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204章:我爱你
    傅竞舟的吻来的突然,宋渺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吻的极用力,宋渺渺只觉唇舌上一阵阵的疼,最后,便什么也不想,回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两人抱的极紧,就像最后的狂欢。

    然,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就结束了,他好似支撑不住,整个重量一下压在了宋渺渺的身上,呼吸声也变得沉重起来。在她耳边,一下又一下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总觉得他好像是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在呼吸,好像下一秒,他没有力气了,呼吸就会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紧将他抱住,尽可能让自己支撑柱不摔倒。可傅竞舟太沉,而她本身也没多少力气,刚才疯狂跑了那么一段路,两条腿就早就酸软的不行。她只支撑了一会,脚下一软,两个人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傅竞舟就像一块石头,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,背脊上不知道膈着个什么东西,特别的疼。她拼命睁大眼睛,双手牢牢抱着他。这一刻,她突然就觉得不是那么害怕,就算死亡逼近,她竟也不觉得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她吞了口口水,低声说:“对不起,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低头,在傅竞舟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她便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,疯狂晃动的树木,耳边全是沙沙声,慢慢的,这些声音好像变得越来越远,周遭趋于安静。她仿佛进入了一个没有边际的黑暗空间。

    安静静谧,她一个人躺在那里,一丝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,也不挣扎。

    “渺渺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似乎还在拍她的脸,她慢慢的吃力的睁开眼睛,便看到林甄微笑的脸,周身带着柔和的光芒。她的后面还站着笑着一脸和蔼的外公,他双手撑着拐杖,冲着她和蔼的笑,温柔的唤着她的名字,“渺渺,我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林甄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,她讷讷的站在她的身边,看着他们,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。林甄摸了摸她的脸,说:“渺渺,你累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点头,眼泪开始充盈眼眶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微微颤抖,哽咽着说:“我想跟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林甄只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着她,没有回应她的话。她只摸摸她的头,看了她许久,然后松开手,回到了外公的身边,说:“你还不能跟我们走,你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,你还没有见到你的亲生父母,小恬还需要你,你不能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你很坚强,很聪明,你一定可以做到我们没有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们便开始渐渐远去,宋渺渺追了几步,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人在拉着她,她一回头,便睁开了眼睛。夜依旧很黑,冰冷的雨水不停的砸在她的脸上,叫她睁不开眼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胸口不像刚才那么闷了,好像身上的石头被挪开了,并且她整个人好像是在移动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便看到傅竞舟就躺在她的身边,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他的头发耷拉下来,贴在皮肤上。

    她只清醒了一会,便又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再次醒来,只觉的周遭暖烘烘的,并且能闻到一股子香味,她睁开眼睛,看到了昏黄的烛光。她稍稍动了一下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漂亮姑娘的脸,她看到她醒来,脸上满是欣喜,然后就欢欢乐乐的跑了出去,嘴里还说着她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口渴的厉害,喉咙像是要冒烟了一样,等她彻底缓过来,首先想到的便是傅竞舟。

    她艰难的坐了起来,只觉背脊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,感觉有什么撕裂了一般,她只闷哼一声,用力揪住棉被,忍着疼,从床上下去。屋子很小,一眼便能看清楚,她慢慢的挪到门口。还未推开门,就听到外面传来纷乱的脚步声,应是来了好些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眼前的木门就被拉开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高壮的男人走在前头,身后跟着一个貌美的妇女,两人看样子应该是夫妻。对方见着她,先是一愣,然后一脸惊讶和担忧,叽里呱啦说了一堆,宋渺渺听不明白,但通过他比手画脚的样子,宋渺渺知道他是让她躺在床上不要动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情急之下,就跟他们来了一场鸡同鸭讲式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呢?就是跟我一块的那个男人呢?”

