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0章 游戏(1)
    “你究竟跟人有什么过节?就那么不希望他好过。”

    厉越一只手轻抚摸着坐在他身侧女人的大腿,“不会是像外头传的,为了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顾青岩拿着酒杯,但笑不语,歪着头看着下面舞池中间跳着艳舞的女人,脑海里那个身影,早就已经模糊的辨不清样子了,可当那人从教学楼上跳下来的那一瞬间的感觉,他仍然是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心痛,痛到像是要死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会真是因为女人吧?这么些年,我看你身边嫌少有女人在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喝下杯中的酒,与他碰了一下杯,说:“你就不要再揭人痛处了,好不?”

    “行,你是我哥,你说什么我都听着。”厉越笑着靠了过去,捏了捏他的肩膀,在他耳侧轻声说:“听经理说,前两天来了一批新货,你要不要看看,挑一挑,说不定能挑出个像样的。衬你心意的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摆摆手,将空了的酒杯放在了桌案上,说:“没兴趣,我再坐一会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样下去会出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厉越摸摸下巴,眯起了眼睛,笑的那叫一个奸诈,挑了挑眉,说:“很多男人就因为这样……连性取向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话,他刻意压低声音来说,旋即牢牢扣住顾青岩的手腕,“就看一看呗,看了也不会少一块肉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在看吗?”他扬了扬眉毛,视线落在下面的舞池里,说:“那个是新来的吧?以前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厉越闻言,转头看了过去,是个短头发的女人,身材极好,舞也跳的很棒。这里是他的场子,连他都没有见过。他啧啧了两声,说:“还真是没见过,难道是新来的?你有兴趣?有兴趣,我让人叫上来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的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打着膝盖,沉默着,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。

    他不拒绝,也就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厉越拍了一下身边女人的腿,说:“去跟经理说一声,让现在跳舞的那个女人上来。”

    女人依言,扭动着腰肢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时,就看到经理亲自上去将那个女人请了下来,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包间的门才被人推开,经理先进去,那个短发女人,随后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刚才远远的看的并不太清楚,现在人在跟前,倒是看的清清楚楚,原以为该是个妖娆贱货,没想到眼前这一张脸,即便是化了稍浓艳的妆容,却也遮掩不住她本身五官的那种清淡感。

    她应该是个良家女子,照理说,就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女人的目光在他们的面上扫了一圈,倒是没有丝毫胆怯的意思,只问:“你们谁找我?”

    经理说:“厉二少,这不是咱们场子的人,她是客人,一时感兴趣,才上去跳的舞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到底找我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厉越不说话,只微笑着侧头看向了顾青岩,等待着他的下一步。

    顾青岩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,重新拿了个杯子,倒上酒,移了过去,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:“请你喝酒,赏脸吗?”

    对方直勾勾的看着他数秒,随即走过来,拿起酒杯一饮而尽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厉越说:“要不要坐下来一块玩会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有约要先走一步,如果有机会再碰到的话,就坐下来一起玩。今天谢你们的酒。”她倒是十分礼貌,说完之后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经理瞧了一眼厉越的眼神,正想去拦人的时候,顾青岩摆了下手,意思是算了。

    女人出了包间,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正好一群人上来,与其中一个女孩子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的都比较急,撞的极疼,对方一抬头,正想要骂人,突然就停住,露出一个笑容,“袁湘湘医生!”

    袁湘湘的眼皮猛地跳了两下,脸上的表情都缓和不过来,对方已经拉着她热络的聊了起来,“哎,你们医生也喜欢来这种地方吗?我还以为医生都是白衣天使,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讽刺,她抿唇笑了一下,说:“娱乐场所,不分人群,你这样说倒是歧视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听出来她话里的意思,立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,说:“抱歉抱歉,我这张嘴就是不会说话,袁医生你不要生气。那什么,要不你来跟我朋友们一块喝一杯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她很热情,但袁湘湘并不感兴趣,她摆摆手,说:“不了,我还有约快来不及了,我不耽误你。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再说什么,她便急匆匆的下了楼,去吧台取了自己的衣服和包包就离开了夜店。

