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88章 千万不要太天真
    “吃饭,吃饱了才有力气承受痛苦。”

    男人直接把铁制的调羹狠狠塞进了她的嘴里,那种感觉,简直像是要把她的牙齿生生扳下来似得,极疼。宋渺渺的眼眶当即便红了,她猛的侧过头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颚,将她的脸转过来,强行把调羹塞了进去,调羹是塞进去了,可饭却掉了大半。宋渺渺知道,这人并不是诚心了想要喂她吃饭,让她吃饱,他是要让她知道,有时候吃饭,也是一种痛苦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宋渺渺只感觉到吃下去的饭,混合着自己的鲜血。

    等一碗饭下去,她都感觉自己的牙齿开始变得松动。

    宋渺渺吞下嘴里最后一口饭,那男人将碗放下,看着她,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舔了舔嘴唇,哑着嗓子,问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句台词,你先留着,问你该问的人。”他说完这句话就出去了,铁门关上的声音极其响亮,震得人耳朵生疼。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口腔都是一阵阵的疼,而现在不过是个开始,也不知道这些人要怎么折磨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四肢仍是无力的,只脑子十分的清醒。她抬头看着顶上四四方方的小窗户,那感觉好像自己掉进了地狱,永远都出不去了。她料到一定会有这么一天,但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,并且是在这种情况下,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有想过自己可以逃得过,她的父母都逃不过,她又怎么可能逃得了。

    大抵是因为她去了机场,人家以为她要潜逃,就在她逃跑之前,把她给生擒了回来。

    所幸有这样一个小小的窗户,让她能够感知白天和黑夜。

    当天开始慢慢变暗的时候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听着来的人还不少。宋渺渺一颗心不自觉的提了起来,缓缓抬起头,一双眼睛直直盯着铁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渐近,宋渺渺的心跳随之加快,当脚步声到大门口,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要炸掉一样,手脚开始发凉,整个人像是吞了一块冰一样,从里冷到外,额头甚至还出了不少冷汗。

    哗啦啦一声,是铁链解开的声音,在这样的空间里,显得尤为刺耳,宋渺渺整个人不自觉的抖了抖,紧接着铁门被推开,一下进来四五个人,其中还有一个穿的极少的女人,长得十分妖娆,整个几乎是挂在站在中间那个男人的身上。以此人的气质来看,应该是个老大。

    不过年纪很轻,左不过三十左右的样子。穿的倒是人五人六的,这一番打扮,像是来见高级领导人。

    旁边的手下先一步过来,帮他放好了椅子,还用袖子擦了擦根本就不脏的坐垫,狗腿的叫人恶心。

    男人坐了下来,黑沉沉的眸子,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然后低头玩自己食指上的戒指,说:“怎么样?你是准备自己说出来,还是让我逼你说出来?”

    宋渺渺吞了口口水,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说了,所有东西都在你那儿,宋怀鲁他们怕他乱来,而你这个妹妹一贯聪明,所以但凡是重要的事儿,都是交给你办。当然,你也不用怪你的哥哥,也只管放心,如果你承受不住死了,或者令我失去耐心,我会把你哥哥一并抓回来。我才不管,你们谁是亲生,谁不是亲生的。都是宋家出来的人,只要我没有拿到我想要的东西,我便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后面有人给你撑腰,就算你想跑到国外去,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把你弄回来。”他笑眯眯,抬起头,对上宋渺渺的目光,“所以,你现在是想跟我说点实话,还是想继续装傻?我这人不喜欢打女人,在我眼里,女人该是用来宠着的。所以,你就不要让我破戒了,说出去会被人笑,这样我就更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,一旦生起气来,就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,而且一定是你想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人不自觉的发抖,紧紧抿着唇,大约是太过用力,她的唇色泛白,嘴角竟还有点点血丝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样对视半晌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抬手看了一下腕表,“嗯,已经浪费我三分钟的时间了,你不打算说?”

