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1章:游戏(2)
    “他今天好像要准备飞缅甸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低头弄着自己精心修剪过的指甲,漫不经心的说。

    钟秀君斜了她一眼,说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妈,你就不好奇,他去缅甸做什么吗?那么乱的地方,那边也没有咱们的产业,他过去干嘛?”

    钟秀君知道她话里有话,自然不会无缘无故跟她说这个,她现在烦的很,自是没空跟她这样打哑谜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笑,侧过头,将目光落在钟秀君的身上,笑说:“妈,您就不怕他去了那边出什么事儿吗?昨天我听小叔说联系不到宋渺渺。你想啊,宋渺渺不出现,傅竞舟无端端的要去缅甸,您说这两者之间,说它没有关系,都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如就直接跟我说,你认为傅竞舟这次去缅甸就是因为宋渺渺。悦桐,以后你在我这边讲话,不需要那么费力,有话便直说,我还是那句话,在你和宋渺渺之间,我向来都是站在你这边的。所以有什么你便说什么,用不着拐着弯来讲。”

    她刚一说完,便有贵宾过来,钟秀君立刻扬起了标准的笑容,转头过去笑着招呼寒暄了两句。

    沈悦桐自然也跟着笑,她的业务能力还是非常强的,算是个标准的职场女性。

    等人走开,钟秀君才看向她,说:“你知道什么,便都告诉我,一字不落,越详细越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,沈悦桐便将自己知道的,挑着重要的告诉了钟秀君。

    钟秀君听完之后就有些坐不住,可偏偏就是这种时候,她不可能放着慈善晚宴不管去拦截傅竞舟。

    想来,傅竞舟选择今天这个时间的飞机,大概也是不想有人阻挠他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极难看,连笑都笑不出来,她就这样一个儿子,明知道危险还要去那种地方,也不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,她这个当娘的怎么能够放得下心。

    站了一会,她便转身提着裙子准备离开,刚走了几步,又转身回来,对沈悦桐说:“场子你照看好,我要离开一个小时,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看了她一眼,随后便转身。

    刚一转身就碰见了大姐钟秀惠和姐夫陆世亨。

    钟秀惠见她神色匆忙,便问:“怎么了?这是准备走?”

    钟秀君见着他们,视线在陆世亨的身上停留了一秒,然后礼貌的叫了一声大姐姐夫,握住了钟秀惠的手,说:“我有点事儿必须要离开一个小时,大姐你知晓慈善晚宴的整个过程,你可不可以帮我照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钟秀惠见她很着急的样子,拜年也没多问什么,拍怕她的手背,说:“你去吧,这边你只管放心,有我在不会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随即,钟秀君便提着裙子匆匆的往出走,并给司机打了电话,一到会场大门口,车子就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坐在候机室里,准备上机之前,接到两个电话。第一个是方斯淼打来的,说一切进行顺利,小恬非常安全。第二个是沈悦桐,说是钟秀君出了车祸,要他立刻赶回去。

    他只应了一句,并没有说太多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季程坐在他的身侧,侧目看了他一眼,想了想,还是开了口,“伯母出车祸了,你做儿子的必须要过去看看。缅甸那边我先过去探探虚实,有什么情况我都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飞机马上准备好了,我按时登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季程说完,傅竞舟就转过头看向他,说:“你放心,我妈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事没事出了车祸,你当该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要是过去了,怕是就没有机会再去缅甸了。”

    季程小声的说:“不去也是好的,明知道人家故意挖了陷阱,还要过去,这不是傻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自己决定,总归不要后悔就行。别像我似得,以为没事,结果连老妈最后一面都没见上。”季程轻微的叹了口气,抬手看了一下时间,大约还有二十分钟就要登机,他说:“就算你要生气,我也还是想再提醒你一句,这一趟过去肯定没那么简单。以你的身份,最好是不要出面。我相信,宋渺渺不会那么容易出事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说话,只看了他一眼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随后,季程便不再多说一句,他知道傅竞舟已经决定好了,谁都不可能动摇得了他。

    快要登机的时候,钟秀君赶到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毫无形象的冲了进来,身上只披了一块披肩,长长的裙子和高跟鞋,让她走路特别不方便,这一路过来,她的脚不知道崴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你今天要去,就先从我的身子上踩着过去!”

