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5章:董歆(4)
    车子回到校门口,正好看到董歆被人拽上了那辆黑色的商务车。

    傅竞舟要过去,被陆崇元一把拉住,怎么也不让他下车,直到那辆车子启动,陆崇元才松开了手。傅竞舟一下冲了出去,一路追了那辆车子许久,直到再也跑不动,大口大口喘气,站在十字路口,看着那辆车子消失在车流中。

    耳边响起喇叭声,他侧过头,就看到陆崇元一脸无奈的看着他,摆了摆手,说:“上车吧,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往柳叔的方向看了一眼,他的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,仍目视前方,好像在说,我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傅竞舟这会整个人还没缓过劲来,脑子里像是有颗苍蝇,嗡嗡直叫,胸口闷的像是要炸开来一样,只能不停的大口喘气。陆崇元拿了瓶水递了过去,说:“上车吧,有些事儿,你也管不了,你又不是警察。乖乖的,上车回家了,再不回去,你妈怕是要直接开车过来找人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喝了一口水,又听到他提自己的母亲,心火一下子就上来,直接将瓶子狠狠的砸在了一旁的花坛里,怒道:“就他妈你废话多!”

    他的样子十分生气,指着他的鼻子,龇牙咧嘴的,那模样感觉这人随时都会冲上去揍他一顿泄恨。

    碍于柳叔在这里,陆崇元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瞪了他一眼,说:“神经病,上车回家了!谁跟你在这儿半夜里发疯!你走不走?你要是不走,我们就先走了。一会……”陆崇元原本还想说他妈,转而想到他这发的一通脾气,想了想,还是换了个称呼,说:“一会让三姨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再次狠狠瞪了他一眼,猛地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,谁也没有说话,一直到家门口。傅竞舟才别别扭扭的扯了一下陆崇元的衣服,说:“你特么别跟我妈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管你的破事儿,累的很,要睡觉去了。”他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,打了个哈欠,就自顾自的进去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稍做整理,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钟秀君就坐在客厅里,其他人都已经睡了。他们过去,陆崇元叫了她一声就上楼睡觉去了,钟秀君倒是没有为难他,只点了点头,将目光落在傅竞舟的身上,并冲着他招了招手,说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走过去,坐在一旁,说:“什么事?我也想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那么迟才回来?”

    “在教室做了一会题,不能把作业带回家,怎么了?你有很着急的事儿找我吗?”这时候的傅竞舟其实对自己的母亲并不那么尊重,他的内心是非常厌恶钟秀君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实在管的太多,要求的太多,这个不能做,那个不能做,连吃东西都要管上一管。特别是傅家一家子聚餐或者聚会的时候,前一天,她就要给他一样一样的嘱咐,特别特别的烦。

    他嘴上应着,也照着她的意思去做。可他的脑子,曾几百次想过要在大庭广众之下,叫她没有面子。做一些让她生气的事儿,但最终他也不过是在脑子里想想,到底也没有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“做题?你是做题,还是泡妞?”

    傅竞舟闻言,微的一愣,脸上的表情变了变,愣愣看了她几秒,然后侧过头,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钟秀君哼笑一声,点了点头,说:“不管你知不知道,那个女孩子不适合你,你就不要再跟她接触了。我也已经跟老柳说了,以后不准再送她回家,否则就不用在钟家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钟秀君已经知道了,并且知道了很多,包括董歆的家事。

    他当即就联想到董歆这一周没来上课,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直勾勾的瞪着钟秀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对董歆家里做了什么,她才一周没来上课?”