    外头很冷,冷风将她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,索性头发短,她也懒得去整理,就由着它乱就乱了。

    她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紧紧夹着手臂,走在街头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咖啡店的时候,她就推门进去,要了一杯卡布奇诺,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坐下不久,正玩着手机,眼前一个虚影晃动了一下,紧接着耳边传来拉开椅子的声音,她抬起头,一个男人便坐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先是顿了顿,旋即眉梢一挑,心里头颤了颤,心想着她是干了什么,竟能招惹道上的人。眼前的人不是别人,正在是夜店里,请她喝酒的其中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离开之后不久,顾青岩也跟着离开了,车子开到这边的时候,正好看到她进了咖啡厅,他想了想,就叫人在街边停了车,有点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顾青岩笑,说:“第二次见面,可以一起玩了?”

    袁湘湘耸了耸肩,说:“但这里也没什么可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坐着聊聊天也行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珠子转了转,犹豫了一下,终了什么也没说,只低头喝咖啡。

    顾青岩只要了清水,他说:“大晚上喝咖啡不准备睡觉了?”

    “咖啡对我没什么作用,我晚上睡觉主要依靠药物,所以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常常吃药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了他一眼,干干一笑,说:“谢谢提醒,我会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倒是问的直白。

    袁湘湘吞下嘴里的咖啡,笑了笑,说:“如果我们还能够第三次见面,我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靠在椅背上,一只手抓了抓额头,说:“你的套路还挺多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套路,怎么套得了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不耐烦?”

    “怕啊,如果你威胁我,我肯定二话不说立刻告诉你。”她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诚实。”

    她耸耸肩,“我思来想去,也没做什么事儿,惹到过你。你应该不会随随便便打人,我自然是要诚实点,免得你照着机会打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闻言,哈哈笑了起来,身子往前微微一倾,一只手抵着下巴,看着她,说:“但你知不知道,我这样的人,就算没有理由,我也可以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挨打了,想逃也逃不掉,是吧?”

    顾青岩但笑不语,眼睛眯起来,那笑容让人肝颤。

    之后,顾青岩送她回了家,袁湘湘回到家,洗完澡坐在床上,就开始有点害怕。白天她是个乖乖女,是医院的好医生,这晚上很多时候她都爱干点叛逆的事儿,从小到大她也没干过什么叛逆的事儿,一直规规矩矩的,就是因为太规矩,内心压抑的很,喜欢的人也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所以她其实特讨厌这样的自己,想着叛逆一回,这才头一回,就惹到了不该惹的类群。

    可她又有点期待,这人生是不是可以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整夜,宋渺渺没有合眼,她盯着那一方小小的窗户,看着那小小的一块天空,从黑夜慢慢的变成白天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不知过了多久,铁门突然拉开,她整个人不由耸了一下,不自觉的往墙角缩了缩。随即进来两个男人,分别手上拿着一块黑色的布条和绳子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,宋渺渺几乎都反抗不了,就被他们拎了起来,双手被绑在身后,然后蒙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挣扎了一下,问:“你们要带我去哪儿?你们要做什么!时间还没到!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说话,只拿了布条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说:“不如直接弄晕算了,免得有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说完,不等宋渺渺反抗,只觉颈部一阵刺痛,没一会,人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末,慈善晚宴如期举行,这次的慈善眼请了不少明星,场馆的外面铺了很长的红地毯,按照排位一个个进场,媒体记者也来了不少。

    下午两三点的时候,场外就围了不少人,有记者,也有明星的粉丝团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到了旁晚五点,嘉宾开始一个个走红毯经常。

    钟秀君忙的焦头烂额,一边要安排,一边还要去招待贵宾。幸好有沈悦桐在一旁帮着,她还稍微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抽着空的时候,沈悦桐说:“傅竞舟今晚不能来参加晚宴了,他好像准备要去缅甸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