    钟秀君站在他的面前,神色坚定,她这是一路让司机超速过来的,路上差一点真的出了车祸。那一刻,她便想到了这个法子,让沈悦桐给他打电话,却不想,还是不能阻拦他要去的决心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了她一眼,淡定的说:“我是去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亲自到这里来,自然知道你是要去做什么,这种时候就不要骗我了!你若是还当我是你的母亲,就跟我回去!好好的参加慈善晚宴,其他事你都别管,行不行?宋渺渺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?要让你豁出命去救!她的家事,你还非要搀和!你是不是一定要把自己作死了才甘心?”

    傅竞舟立在那里,脸上没什么表情,淡淡的说:“那也没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听到这句话,气的差点背过气去,但她还是要保持好自己优雅的状态,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是不是一定要我跪下来求你?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背脊挺得笔直,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微微握成拳,紧抿着唇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钟秀君微微仰着下巴,定定的看着他,好一会之后,她弯曲了膝盖,真的准备跪下来。

    她才刚一弯身,傅竞舟便一把将她扶住,微微皱了眉头,略有些无奈,“你何必非要逼我,你就不能让我去做我想做的事儿吗?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按照你的要求一步步往前走,你就不能让我有点自我?”

    “你得到了你想要的,可你却不在乎我想要的,我真的是你的亲儿子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里透着无尽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钟秀君一把反握住他的手,紧紧的抓住,好像生怕他会就此消失一样,一双眼睛牢牢盯住他,说;“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我得到的一切,全部都是给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从来也没问过我,你给我的这些,我是否想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要?功成名就都比不得一个宋渺渺了?你就那么喜欢她?这世上那么多女人,等你的地位到达最高峰的时候,要什么女人没有?你偏偏要在这种时候,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你为之付出的女人,而破坏掉自己的前途。她不值得!”

    机场的工作人员这时候敲门进来,提醒他们飞机已经准备就绪,可以登机。

    钟秀君立刻对着他吼道:“不飞!今天不飞!今后也不飞!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有些尴尬,看了钟秀君一眼,又看了看傅竞舟。

    季程走到门口,小声的说:“稍等一下。”随后就跟着他一块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傅竞舟握住了钟秀君的手,稍稍用力,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,一字一句,说的坚定,“我一定要去。我不知道以后如何,但我现在只要宋渺渺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,好!好!好!你去!你现在走出这个门,我就立刻出去让车撞死!你便试试看,我说的是气话,还是真话!”

    钟秀君退后一步,仰着头,定定的望着他,非常决绝。

    母子两都是一个性子,傅竞舟不怀疑钟秀君会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,还是傅竞舟先软了下来,说:“好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暗暗的吐了口气,交握在一块的手,手背上都掐出了血印,刚刚那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,她把什么后果都想了个遍。幸好,幸好她的儿子,还是在乎她这个妈妈的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微微发抖,有点不受控制,勉强的扯动了一下嘴角,露出一个特别勉强的笑容,她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,说:“好,我们回去,等回去的时候,正好赶上慈善拍卖。这种场合,你要多露脸才好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现在就回去。”她的手缓缓往下滑,握住了他的手,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行至门口,还没打开门,钟秀君一声低呼过后,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把将她托住,然后伸手开门,招呼了季程进来,把人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安顿好我妈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过去,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那边不是已经安排好人了吗?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,我哪有那么弱。我肯亲自出面,自然有那么自信能把人完好无损的带回来。我他妈还没活够呢。”他笑了一下,拿起了自己的东西,便准备登机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