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4章:董歆(3)
    董歆还是让傅竞舟的车子在老地方停下,她刚一下车,傅竞舟就跟着下车,说:“我送你到家门口吧,听说这里到了晚上特别乱,你一个女孩子,不太安全,咱们毕竟是同桌同学,要是出了事儿,我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把同桌同学两个词咬的特别重,像是在刻意的强调什么。

    坐在车内的陆崇元听着,忍不住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这么说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,还说的那么大声,生怕谁听不清楚似得。他暗暗的瞧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柳叔,他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,目视前方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陆崇元暗暗的看了好几眼,心想着要说点什么,可想想若是再多说一句,估计就真的是此地无银了,便低头玩起了游戏机。

    董歆往车内看了一眼,摇摇头,说:“不用了,没蹭你车之前,我都是一个人骑自行车回来了,不也没事儿么。你放心吧,这里我很熟悉,熟人也很多,不会有事的。你早点回家吧,天气那么冷,一会说不定会下雪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让我送呗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很坚持,那一双黑漆漆的眼睛,是那么炙热,闪烁着光芒。他其实特别想拉她的手,可是柳叔在车里,他也不敢轻举妄动。他也不过是想跟她在待久一点,见她这样拒绝,傅竞舟心里急的跟什么似得。

    然而,董歆还是拒绝,她摇摇头,说:“真的不用,我们明天见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背上书包,转身就走,没有半点停留和犹豫。

    傅竞舟忍不住往前一步,陆崇元立刻叫住了他,说:“走了,再晚一点,外公就要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她决绝的背影,心里又气又难受,可也没什么办法,只好上车。刚坐上车,还没关门,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姐,声音很响亮,又似乎很着急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探出头去瞧了一眼,只见一个女孩子冲着董歆跑了过来,很着急的样子,拉着她的手不知道说了什么,两个人就一块往前跑,然后一转弯,就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陆崇元伸手帮他关上了车门,低声说:“行了,再不回去,就要挨罚了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了他一眼,他挤了挤眼睛,示意不要太明显。傅竞舟也就忍下了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,董歆请了一天假没来上学,之后的一个星期都没来。傅竞舟心里着急的很,这才刚表白,这人就直接不来一个星期,什么鬼。

    他有没办法联系到她,也不知道她家在什么位置,周末放假的时候,他还特意去那边转了转,从早上转到晚上,就是没找到人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没办法,隔天上学,他直接去找了班主任要董歆的地址。

    班主任是个胖乎乎矮墩墩的物理老师,戴着一副眼镜,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,却是个不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他喝了口茶,扶了一下眼睛,仍是笑眯眯的,说:“你要董歆家地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给我就是了,我有事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班主任依旧不动声色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有东西落在她那里了,我很急,我要去要回来。”他随便编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班主任嘿嘿一笑,说:“是你的心落在她那里了,是吧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傅竞舟的耳朵一下红了,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整个人像个傻子一样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班主任依旧笑眯眯的,正欲开口,傅竞舟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立刻说:“老师你不要告诉我妈!我绝对不会影响学习!”

    “可你会影响人家学习,你们现在这个年纪,应该好好读书,也就这一两年的功夫,等到了大学也不迟。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等不了。”傅竞舟索性就豁出去了,加上班主任这一张和善的脸,明知道会是个坑,但他也很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那么猴急。”

    “她长得好看,抢走了怎么办?书念不好可以再念,人走了就再也追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还真是这么个理,但你也不能影响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就把地址给我吧,你放心好了,我不但不会影响她,我还会帮她把成绩提高。做不到,你就告诉我妈!”

