了他的西裤上。

    还伴随着他低低沉沉的声音,“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说,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对她们母女做过的事儿。你怎么对我,利用你爸的职权故意来刁难我,怎么样都无所谓,就算你把傅家搅和的鸡犬不宁,我也无所谓。但如果你把目标放在她们母女身上的任何一个,我倒是有办法让你家家道中落,不信你倒是可以试试看,我只是说说,还是真有这样实力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语调不高,说话的姿态就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有多好,心情有多灿烂。

    沈悦桐背脊一僵,咬了咬牙,侧头狠狠剜了他一眼,“你这个畜生人渣,是你辜负了我,你竟然还敢威胁我!”

    “是,我辜负了你,所以你叫你爸爸做的那些事儿,我都一一应承下来,一句话也没说。就算你现在让你小叔把我关进监狱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你伤害我可以,我绝对不会还手。宋渺渺没有对不起你任何,就是要报复,你也不该报复她”

    沈悦桐气的后槽牙都要咬碎了,她几步上去,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,“你越是要这样护着她,我就越是不会放过她!我倒要看看,你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本事,连我爸都要害!”

    她打的极重,傅竞舟本就皮肤白皙,脸颊登时就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他用舌头顶了一下腮帮子,将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内,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说:“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往内卧走去。

    沈悦桐立在原地,气的整个人都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傅沅站在那儿,略有些尴尬,只看了一眼傅竞舟的背影,微皱了眉头,不知道这人是吃错了什么药,今天的戾气特别的重。这是,暴露本性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钟秀君正在书房里清点明天要拍卖的物品,安排顺序,还有起拍价格。分别要进行编号,还要写明来历和价值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,她便放下手头上的事儿,寻着声音找了过去。走到楼梯口,正好碰着老爷子上来,她似是想到了什么,说:“爸,我厨房里放了明天要拍卖的物件,价格不菲,您先帮我去看着点,小三儿那边可能有事儿,我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我看最近这两夫妻之间就怪怪的,是不是又因为宋渺渺的事儿?对了,小恬的病怎么着了?”

    “我先过去瞧瞧,一会再同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,去吧去吧。”老爷子摆摆手,钟秀君便匆匆过去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进了书房,宽大的书桌上一样一样放着明天要拍卖的东西,什么都有,有成套的钻石首饰,还有古董,书画什么的。老爷子扫了一圈,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一串蓝宝石项链上,那项链的款式看起来很是眼熟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将项链拿了起来,细细看了看,不知是看到了什么,登时脸色大变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