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2章:董歆(1)
    季程将他送上飞机,还是十分不放心,“就不能再等一等?我还是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孩,你怎么那么唠叨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不放心么?缅甸那边不比国内,我们在那边也没有关系很铁的人,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,会有点麻烦。我过去倒是没什么,可你这么矜贵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傅竞舟抬手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们都一样,你就别说什么矜贵不矜贵的了,你要是出事儿,我也会亲自过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季程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说:“行行行,但你得答应我,到了那边之后,先不要轻举妄动,不管对方怎么挑衅你,你都不要冲动。我很快就过来跟你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赶快去安顿我妈吧。”

    季程啧了一声,说:“你以前那么听你妈的话,现在倒好,为了个女人,都敢动你妈了。你妈不会醒来,估计是要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帮我好好安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我可安抚不了,我也不会笨到等她醒来骂我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多说什么,只摆了摆手,随后季程便下了飞机,抬着钟秀君走了VIP通道,并亲自将她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,傅竞舟接到了顾青岩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上飞机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,原来你那么在乎她,可你这样在乎她,你又对不对得起董歆呢?你可不要忘了,人可是为了你而死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眼眸微微动了动,举着手机的手顿了片刻,才放下来,然后关机。闭上眼睛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国内到缅甸大概三个多小时,不过短短三个多小时,傅竞舟竟也睡着了,甚至还做了一个短暂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头,他又回到十八岁那年,青春热血。

    他不是从小就是这种闷不吭声的性格,十八岁之前,其实他也很皮,很叛逆,半点也不听钟秀君的话,还是总是不停的闯祸,让钟秀君去给他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血气方刚,对情爱这种东西懵懵懂懂。男人嘛,对那方面的事儿,自然是特别好奇,男生私底下时常会讨论,有时候还会讨论班上女孩子的身材,谁胸部大,谁胸部跟小馒头一样。

    有些还会开黄色玩笑,而那一年,他们嘴里讨论最多的女孩子,就是董歆。

    董歆是真的很漂亮,他们的学校统一穿校服,校服很丑,可穿在她的身上,好像又变得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讨论的多了,那时候傅竞舟的注意力就从游戏机上,转移到了董歆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是个夏天,他们刚上完体育课,跑了一千米,每个人身上都是臭汗,湿哒哒的,热的不行。

    一群人争先恐后的走到水槽前洗脸,傅竞舟也挤在人堆里,一来二去,不知怎么,竟然撞到了董歆,两人紧紧的挤在一块。他的手背,不小心蹭到了她身前的柔软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傅竞舟的心脏好像停顿了一下,然后飞快的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耳朵一下子就像火一样烧了起来,热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吞了口口水,余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像是没有察觉到什么,低着头,不停的往脸上泼凉水,她的皮肤特别白,白的发光的那种,而且很细腻,看着就有一种冲动掐上一把。

    大概是运动过,她的脸颊红彤彤的,水珠从她的脸上滚落到她的脖子,然后滚进领口。衣服的领子都湿了一片,若隐若现的,乌黑的头发,被水打湿,粘在脸颊上,由此显得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。

    她这人看着明明没什么料,想不到藏这么深。

    傅竞舟顿在那里好一会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董歆已经跟自己的小伙伴走开了,还说说笑笑的。他弯着腰,扭着头,定定的看了她很久,直到陆崇元过来打了他一下,他才迅速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陆崇元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啧啧了两声,说:“看班花呢?”