    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“你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自然是知道,她若是真的痛快的说出来,就真的没命走出这里了。如果他们有人性,那人肯放过他们,她的父母也不会有这种下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。”他笑,“在这里,你就别跟我玩什么把戏。宋渺渺,你没有胜算,你以为我很有耐心,在这里陪着你玩?”

    宋渺渺哼笑了一声,吸了吸鼻子,说:“我确实没有胜算,我也早就知道肯定会被你们抓到这种地方来。所以,来之前,我就已经做好所有的准备。我要是死了,你效忠的那位,怕是也不会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挑了下眉,可神色却没有半分变化,与她对视数秒,便哈哈笑了起来,抬手一掌拍在了身侧女人的臀部上。那女人怪叫了一声,紧接着便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,整个人扭啊扭,粉拳在男人的胸膛上捶了一下,“厉哥,你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理会她,只兀自站了起来,几步走到宋渺渺的跟前,双手抱臂,眯着眼睛,笑道:“我知道傅竞舟在保你,但你觉得他保得了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他来保我,他也不会保我。”

    男人嘴角一扬,“他若是不想保你,就不会想暗中安排你离开海城了。”他又往前走了一步,两人的距离变得近了一些,宋渺渺能看到他眼底的笑,他刻意压低声音,像是同她说悄悄话似得,轻轻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还有个女儿,准备去旧金山做骨髓移手术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不由瞠目,她很想让自己镇定,在这种情况下,她必须要镇定,做到不自乱正脚,才不至于被对手牵着鼻子走。可是提到小恬,她很难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!”她的声音不由尖锐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眼里越跃起了一丝戏谑,笑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咬着牙,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。男人的笑意更浓,再次凑了过去,两人的鼻尖只差一厘米的距离。他笑说:“你女儿能不能好,需要看你这个妈妈做事给不给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便往后退了一步,“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,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问你一次,你若是再不配合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正要走的时候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回过头,看向宋渺渺,说:“有件事,我得提醒你,不要寄希望于傅竞舟,你要知道,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傅家的人,你觉得他会帮你?而不顾傅家人的利益吗?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太天真,不然,就会害了你自己,还有你那可怜的女儿。”放下这句话,他便带着一行人,走了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还嘱咐人要好好对待她,还叫人把她从架子上放了下来,等明天再绑起来也不迟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个人坐在角落,整个人都乱了。

    只要关乎到小恬的安危,她的脑子就不能冷静的思考。她不知道,现在小恬是个什么情况,是否安全到了旧金山,还是已经被人拦截,让这群人给抓去了。

    小恬的病不能再拖了,再这么拖下去,就没有手术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她紧紧抱着自己的腿,整个人缩成一团,将脑袋埋在臂弯里。

    两只手紧紧掐着膝盖,在心里不停的挣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厉越进了电梯,出了地下室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的助手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,说:“是顾青岩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,对手便适时的将手机放下了他的手心里,语气里满是笑意,说:“顾哥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从英国回来,还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儿,我自然要来慰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可真是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她之前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厉越啧了一声,说:“你不会是想到我这里来要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当然不是,你们把人抓走自然有你们的道理,我不会过问,这是规矩。只不过我收到消息,傅家小三少爷可能要亲自过去找人,所以……你应该知道我跟傅家小三少爷不对付,我就想借个机会,好好的整弄他一番,不知道就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很为难啊。傅家小三少爷我可是不敢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若是坏了你们的事儿呢?也不能乱动?”

    厉越沉吟了数秒,推开门进了酒吧,坐在吧台上,打了个响指,小厮便送上了一杯已经调好的酒,颜色绚丽,如这热闹非凡又糜烂的酒吧夜店。

    “这个,说不定可以。但这事儿,我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受到牵连,你在哪儿,我现在过来找你,我便好好的同你说说我的计划。保准有趣的很。”

    厉越抿了口酒,报上了地址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,两人便一同坐在包间内喝酒。

    顾青岩将他的计划简单明了的说了一边,厉越挑眉,笑说:“你究竟跟人什么过节?要这样不希望人好过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