    钟秀君噗嗤一笑,摇了摇头,说:“他们家的情况,根本就不需要我做什么,你明白吗?她会愿意跟你在一起,不过是看上你有钱,你若是没钱,你看她会不会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什么也没有向我要我,我也没给过她什么!”傅竞舟极力争辩。

    钟秀君笑着摇头,“幼稚,其他不用说,你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把书给我念好,其他什么也不用想,也不准想。你给我惹的麻烦事儿还不够多吗?刚才我给你们班主任打过电话了,整天跟一群坏学生混在一块,你想干什么?傅竞舟,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?你爸爸一共有三个儿子,你想做最差的那一个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,我可不想!”钟秀君站了起来,走到他的跟前,整了整他的衣服,微微仰头看着他,说:“你瞧你现在都比我高出这么多了,不再是小孩子了,不该让我再为你操心。你应该更懂事,做一些让妈妈欣慰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动董歆,我可以答应你为你争面子,但你不能动董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我不要跟她有任何关系,我便不会动她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般对视片刻,傅竞舟低垂了眼帘,点了点头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钟秀君又问了他一些生活上的问题,又嘱咐了两句,就叫他回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之后,傅竞舟不再硬拉着董歆让她坐自己的车回家,在学校,他也很克制,几乎不主动跟她说话。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,就在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天,董歆又请了一天假没来,晚上放学,傅竞舟还没走到校门口,一个与董歆长得颇为相似的女生突然冲了过来,一把拉住了他的手,说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那个大奔?”

    傅竞舟打量了她一眼,抽回了自己的手,说: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董歆的妹妹董玉,我姐!我姐出事了!我求你救救我姐,她被我爸爸拉去夜总会,要……要让她接客……”董玉说着说着,就哇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带我去找你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董玉擦了一下眼睛,看了他一眼,便一下拉了他的手往外跑。

    陆崇元见着,喊了一声,这人连头也没有回。

    董玉是打车来的,出租车就等在门口,他们一出去,傅竞舟就直接跟着上车,一句交代都没有。陆崇元连忙跑出来,车子已经开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柳叔也下了车,走过来,问:“小少爷做什么去了?我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?万一小少爷要是出什么事儿,我可是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陆崇元犹豫了一下,说:“走,赶紧跟上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和董玉一同坐在车子后座,她偷偷的瞄了傅竞舟好几眼,长那么大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好看的男孩子。之前,她一直有看到姐姐坐大奔回来,她虽然停的远,但还是被她看到了一次,后来她就每天都会等在那里偷偷的看,也将车里的男孩子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感受,就是好看,太好看了,而且还充满了贵气。她羡慕姐姐,特别羡慕。

    车子的方向并不像是去海城娱乐场所的方向,反倒像是去董歆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条路,傅竞舟来过那么多次,第一次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把这条路深深的印在脑子里。

    他皱了一下眉,问:“你确定这是去夜总会的路吗?有没有弄错?”

    董玉缩了缩脖子,说;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了她一眼,她并没看他,神情瑟缩,有点心惊胆战的样子。傅竞舟的眉头更紧了一点,说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下唇,说:“哥哥,你就跟着我走吧,只有你能够救我的姐姐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车子便停在一栋旧楼前,楼上传来叫骂声,听起来很激烈。董玉下车,不敢上楼。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楼梯口,看了她一眼,说:“还不带路?”

    董玉搓了搓手,明显是有些害怕的样子,“三楼,门口泼了红油漆的,就是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到上面传来一阵尖叫声,傅竞舟听的出来,那是董歆的声音。

    傅竞舟想都不想直接冲了上去,门是虚掩的没有关严实,他直接踹门走了进去。一对中年妇女蹲在角落,客厅的中间站着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,其中一个房间,房门紧闭,董歆的尖叫声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下冲了过去,他来的突然,几个小流氓没有反应过来,他已经一步冲到了房门口,并且狠狠一脚把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画面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傅竞舟顿了两秒,就冲过去,一下将那个正在脱裤子的男人给踹开,一下扯过旁边的被子,帮董歆盖住,整个人趴在了她的身上。冲上来的时候,他已经报警,这会电话接通,他立刻大声的报上地址,说:“警察叔叔,这里有人强抢民女!入室打劫!快来!”

    那几个小混混正准备上来揍人,听到他这样说,都停住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举起手机,将屏幕给他们看,还保持着通话,“你们来!你们尽管来!就等着警察把你们抓起来吧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