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87章 吃饱才有力气
    ,!

    老爷子拿着项链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将项链紧紧攥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钟秀君走到傅竞舟他们的房门口,正预备推门进去的时候,沈悦桐一把拽开了房门,气冲冲的出来。钟秀君吓了一跳,沈悦桐看了她一眼,冷哼了一声,便侧过身,从她身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悦桐。”钟秀君叫了她一声,她却头也不回的径直的往楼梯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钟秀君也没有追上去,最近这沈悦桐的脾气很大,她便也没有似以前一样,同她关系那般热络。

    她推开房门,柜子上的东西全部被扫落在地上,碎了两个花瓶。

    傅竞舟像个没事人似得站在衣柜前拿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钟秀君说:“又怎么了?不能好好的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?”钟秀君冷然一笑,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确实没事,是我不该管你的事。你现在大了,翅膀也硬了,有没有我这个妈妈,都是无所谓了。我不管,我什么也不管,我就看着你作,看着你以后怎么后悔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垂着眼帘,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,甚至是有点冷漠。

    钟秀君觉出不对,略略犹豫了一下,还是上前一步,多嘴一问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时间不早了,我要洗澡休息了。明天慈善晚宴的事儿,您一定很忙,你不用管我,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不听,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,定定的看着他,说:“小恬已经找到匹配的骨髓,你不该是这个样子,一定发生了什么事,你说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倒是没有回避闪躲,说:“我自己可以解决,就算告诉您了,您也未必能够帮我,所以没必要说,我也不会说。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跟宋渺渺有关系吧?”钟秀君说这句话的时候,几乎是用笃定的口吻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理,而是径直的走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钟秀君直觉没有好事,再次一步走到他的面前,“不管是什么事,我不准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他仍然没有理会,甚至没有看她一眼,侧过身子从她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钟秀君猛一转身,傅竞舟已经把门关上,她才刚刚张嘴,一句话便卡在了喉咙里,不上不大,只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这紧闭的房门。

    她大概顿了两三秒的时间,就开始拍门,“你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拍了半天的门,自然是不会有人给她来开门,没一会里面就传来了水声。钟秀君举着的手顿在那里,半晌,还是泄气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脾气有多执拗,她整个当妈的自然是最清楚的,他现在的状态,怕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,并且是不顾后果,就算是有十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钟秀君拧着眉头,深吸了一口气,也不再多说什么,现在不管她说什么,也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钟秀君回到书房,她清点了一下明天要拍卖的物品,对了一下,竟然少了一条项链。

    她找了一圈,怎么都没有找到。正要烦呢,突然想到,刚才她出去的时候,碰到老爷子,可回来的时候,老爷子却不在书房里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就去敲开了老爷子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神色略有点沉,他看了她一眼,转身进去坐在了红木沙发上,而跟前的桌几上就放着那条她少了的项链。老爷子拿下叼在嘴里的烟斗,并在扶手上敲了敲,倒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钟秀君见着项链,先是愣了一下,暗暗的看了老爷子一眼,心说这项链一定是有什么不同。她走过去,弯身坐在了一侧的单人红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老爷子问:“小三儿怎么了?又跟悦桐闹矛盾了?”

    钟秀君浅浅一笑,说:“这小两口闹个矛盾,再正常不过的事儿,越吵这感情就越好。您不用担心他们,他们的关系好着呢。您也知道,小三儿是个稳重懂事的孩子,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他心里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他也就十八岁那年年轻,做错了一件事儿。但那之后,他就特别懂事了,这人啊,必须要经历些事情,才能真正的成长。小三儿这些年怎么样,我想您也是看在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勾唇一笑,深深吸了一口烟,缓缓吐出烟圈来,笑眯眯的,说:“小三儿最幸运的是有你这么个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小三儿自己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其实你知不知道,小三儿其实远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和,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听话懂事。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钟秀君顿了顿,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老爷子又敲了敲烟斗,说:“不过这样的性子,我倒是挺喜欢的,这样的人才是能够做大事儿的。你这个儿子教育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一愣,原本想好的话,卡在嘴里,然后被自己跟咽了下去,只浅浅的笑了笑,抬手弄了一下耳边的头发,笑容温婉中带着一丝自傲,“哪里,是傅家的氛围好,您的儿子一个个都这样有出息,下面孙子辈的自然也不能落后,您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老爷子抿唇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房间里便陷入了沉寂,老爷子没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钟秀君盯着桌几上的那串项链,脑子飞速的运转着,想着要怎么说,又要怎么开口问,这老爷子拿这项链是要做什么,还是说这项链对老爷子来说有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老爷子的老烟嗓咳嗽了一声,说:“这项链是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以东陵集团二少奶奶的名义捐赠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眯了眼睛,“东陵集团的二少奶奶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她想了想,犹豫了数秒,还是问出了口,“这项链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,你去我书房的柜子里瞧瞧,拿个同等价格的物件,这项链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脸上的笑容僵住,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,片刻,便用笑容来打破了现下的这种尴尬,她抿了一下唇,说:“爸爸,慈善拍卖这个不是这么来的,东陵集团给出这个项链,这就代表着是以东陵集团二少奶奶的名义捐赠的。如果您想要,怕是要在拍卖会上拍下来才行。不然,不然我真是没有办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慈善机构是我成立的,但我也不是一家之言,而且现在机构做的那么大,也不全是我一个人能够做主的了。希望爸爸您能够体谅我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,只慢悠悠的吸着烟,缓缓的,一口又一口,烟圈一个个往外吐。

    沉默数秒,老爷子开口,“就没有别的法子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法子,我现在就不会这样说了,爸爸您要的东西,我什么时候没有满足过您?”

    钟秀君低垂着眼帘,面带浅笑,就那么坐着,等待着老爷子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双手紧紧交握,一颗心提到嗓子眼,竟然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老爷子才摆了摆手,说:“我会亲自同东陵集团的人说,你便去我那儿取一点比这个价值更高的物件,以他们的名义进行拍卖,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是我的好儿媳妇,我自然是不会做让你为难的事儿。你去吧,这件事我会处理好。不要再多说,我也累了,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刚要开口,老爷子后面那句话就放了下来,她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终了,还是出去了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房间内只余下老爷子一人,他伸手将项链拿在手里,这项链的款式已经有些过时,但宝石的品质确实极上乘的,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条这样的项链。

    这条项链突然就这样出现,是不是表示着那个人回来了?

    他将项链放回了桌几上,又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,等了一会,电话接通,他说;“你帮我查查何久林是不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感觉自己昏迷了很久,直到一盆冰水从头顶浇灌而下,直接将她弄醒。

    她低呼一声,猛地抬起头,一睁眼,周围都是黑漆漆的,只她的头顶,有一个小小的窗口,洒下一束光,她眯着眼睛,往四周看了一圈,这是个密闭的空间。

    周围放着一些刑具,看起来像古时候那种刑房,专门用来严刑拷打囚犯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整个人被困在架子上,眼前是一个精瘦的男人,裸着上半身,身上的纹身,多的简直像是穿了一件衣服,眼神很凶,将木桶放在了一旁,然后开始整齐里桌台上的用具。叮铃哐啷的,听起来十分渗人。

    真是想不到,现在这个世道,竟然还有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男人,心砰砰乱跳,脸上虽看起来平静,但心里还是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连死都死不挺快,那些个刑具,看起来都很吓人,一定很痛,而她最怕痛了。

    那人将刑具摆好,便去铁门口,拿了饭盒,然后走到她的跟前,将一勺子饭喂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闭着嘴巴,瞪视着他。

    他冷冷开口,“吃饭,吃饱了才有力气承受痛苦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