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201章:游戏(7)
    傅竞舟看到这般场景,微微一愣,整颗心都揪了起来,停住脚步,一时竟不敢往前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,躺在地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,似是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擦了一下嘴巴,缓慢的,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清醒过来的瞬间,只觉整个身子特别的疼,她稍稍动了动,然后转过身子,目光一转,便看到了傅竞舟的脸,就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人原不是在视频里的吗?怎么突然就到眼前了?她讷讷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“傅竞舟?”她仍然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,一定是梦吧,那些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过她?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她那恍惚的样子,还有她身上那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,愤怒又生气,愤怒那些人这样对她,又忍不住生她的气,不听自己的话。如果她能听话,跟着小恬一块上飞机,也就不会有这种事儿了。

    最后,所有的情绪,只化作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他将她拉了起来,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很热,宋渺渺贴到他的皮肤,只感到一阵炙热,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里,很热。她仍然愣了愣的,仿佛所有的感觉,在她的身上都变得特别麻木。大概这具身体承受了太多的痛,感官变得很弱。

    他抱的很紧,太紧了,宋渺渺终于是后知后觉的感到身体的疼痛,她哼哼了一声,说:“疼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你也知道疼么!你若是能听我的,就不用受那么多苦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她笑笑,“就算我听了你的话,该受的苦我还得受,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小恬。对了,小恬怎么样?她安全吗?我……可以相信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恨不得掐死你!”他的声音咬牙切齿,从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仍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说:“这样也好呀,总归不会比活着更惨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你要死,还得经过我的同意!你欠我那么多,想就这么死了?可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宋渺渺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,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,滑入唇中,一阵咸涩。她缓慢抬起手,揪住了他的衣服,紧紧的揪住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样抱了许久,直到傅竞舟炙热的手掌,贴住她后背的皮肤。他的唇落在她的耳朵上,宋渺渺一个激灵,缩了缩脖子,傅竞舟的气息变得很乱,她刚一挣扎,他就将她抱的极紧,将她牢牢缠在自己的怀里,药效还在,并且非常强烈,再憋下去,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废掉。

    他的头顶住宋渺渺的额头,闭着眼睛,强稳住自己的呼吸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认真,很严肃。

    宋渺渺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那个视频里傅竞舟拒绝那个女人的决绝,可她也想起来,自己晕倒之前看到那些男人的脸,还有醒来时身体的疼痛感,还有这一身破烂的衣服。如果有人告诉她,刚才在她昏迷的过程中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,她一点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抵住他的胸口,他的唇凑过来,宋渺渺别开脑袋,躲过,低声说:“不,不要。”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傅竞舟已经毫无理智可言,药效已经发挥到极致,他无法再忍耐下去。他也不想,可身体再不受控制,为所欲为起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本就没有力气,而这个时候,傅竞舟的力气却出奇的大,她拦不住,更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他双手用力捧住她的脸颊,一双眼睛那般深邃,紧紧盯着她的脸,问:“你是渺渺吗?”

    他似乎在克制,一点一点的靠近她的唇,两片唇贴住,他又问了一次,“你是她吧?”

    他大概是害怕自己欲望太盛出现幻觉,便一次次的问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回答,只耗费剩余不多的精力去应付他的热情。

    小小的木屋内,只有他们两人急促的呼吸声,此起彼伏。所有的理智全无,欲望占据了上风,再顾不得其他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次又一次,宋渺渺最后几乎都没有力气了,这人依旧精神十足。体力透支的时候,宋渺渺觉得自己会被弄死,那可真是一大奇闻。她的思绪开始游移,甚至出现幻觉,自己好像是躺在云朵里,飘啊飘啊的,软软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最后,她就晕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身上盖着一件衣服,周围黑漆漆的,空气里飘着一股子肉味,像烤鸡。宋渺渺吞了口口水,她是真的很饿了,现在叫她吃下一头牛,都没有问题。她撑起身子,坐了起来,视线模模糊糊,看到门外有火光摇曳。