    然,不管怎么说,班主任都没有把董歆的地址告诉他,只说她很快就会回来,不用猴急。

    果然,隔天,董歆就回来上课了,只是那神情比之前更加憔悴,也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在班上他不敢表露的太多,董歆也好像刻意避着他似得,傅竞舟也是拿她没办法,总不能硬来。他一直忍到晚上放学,铃声一响,他几乎都猜到董歆要先走,一只手穿过课桌中间的缝隙一把揪住了她的衣服,硬是将她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班上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傅竞舟才站了起来,一下走到她的跟前,问:“你家里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,还有今天以后我自己回去就可以,你不用再送我了。”她坐在椅子上,低着头,交握在一块的手极是用力。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她的跟前,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视线透过她的领子,看到了她高领下面的淤青。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,傅竞舟突然伸手扣住了她的双手,另一只手扯下了她的领子,这脖子以下全是淤痕,像是被人毒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他微微瞠目,满眼惊讶,怔怔地看着她,一时之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董歆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,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,她猛地把他从身前推开,抓起自己的书包就想跑。傅竞舟自然不会就这样让她逃走,一下拽住了她的衣服,“你倒是说啊!发生了什么事?谁打你?你爸妈?”

    她用力咬着下唇,不想让自己哭出来,可眼泪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掉,定定的看着他。可以看出来,她在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她用力的吞了口口水,很努力的说:“你别管行吗?让我走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声音很小,并止不住的颤抖着,语气近乎哀求。她紧紧抿着唇,泪眼巴巴的望着他,眼里全是祈求。

    傅竞舟心软,握着她的手微微松了一点,旋即又紧紧握住,“不行,你现在是我的女人,你的事儿我肯定要管。你这个一周没来,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!你现在一回来,又跟我说这些,你耍我吧!”

    她抿着唇不说话,只是流眼泪,眼泪怎么都止不住。她想低头,傅竞舟却逼着她抬头看自己。

    最后,她还是击溃,整个人扑到了他的怀里,将脸颊埋在他的胸口,小声的哭泣,却就是不说自己怎么了,或者这一个星期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傅竞舟夜不再逼问,只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,只是很用力的抱着,特别的用力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走廊的灯都关了,两人还站在教室里,抱在一块。

    直到陆崇元进来,把这两人惊开。

    傅竞舟下意识的站在她的跟前,将她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陆崇元噗嗤一笑,说:“干什么?以为是老师啊?你这么护着也没用,要真是老师,你两就要被叫家长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,“你干嘛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干嘛?难不成你还要长长久久这么抱下去?回家了,你看看都几点了?刚才柳叔接到你妈的电话,在家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陆崇元就站在教室门口,摆了摆手,说:“赶紧走,再等一会柳叔该进来找人了。还有,今天不能送董歆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妈着急,刚才我听了一下,正质问呢。你再久一点,你妈再一质问,你猜柳叔给不给你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董歆吸了吸鼻子,擦掉了眼泪,从他身后走了出来,推了他一下,说:“你去吧,我本来就要自己回去,以后你都不用送我回去了,我自己可以回去,再坐你的车,我的自行车怕是要报废了,花了不少钱买的呢,不能让它就这么报废了。”她努力的扬唇笑。

    傅竞舟其实很坚定,可想到自己的母亲,他又很犹豫,最后为了保护自己的姑娘,他也只好就这样妥协。

    傅竞舟陪她去车棚拿了自行车,又一起到校门口,董歆冲着他摆手,说:“你走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还是有点不放心,陆崇元已经拽着他上车,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,连车子都很少,独一辆黑色的商务车,停在校门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傅竞舟他们的车子刚刚开走,那辆车子就驶了过来,停在了董歆的面前。傅竞舟回头,只看到那辆车子,没有看到董歆的人。

    那辆车子停了好久,直到傅竞舟看不清了,也没能看到董歆走出来。他有些担心,对柳叔说:“柳叔我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柳叔有点没有料到,并没有立刻掉头。

    陆崇元皱了下眉,说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说:“我有东西忘了,我要回去拿。柳叔你快开回去,不然一会教室门关上,我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柳叔应了一声,调转了车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