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99章:游戏(5)
    傅竞舟紧咬着牙关,想要坐起来,可腿上的伤口,身上,都实在太疼。他只动了一下,就放弃了,躺在地上,深一下浅一下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跳下来的人,走到他的面前,弯身蹲了下来,一只手抵在他的大腿上,稍作检查之后,拿出刀子,割破了他的裤子,然后掏出一瓶水,直接冲在了他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傅竞舟吸了口凉气,侧头看了过去,这会他才看清楚,跳下来的竟然是个女人,穿着黑色的紧身衣,头发一丝不苟的盘起,看起来十分干练,身手一定不错。

    对方大约是察觉到他的目光,侧目看了他一眼,说:“我手劲很重,你忍着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傅竞舟说话,她就下手了,手劲确实很大,是那种想要痛死他的手劲。傅竞舟闷哼了一声,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,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那女人看了他一眼,手上的动作不停,傅竞舟时而笑的很大声,时而又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等那女人处理好伤口,他便将脑袋抵在地面上,低低的轻笑着。

    女人问:“你是想在这里休息,还是上去休息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现在这里休息一下,等你休息够了,扯一下绳子,他们会把你拉上去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睁开一只眼睛,问:“你们不会再丢什么东西下来了吧?”

    那女人抽紧了身上的绳子,侧目看向他,微微一笑,说:“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你岂不是还要下来救我,上上下下那么麻烦,不如留下来,等我上去的时候再一起上去。”

    女人轻轻挑了一下眉梢,片刻,解开了腰上的绳子,转而走到他的跟前,蹲了下来,一只手抵在膝盖上,抬手指了指上方,笑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我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。我可以救你,也可以折磨你,而且一定比这畜生折磨你,折磨的更厉害,并且更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她笑颜盈盈,伸手划过他的脸颊,轻轻挑起他的下巴,脸上虽笑着,可眼里却全是狠意,比那头老虎的眼神,更狠,更毒辣。

    人啊,往往比猛兽更凶残。

    猛兽只是肚子饿,想一口把你吃掉,意图简单明了。可人呢?弯弯绕绕的心思很多,他不会让你立刻就死掉,一定会把你折磨的求死不得。

    傅竞舟呵呵的笑着,倒是半点也不慌,笑说:“我既然能走到这里,就说明我不怕接下来会遇到的任何事情。不管怎么说,顾青岩对我还算不错,找个美人来折磨我,到也不会那么痛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撑着地面,咬着牙坐了起来,然后往旁边挪了挪,靠在了坑壁上。腿上的伤口,经过处理,短暂过后,倒是不再流血。

    那女子看了他一会,还真是留了下来,坐在了他的对面。老虎的尸体,就躺在他们两人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傅竞舟的神态显得十分轻挑,像个实打实的顽固子弟。

    他眼神里那种戏谑的意味太浓,女子的眼神越来越冷,猛地站了起来,傅竞舟嘿嘿的笑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在顾青岩手底下是什么职位?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她几步过来,一脚踩在了傅竞舟大腿上,不偏不倚,正好是他受伤的位置。

    傅竞舟只哼了一声,一只手趁机扣住了她的腰肢,一用力,便将她整个人揽到了身上。女子的反应很快,立刻伸手勾住了傅竞舟的脖子,带着他,整个人往前一扑,想要转身的时候,傅竞舟手上一用力,将她牢牢摁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最后的姿势,便是两人勾肩搭背的趴在了地上,面对着面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有些男人,就算是在最落魄的时候,身上那种自带的魅力,依旧不减,反倒叫人觉得,他比之前更加容易接近,让人跃跃欲试。就算知道危险,也忍不了那一刻的心动。

    傅竞舟咧着嘴笑,女子愣了数秒,等回过神来,脸颊微红,手上一用力,便听到咯噔一声,一种松骨的声音。傅竞舟哎呦了一声,更多的却是在笑。

    他松了手,女子立刻跳开,冷哼了一声,说:“你是来救人的,现在竟然还有心思在这儿调戏我,你倒是半点都不担心你的女人。她若是知道,怕是该伤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咳嗽了两声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便没再说话,一个站着一个坐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傅竞舟扶着坑壁站了起来,说:“我要上去。”