    她慢慢站起来,两条腿软的不像话,才走了一步,就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大抵是她发出的动静不小,很快外面的人就走了进来,将她扶了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抬头,光线微弱,但宋渺渺还是看清楚了眼前的人,是傅竞舟。她笑了一下,说:“脚软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弄什么东西,好香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所幸将她打横抱起,将她抱到木屋的门口,让她坐在台阶上,说:“烤兔子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穿衣服,裸着上半身,肌肉均匀,肌理分明,在橙黄的火光下,有一种别样的感觉。在这样窘迫的情况下,竟丝毫不影响他的形象,甚至于更多了一种野性的男人味,真叫人欲罢不能。这样的男人,如果才能叫人死心?怕是一旦看上,就真的很难再死心,也很难再看上其他男人。

    这眼里心里,也就只剩下这一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,看着他,这样冷的天气,又在这深山里,温度比平时还要低。她想到这个,立刻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,递了过去,说:“你穿衣服吧,这里冷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,站在火堆边上到不怎么冷,你穿吧。你身上的衣服,没什么用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渺渺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有多破,跟没穿也差不了多少。便又立刻穿上。

    她看着眼前两个火堆,其中一个火上架着兔子肉,她看了一会,突然想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的表情一下严肃了起来,将目光落在了傅竞舟的身上。这荒郊野外的,手头上也没什么工具,这兔子,这火堆,他是上哪儿搞来的?

    而且,她并不认为,那群人就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。

    傅竞舟有这般容易,将她从他们手里救出来?

    如果这样容易,她也就不会被抓到这里来了。想到这里,她定定的望着傅竞舟,眼中闪过一丝疑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傅竞舟将烤好的兔子肉拿了过来,说:“这种地方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吃的,将就着吃一点吧,等天亮了,我们再想办法出去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给了她一个腿,宋渺渺也没有客气,伸手接过,她是太饿了,不管什么,只要是熟的,可以放进嘴里吃的就行。她三两下就给消灭了,傅竞舟没吃,就坐在旁边看着她,等她吃完,又递上一只。

    她也不客气一声,继续吃,一直到四个腿都吃完了,才觉得有点饱腹感,好像连力气都回来了一些。她舔了舔嘴唇,想喝水,傅竞舟好像知道她的心思,递了个瓶子过来,说:“喝吧,干净的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拿着瓶子,并没有立刻就喝,看了一眼瓶子,又侧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秒,宋渺渺仰头喝了一口,说:“是你救的我?他们人可不少,你是怎么救得我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不算是安全。”他照实说,转过身子,又往火堆里放了木柴。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有些不解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中间昏迷了一阵子,等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边了,过来一看,看到你一个人躺在木屋里。没有其他人,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买什么药,反正,应该那么容易放过我们。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会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默了一会,才转过头来看她,问:“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那么深邃,只这一眼,宋渺渺就有些惊慌,立刻转开了视线,生怕自己的心思被他给看透。他姓傅啊,而那个想要至她于死地的幕后黑手,也是姓傅。谁知道,是不是换了另一种手段来拿她手里的证据,还有那十亿。

    她咬着瓶口,说:“相信啊,你能冒险来这里,亲自来救我,我怎么能不信。对了,小恬怎么样?安全到达旧金山了吗?手术呢?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入院了,手术应该也是这几天的事儿。你放心,我配备的都是最顶尖的医生,有专门的人保护她们的人生安全,你担心的,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宋渺渺点点头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并不相信我。”他又往火堆里丢了木柴进去,一下子火星溅了起来,发出噼辣啪辣的声音。

    山风吹过,火苗随着风向晃动,火光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。周围全是茂密的树丛,漆黑一片,时不时的会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。这样的深山老林,又是晚上,真叫人害怕,不知道那树丛里会有什么。

    宋渺渺抱紧自己的腿,脸颊贴在膝盖上,侧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侧头,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