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207章:八方支援
    她的哭声好似感染了宋渺渺,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下来。明明心里是那般的平静无波,可这眼泪,却没有预兆的往下掉,并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她抿着唇,深深吸口气,闭上了眼睛,强作镇定,笑说:“睡觉吧,说不定睡醒了,就会有奇迹出现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好似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仍嘤嘤的哭着,随着她的哭声,宋渺渺也跟着默默的流眼泪,仿佛那哭声,是帮着她哭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之后没过一天,宋渺渺便会在墙上画个记号,她在想自己能坚持多久,这些人又能够忍受她多久。墙上的这些个符号,像是她活过的痕迹,刻的很深,但她也明白,这样的痕迹,粉刷墙一刷,就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像她如果就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也没有丝毫痕迹。

    她紧闭双眼,不知不觉,就这样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去的日子,一天比一天难捱,宋渺渺眼睛里的希望,也一天天的泯灭下去,就在她即将撑不住的时候,夜总会里来了个不速之客。她见到他的时候,脑子空空的,愣了好一会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,可是就算是做梦,她也不会梦到这个人,类似这种梦,她做过无数次,她的梦里只出现过傅竞舟,每一次来救她的人,只有傅竞舟。

    每天,她看着太阳落下,天空变黑,她整个心就跟着失望一次,日复一日,也早就没了期望,可梦却依旧还是会做。

    “宋渺渺,我来带你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顾瓒看到她消瘦的样子,眼里充盈了泪水,一步走到她的跟前,握住了她的手,特别慎重其事的说:“我来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宋渺渺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抿着唇,讷讷的看着他,目光一转不转,仿佛是在努力的看清楚眼前的人,慢慢的,她的眼眶里便充盈了泪水,用力的咬着下唇,直到出血,直到顾瓒慢慢的一步步走到她的跟前,张开手臂,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他轻轻拍她的背脊,说:“没事了,没事了,不会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温柔,那音调,像是在哄孩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绷直了身子,垂在身侧的手,时而紧握成拳,时而松开。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一圈,又憋了回去,片刻,她像是恍然回神,微微一笑,说:“好巧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那种语气,仿佛他们只是在寻常的街道上偶尔相遇,说的那般轻松,“你来缅甸旅游?”

    顾瓒松开她,微愣了一下,然后笑了笑,对身边的人说了两句,复又转头看向她,说:“这里应该没有你要拿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你先跟着她出去,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出去,突而想到那个每天夜里呜呜的哭泣声,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,她停下了脚步,转过头,说;“我跟你一起。”她说着,走回到他的身边,眼神坚定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”她紧接着接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顾瓒也没再多说什么,轻点了一下头,说:“好,一会你一句话也不要说,只要站在我的身后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在夜总会管理人的带领下,进了一间办公室。进去之前,宋渺渺揪着他的衣角,将他拉到旁边,小声的说:“可不可以再带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黑白分明,透露着一丝乞求。看起来那般卑微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这让顾瓒有些心疼,原来一个人的脾气性格,是可以改变的。他笑的温和,说:“只要你说,我都会帮你完成。你想带谁走?”

    “跟我睡在一个屋子的女孩子,就慕白,秦慕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便一道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宽大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看起来凶狠恶煞的男人,他坐在那儿,正眼也未瞧他们一眼,嘴里叼着根香烟,正低头看手机。

    他们中间有个翻译,顾瓒说:“我哥应该已经跟你们这边联系过了,人我这就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完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瓒并没有离开,想了一下措辞,道:“我有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闻言,抬起眼皮,望了过去。就在那静默的几秒钟里,宋渺渺的心怦怦直跳,有些害怕,有些紧张。不知是她表现的太明显,还是顾瓒很能洞悉她的心思,就在她止不住颤抖起来的时候,顾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稍稍用力,仿若在给予她力量。