    女子瞧了他一眼,扯过一根麻绳,甩了过去,傅竞舟主动系好,然后扯动了一下绳子,紧接着上面的人就开始用力,将他一点一点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他爬出坑,外面却一个人都没有,只剩下一堆麻绳,还有几个脚印。

    女子紧随其后爬了上来,傅竞舟解开绳子,下一秒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,抵在了女子的头上,说:“带我去找宋渺渺。”

    女子倒是没动,定定站直,举起双手,也没打算反抗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带你去,我不走就是准备带你去找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傅竞舟扬了扬下巴,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扯开了身上的身子,往四周看了一圈,然后指了指左边,说:“往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腿上受了伤,行动自然是要比正常人慢很多,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发生变化,就从腿上的伤口开始,好像是有数万只蚂蚁钻进身体里一般,很难受,并且身体越来越热,像是有火在烧一样,并且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之前有过一次,他便知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看着走在她跟前身材姣好的女人,不由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这时,她站住,回头看了他一眼,问:“还好吧?”

    傅竞舟紧抿着唇,喉头滚动,眼前好像出现了幻觉一般,总觉得眼前这女人在对着自己笑,搔首弄姿的。他抬起手上的木棍,用力顶了一下她的腰,说:“继续走,还有多久?你最好不要耍我。”

    女子嘴角微不可察的扬了一下,说:“快了,你确定不要休息一下吗?你看你腿上都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女子微笑,却没有依他所言,继续往前走,而是转身走到他的身侧,一只手圈住了他的腰,整个人贴了过去,说:“还是先休息一会吧,我帮你看看腿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此刻,傅竞舟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紧紧皱起眉头,深深看了她一眼,原来真正的坑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呵呵的笑了笑墨,说:“你打算献身?我真的很想知道,你在顾青岩的手下,是在哪个段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最得力的帮手,是待在他身边最久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最久的女人?他叫你过来献身,你也肯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肯的?就算他叫我去死,我也义无反顾。”她唇角一挑,捏住他的下巴,笑说:“不过就算要做什么,也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她凑到他的耳边,轻轻吹了一口气,然后脸颊贴住他的脸,低声说:“看到前面的木屋了吗?你要找的人就在里面,你说,如果我们在她面前现场直播的话,会不会很有趣?”

    “嗬,你要是不介意,我倒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她说着,便站了起来,拉着他走向那座木屋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人便走到了木屋前。

    木屋的门被木板封死,女子拿起旁边放着的斧头,将那些木板一一砍下来,然后拿钥匙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未打开,傅竞舟一步上前,紧紧靠住女子的身体,枪刚抵到她的腰身上,她便立刻笑了笑,侧过头,说:“你就不看看,她究竟在不在里面?而且,就算你现在开枪,你就以为你能救她离开?”

    她一下推开了门,眼里带着嘲讽,“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勾手,将他拽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听到木屋外头传来一丝动静,紧接着,眼前的门被打开,两个男人走了进来。她现在整个屁股都扎在钢针上,已经疼到麻木,人也虚弱的很。她很久没有吃饭了,饿到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,走到她的面前,将平板电脑举到她的眼前,问:“想下来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抬了一下眼皮,第一眼并没有看清楚视频上的人,便懒懒的垂下头,说:“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先看清楚视频上的人,你看看是否认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又看了一眼,这次镜头拉近,当她看清楚视频里男人的脸,不由一愣,微微瞠目,但还是保持冷静,头皮的疼痛,让她保持头脑清醒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她抬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,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如果他没有跟那个女人发生关系,那么你就能拜托现在的窘境,但如果他们做了……”男人笑的高深莫测的,可宋渺渺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欲望。

    她一下就猜到后果,她大概会被人欺辱,至于几个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她吞了口口水,又将视线落在了眼前的视频上,不管是私心还是什么,她自然都不希望傅竞舟跟其他女人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可看视频里他的样子,大概是逃不过了吧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