    她问,他们叽里呱啦的讲一堆,一边讲,一边把她拉到床上。

    她就继续问。

    就这样鸡同鸭讲了一会,就看到那个貌美的妇人,对着她比划了一下,意思是另一个人没事,让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宋渺渺再次站了起来,说:“我想去看看他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很费劲的将这句话的意思传达给他们,最后他们便扶着她去了另一个屋子。可能是他们这里的医生的家。

    他们进去的时候,好几个人都围着傅竞舟在看,其中一个年老的人,坐在旁边捣药。他们进来,原本围在床边的人散开了,宋渺渺便看到躺在床上的傅竞舟,他脸色苍白,闭着眼睛,不管旁边有多吵闹,他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躺着,一动未动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宋渺渺快步过去,慢慢蹲了下来,看着他的脸,缓缓的伸手过去,探了探他的鼻息,气息微弱,还总归还是有一口气。她暗暗的松了口气,然后对着旁边的长者,说:“你一定要救他!他不能死!”

    就算语言不通,这种时候,她这般神情,也能猜到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长者是微微的笑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之后,宋渺渺便一直守在他的身边,一步也不离开,不管其他人如何劝说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起来和善,可到底语言不通,不像自己人,她只有跟傅竞舟待在一块,才能稍稍安心一点点。

    这深山老林里,竟然有这样一个小小的村落。

    宋渺渺曾尝试用英文跟他们对话,行不通,他们听不懂。之后,她费了好大的劲,才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。她想离开这里,她得到城镇里去,去找同伴,把傅竞舟送去医院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在这里待了三四天,第四天的时候,傅竞舟醒过来一次,他还是意识不清,抓着长者的手,不停的叫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几天,她一直在照顾他,帮他擦身清理伤口,才知道,除去腿上的两处伤口,他的身上多了很多咬伤,有几个地方,连皮带肉都被撕咬开了,伤口触目惊心。宋渺渺一边给他擦身子,一边不由自主的流眼泪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个晚上,傅竞舟为了出来找她,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危险,最后找到她。

    她凑过去抱住他,说:“我在这里,我在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涣散,但也安静了下来,缓缓抬起一只手,将她的手紧紧握住,哑着声音,低声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很短的一句话,放在这里,宋渺渺突然泪崩。他从来也没有说过这三个字,从来也没有。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,无端端的说这三个字?

    她的眼泪哗哗落下来,“你要干什么?你干嘛突然跟我说这个?傅竞舟,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然,他却没有再说话,又陷入了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这三个字,像是他留下的遗言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脸,紧紧贴着他的脸,想要忍住,却怎么也忍不住,难受的恸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长者,轻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拍了拍她的肩膀,然后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样的神态,仿佛在说,陪他最后一段,节哀顺变吧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紧抱着他,一言不发,只是拼尽了自己的力气,用力的抱着他。

    随后,她便像是疯了一样,抓着任何一人,说:“带我出去!带我出去!我要出去!我要出去找人!我不能让他就这样死了!他死了我怎么办?我没有办法了呀!我不能让他死的呀!”

    她一刻也坐不住,等不了。最后,那个救了他们的高壮男人答应了带她出去,吃过饭,他们便出发了。

    然,他们走后没多久,季程便带着一队人,找了过来。傅竞舟只身过来,自然不会那么愚蠢,真的什么防备都没有。他的衣服里藏着一个小型的定位器,只要他的衣服还在,等季程过来,他就一定能找到他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正好宋渺渺离开的时候,把那件衣服留在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季程找到傅竞舟,便直接把他给带走了,长者叽里呱啦的跟他说话,他也没放在心上,只给了他们一笔钱,就坐了直升机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他们过了三天才回来,她好不容易,叫来了几个医护人员,可回来,傅竞舟却不在了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屋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傅竞舟的一件衣服时,她整个人都懵了。那个长者,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,可她整个人愣在那里,久久无法回神。最后,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不担心傅竞舟,她只担心自己的前路,异国他乡,她身上什么也没有,她要怎么回去,要如何生存?她的脑子一片空白,心里也空落落的,大概她一直没有反应,长者感觉到了什么,便让其他人退了出去,留了空间给她。

    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,木门关上的瞬间,宋渺渺的眼泪就落了下来。她立刻捂住自己的眼睛,不想让自己无助的样子,展现在这些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安慰自己,这样也好,这样谁也找到她,说不定还能重新开始生活了呢。

    眼泪滑入嘴里,满嘴的苦涩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