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7章:游戏(3)
    私人飞机上,傅竞舟愿意坐多久便坐多久。

    这个梦,叫他良久无法回神,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董歆了,也很久没有再想起她了。

    当年,董歆的死,给傅竞舟的影响很大。董歆死后第二天,他从家里逃出去,刚走到董歆家楼下,就被人套了麻袋,拉到死巷子里狠狠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麻袋拉开,他便看到顾青岩站在他的跟前,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,揪住他的领子,说:“你还有脸来这里?是你害死了董歆!如果董歆没有遇到你这种人,她才不会那么容易轻生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傅竞舟完全没有还手的力气,也没有想要还手。

    董歆死的那天,当他看到钟秀君来学校,整个人就像是崩塌了一样,他内心深处,就怀疑是自己母亲逼死了董歆。现在从顾青岩嘴里听到事实真相,他就更加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他说的一点错都没有,如果不是他,董歆一定不会走到这一步的。他的母亲有多厉害,手段有多高明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她要把人逼死,轻而易举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你怎么会不知道!看你现在的样子,心里应该很清楚这件事!”顾青岩狠狠戳他的脑袋,“嫌弃她不干净,就他妈不要招惹她!她也没求着要跟你在一起!为什么还要来侮辱人?现在她死了,再也不会来玷污你的人生!但我告诉你,傅竞舟,你这一辈子都不要想着好过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还在,我就不会让你的人生发光!”

    顾青岩说着,一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天,顾青岩把他打的半死不活,然后丢在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被人打成这样,然后丢在垃圾箱里。最后,是陆崇元找到他,把他带回家。

    据说钟秀君看到他第一眼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但上去,第一件事,却是给了他一巴掌。然后什么也没说,叫人把他丢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他就深深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董歆,如果不是他,她一定不会跳楼的。

    董歆跳楼的当天,钟秀君像是料到了一样,突然就出现在了学校里,把失魂的傅竞舟带回了家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傅竞舟一直请假在家待了一个月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谁跟他说话都不理。傅家聚会,他也不参加,就躲在外公家里,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甚至连房间都不出,窝在房间里不停的打游戏。

    连外公敲门,他都完全不领情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钟秀君忍无可忍,直接冲了进去,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,然后一盆冷水泼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人都已经没了,难不成你还要跟着她一块去死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一下甩开她的手,胡乱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水,说:“你不用管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儿子,我不管你谁管你?傅竞舟,你现在才几岁?是谈恋爱的时候吗?为了一个女人,把自己弄成这样,算什么?你知道董歆为什么死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一眼望过去,那眼神很冷,钟秀君愣了愣,还没反应过来,傅竞舟便情绪激动的冲着她大吼了一声,“你给我走!我不要见到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以为是我害死董歆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!董歆死的前一天你去他们家找过她!你为什么非要控制我?为什么连我的感受都要控制?我到底是你的儿子还是你的机器人?!”

    钟秀君一咬牙,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,“我是你亲妈!你这样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她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,“董歆为什么死?是因为你自己不够强大,不够能力保护她的清白!所以她死了!这一辈子,你以为你只会遇到这样一个女人?你若是再这样下去,如果有一天,你再碰到这样的情况,你也只能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死在你的面前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用手指用力的戳他的脑袋,“你想保护别人的前提,是你自己要足够强大,你才有资本去喜欢人,去保护人!才能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!”

    她又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,大声道: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后来,傅竞舟在房间里待了一天,第二天早上,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他便很听钟秀君的话,只按照她的意愿去做事,起码明面上是如此。

    钟秀君有句话说的不错,想要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,首先自己必须要足够强大,那么就没有人能够成为他的阻碍,连钟秀君也不能成为阻碍。

    傅竞舟下了飞机,走到机场门口,已经有人等在那里,是季程安排好的人。

    他先去酒店落脚,然后等顾青岩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一趟有多危险,但他必须要过来,这一趟过后,如果他能够平安回去,那么从今以后,他便不会在忍让顾青岩,一次都不会再忍让。

    该给过去一个了结了,他不可能一辈子活在过去,活在董歆的阴影之下。该做的,该弥补的,他都做的够多了。他的人生应该要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行驶,周遭的景色却越来越荒芜,明显不想是去酒店的路。傅竞舟觉出了不对劲,看了一眼司机,又瞧了一眼坐在身侧的人,问:“你们准备带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,这些人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,只是目视前方,一点儿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,他看了一眼,来电是季程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,突然拿出刀子,抵在了他的脖子上,看着他说:“知道该怎么说?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了他一眼,接起了电话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一下时间,你应该到了,怎么样?到酒店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,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季程说;“嗯,你先在酒店休息,我可能要半夜才到。你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他的回答简洁明了,“没事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傅哥,你真的是去酒店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酒店是你安排的,不信一会你自己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了。”随后,他用一种十分慵懒的口气,说:“我有点累,要休息一会,先挂了,你到了再给我电话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季程再说什么,他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侧头看向身侧拿着刀子抵着他的人,说:“满意了?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夺走他的手机,只是收回了刀子,转而继续看向前方,不管傅竞舟问什么,他都不予理会。车子一直晃晃悠悠的前行,不知道要带着他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傅竞舟也不再多问,既然到了这里,他自然也做好了心理准备,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车子在山路中穿行,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停住,把傅竞舟推下车之后,就自顾自的开走了。

    道路偏僻,荒郊野外,一眼望过去,是连绵的高山,这种路上很少很少能碰上一辆车子。这时,他的手机响起,他看了一眼,是个陌生的号码,但也能猜到是谁。

    顾青岩在电话那头笑了笑,说:“倒是很听话嘛,看来,你真的很在乎宋渺渺这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把我丢在这里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青岩到也不卖关子,说:“你来不就是想救宋渺渺吗?我告诉你,宋渺渺就在你眼前这座大山里的某一棵树上。你可要抓紧时间哦,如果太晚,我怕她倒掉太久,脑充血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一边笑,“你们不是很相爱吗?那应该心灵相通,她在那一颗歪脖子树上吊着,你应该一下子就感应到了。你的女人是死是活,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,一点儿提示都不给他。

    傅竞舟回拨过去,也是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眼前这连绵的群山,那么大的范围,人到了里面都会迷路出不来,更别说在里面找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他现在除了义无反顾的进去找人,没有其他任何办法。顾青岩不过就是想整死他而已,他只要越惨,他就会高兴。而他现在唯一能够放心的就是,顾青岩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宋渺渺一根毫毛。

    总归,经过一番折磨,他还是能够见到宋渺渺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手机,幸好在飞机上他充了电,手机电量满格。他将手机放好,旋即跨过围栏,小心翼翼的往下走,进了山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睁开眼睛,四周很黑,只前方从缝隙里透进来几缕光,她的双手反锁在身后绑着,她现在的姿势好像是坐姿椅子上,但她屁股后面并没有椅子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是倾斜着的,脚尖顶底,就像是被人挂着一样,脑袋稍稍往下,头皮就一阵疼,原是他们用绳子吊住了她的头发,身子往后,屁股就挣扎一样疼,屁股下面可能放了针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头悬梁锥刺股。

    许是被这样绑了很久,她的手脚的都发麻了,连带着脑袋都感觉一阵阵的麻,仿佛钻进了无数的蚂蚁,不停的小口咬着她的神经。她的头又疼又麻。

    四周围静悄悄的,她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,缓慢却有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