    宋渺渺低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那男人说:“你倒是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顾瓒将请求简单直接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办公室里又陷入了几秒钟的沉寂,紧接着,那男人便哈哈笑了起来,摇了摇头,说:“你们可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这种地方,要带个人走,给钱就很简单。

    男人挑了一下眉,站了起来,绕过办公桌走到顾瓒的跟前,视线越过他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宋渺渺,哼笑了一声。顾瓒脸上挂着笑容,不动声色的往边上挪了一步,将宋渺渺完全掩在身后,说:“你只管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男人报了个价格,顾瓒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说了几句之后,道:“我哥会打款给你们老大,人我这就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闻言,正预备翻脸的时候,手机适时响起,他接起来,模样变得十分狗腿。翻译没有翻译他说的话,但光从模样就能猜到,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瓒的拇指在宋渺渺的掌心蹭了蹭,宋渺渺只微微动了动眼皮,仍低着头,抿着唇不语。

    一直到,那男人打完电话,答应他们的要求,走出办公室,她才小声的对顾瓒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他们在夜总会门口等了一会,很快,那小姑娘就从里头出来,眼眶红红的,走到宋渺渺的跟前,紧紧握住了她的手,然后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他们一块坐上车子,小姑娘一直在哭,宋渺渺则握着她的手,轻轻的拍着,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慰。她倒是很淡定,脸上没什么表情,笔直的坐着,目光望着车窗外,那转瞬即逝的陌生风景。

    奇迹出现,她高兴,但也有一丝失望,被她深深埋于心底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顾瓒给她们安排了两个房间,但小姑娘怯怯的,揪着宋渺渺的衣服不肯去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就让她跟自己睡一个房间,两人轮流着洗完澡,顾瓒细心,给准备了两套衣服,颜色明艳,就像一缕阳光,照进心里。她挑了件橙黄色的穿上,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,走到卫生间门口,轻轻叩了两下门。

    小姑娘哎了一声,她便道:“我出去一下,你洗完澡就休息吧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弄了一下头发,拉开门出去了,刚刚回来的时候,她刻意看了一下顾瓒的房间号,就在隔壁。她走到房门前,正欲抬手敲门的时候,房门打开,顾瓒见着她,愣了一下,然后展开笑颜,说:“正准备去找你,没想到你先来找我了,饿了吧?”

    其实还好,先前一会饿一顿饱一顿的,她都已经习惯了饿的感觉。但她还是点点头,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,带你去吃饭。你不要对这里产生太坏的印象,其实缅甸也是有美丽的地方,还有好吃的食物。”他走在她的身侧,两人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,就这样并肩往前走。

    顾瓒说:“说起来,我前几年还来这一块旅游过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有机会,可以来这边的旅游景点看看,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吧。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酒店,车子就等在门口,两人上车。顾瓒带着她去吃了一顿地方特色食物,宋渺渺现在对吃的东西,比以前更无所谓,吃什么,都感觉味同嚼蜡,吃饱就行,吃不出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她吃了很多,顾瓒说:“怎么样?味道不错吧?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点头,笑说:“嗯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也要克制,不要暴饮暴食,这样对胃不好。”他伸手扣住了她机械般往自己嘴里扒饭的动作。

    宋渺渺停了下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便没了言语,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宋渺渺低垂着眼帘,抬手将头发别在耳后,想了想,又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顾瓒笑,说:“客气什么,我们是朋友,你有难,我肯定得八方支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跟着笑,笑容却不及眼底,“你……是怎么找到我的?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出事了?”她抬起眼帘,对上他的目光,很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儿,除了傅竞舟,应该没多少人知道。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顾瓒望着她,半晌,才开口,说:“我哥……嗯,我哥是顾青岩。他在讲电话的时候,不小心被我听到,我逼他帮我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简单,可真正的过程,为了这事儿,他在家里大闹了几天,最后他都威胁上了,顾青岩才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两兄弟现在更仇人似得,不过顾瓒在这个家也确实有些显得格格不入,顾家一家子都在道上混,唯有他,竟然走了正道,也是神奇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