    他皱了一下眉头,弯的更深了一点,不停的往脸上浇冷水,给自己滚烫的脸颊降降温,给自己的心也降降温。

    陆崇元双手抱臂,眯着眼睛,看着董歆越来越远的背影,啧啧了两声,说:“别说,这班花就是班花,跑步都那么好看,人家流的是臭汗,到了她身上,只能用香汗淋漓这个词。喂,你刚才跟她挤的那么紧,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傅竞舟推了她一把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那天的阳光,傅竞舟一点也不觉得毒辣,反倒觉得十分舒服,并且心情极好,笑的露出一嘴的大白牙,特别的灿烂。

    后来,大概是缘分使然,他们的位置,调在了一前一后。

    傅竞舟个子高,坐在最后一排,那会他上课态度也不端正,仗着自己脑子好用,常常睡觉打游戏,或者看小说。那时候班级上一本小说,撕开好几份,然后几个人轮着看。

    他就总是和班上几个不要好的坏学生混在一块玩,打架逃课看片,每一样他都参与。只一样,他之前毫无兴趣,就是早恋。

    可自那之后,他就有了这种想法,并且要就要班上最漂亮的那个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跟董歆讲话,是借一块橡皮,然后借笔,甚至还借口抄作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二去,两人慢慢的也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,董歆的成绩不太好,在班上处在下游。有一天,她拿着靠了个位数的物理卷子,拍在他的桌子上,说:“我知道你成绩好,教教我呗?再考这个分数,我爸妈准不让我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在睡觉,被她一下拍醒,朦朦胧胧看到她皱着眉头,一副难过的样子,心里也跟着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干嘛?老师骂你了?哪个老师?”

    董歆看了他一眼,噗嗤一笑,说:“干什么?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要去打人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老师根本没有权利骂你,就算你考零分,也没有权利骂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歪理,你快教教我,别说其他废话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瞧了一眼,拿笔敲了一下她的脑门,说:“平日里看你听课那么认真,都在想些什么?送分题都错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我笨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没好好考,怎么了?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有。你管那么多做什么,你教我就是了。你教不教?你不教的话,我找别人也行。”她说完,就要把卷子抽回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下摁住,“你还能找得到第二个人能给你讲题的?人家讲了,你能懂?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就你跟我讲能懂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那一天,傅竞舟几乎给她讲了一整天的题目,但董歆却频频走神,很明显是有心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也没多问,晚自习放学回家,董歆是骑自行车回家的。他们的学校在郊区,大部分同学都是父母接送,可她却是自己一个人骑车回去的。

    路上也不安全,傅竞舟就过去叫住她,说:“我送你回去吧,看你今天的状态,就这么回去,肯定要被车撞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那么乌鸦嘴?”

    傅竞舟笑,“别说,我的嘴很灵的。跟我走吧。”他拿掉了她的自行车,放回了车棚内,然后勾住她的书包,拽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喂,你放手,你放开啦!我自己可以回去的,之前那么多天都是这么过来的,好不好!傅竞舟!”

    她挣扎,傅竞舟突然停住了脚步,一转身,她来不及刹车,直接扑了上去,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一愣,然后迅速退后,低着头,冲着他摊开手,说:“把书包还给我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,我们顺路。别逼逼了。”说完,他也不说什么,转身就往校门口走,脸上笑的特灿烂。

    董歆没办法,只好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家里的车子已经等在外面,陆崇元坐在车内,陆崇元是他的表哥,就大了几天,在同一个学校上学,就一起上下学。两人那段时候都是住在外公家里的,关系十分要好。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柳树,先送我同学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陆崇元抬起头,看了一眼,脸上就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笑,然后冲着董歆挥了挥手,说:“班花好啊。”

    董歆干干一笑,说:“我叫董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知道,我是你们隔壁班的,是这小子的表哥,陆崇元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直接把书包塞了进去,砸在了陆崇元的脸上,说:“那么多废话做什么,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他拉开车门,把陆崇元从里面拽了出来,让他坐在前面,自己和董歆坐在后座。

    董歆报上地名,一路上,她的目光都暗暗的打量着这辆车,她知道这车子有多好。班上好多女人私底下一直说傅竞舟家里很有钱,她的好朋友还暗恋傅竞舟,一天到晚说羡慕她,能坐在傅竞舟的前面,能跟他说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嘴上没说什么,暗暗的观察着他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孩子,真的很难让人不心动吧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