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210章:心尖人
    不知是她疑心病比较重,还是这里头真的有问题,她总觉得傅竞舟那种状态,是在扮猪吃老虎,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但钟秀君很笃定,她说:“不可能,他绝对不会记得宋渺渺这个人,一定不会记得。就算记得,也不会是因为爱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紧了紧身上的睡衣,打了个哈欠,弯身坐在了床上,神情淡然。

    她突地抬起眼帘,望向了沈悦桐,深深看了她一眼,挑了下眉梢,说:“怎么?你看起来好像很担心,你在担心什么呢?我记得你怀孕之前,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闻言,眼神微的闪烁了一下,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说:“可能是有了孩子的缘故,考虑的多了,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的目光滑落至她的小腹,抿唇微微笑了起来,伸手拉了她一把,将她拉到身前,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腹,说:“前几天去医院检查,怎么样?好吗?”

    “很好,一切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旁的你也别多想了,好好儿过日子就成,牢牢记住,你是傅三少的妻子,身为妻子,就该帮衬着自己的丈夫,让他前途明亮。这样,对他,对你,对你们整个家庭都好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您放心,我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不早了,快回去休息吧,小三儿的身体还得好好养着,那些个补品,药,一天都不能落下。你是他的枕边人,可是不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晚安。”沈悦桐出了房间,轻轻关上门。

    一转身,便碰上傅沅从房里出来,两人撞个正着。目光相触,沈悦桐离开转开了视线,想了想,还是礼貌的打了声招呼,“小叔,这么晚还要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朋友来电话,叫我出去一块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明个一早还要去老宅呢。”

    傅沅笑道:“我知道,出去坐一会就回来,总归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。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,好好照顾着小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悦桐微低了头,应了一声,就匆匆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春节,宋渺渺跟顾瓒就在日本,一起看富士山,滑雪,泡温泉。唯独这个季节没有樱花,十分遗憾。

    这天,他们去了富士山附近一座山顶上的圣庙,浅间神社,地陪说若是在三四月来的话,神社里会有三百株樱花盛开,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宋渺渺在神社里求了签,她起身,一转身,便看到顾青岩一身黑色大衣,双手背在身后,立在外面,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一愣,整个人瞬间紧张了起来,她往后退了一步,目光迅速在周围搜索顾瓒的身影。

    顾青岩往前走了一步,说:“不用找了,顾瓒暂时不会过来。”他又往前走了一步,“我们聊聊?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握手里的签,不自觉又往后退了一步,说:“我们有什么可谈的,你想抓我回去?”

    “抓你的人又不是我,我也不需要讨好任何人,我抓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她又往后退。

    她想要再往后退的时候,顾青岩一伸手,将她一把给扯了回来,说:“小心撞着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立刻挣开他的手,往边上走了一步,神情紧张,双手紧紧握在一块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那么害怕,你跟厉越之间的事儿,我没兴趣之间,我跟他虽是朋友,但我也没这个义务帮他抓人。还有,他现在找不到你,可不是我弟弟本事好,是我在后面帮你们掩护着。不然,以神鹰的势力,要找个人,还不至于那么困难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只一句话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顾青岩微微一笑,抬手摸了摸下去,几步走到她的跟前,伸出手,捏住了她的下巴,轻轻抬起,迫使她与自己对视,那笑容不怀好意。顾青岩从来就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她紧抿着唇,秉着一口气,让自己保持冷静,同他对视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松开了手,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,啧啧了两声,说:“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原来傅竞舟对你有这样深厚的感情,甚至为了你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,可真是叫人感动至极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脸虽好看,却比不上董歆的万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董歆这个名字,宋渺渺倒是听过一次,是从傅竞舟嘴里听到,有一日,傅竞舟半夜做梦,突然惊醒过来,嘴里喊的好像就是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说话,只用一双眼睛,直直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不知道董歆?你跟傅竞舟那么久,你竟不知道董歆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这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顾青岩松开了手,哈哈的笑了起来,然后点点头,说:“是,她确实跟你没有什么关系,不但没关系,她已经是回忆里的人了。并且还是那种无法抹去的。我想对傅竞舟来说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淡定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那是傅竞舟心尖上的人又怎样?我不在乎,我从来都不在乎。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?不会这种时候,你还可笑的来挑拨我跟傅竞舟之间的关系吧?”

    顾青岩眉梢一挑,“不,你们之间的关系,怕是无论谁都挑拨不了了吧。我只想问你,你想活着吗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只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你该知道我对你唯一的兴趣,就是傅竞舟,你也应该知道我希望你做什么。”他突地走近了一步,宋渺渺反应很快,本能往后退,却被他一下扣住了腰。手臂一紧,整个人便贴在了他的身上,动作十分暧昧,他凑近,额头抵上了她的,低声说:“你只有待在我的身边,才有活命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奋力挣扎,可顾青岩只抱了几秒,就松开了手,她挣扎的太过厉害,一个踉跄,竟摔在了地上。顾青岩没有伸手扶她,只将双手背在身后,然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并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!”她压低声音,忍不住咒骂。

    顾青岩不恼,反倒咯咯笑了起来,突地弯下腰,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,那眼神也变得可怕起来,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的心上人是因为傅竞舟而死的,她死了,他却活着,那么我便不会叫他好好活着。他如今移情别恋,嗬,挺好,我也要让他知道,永远失去心上人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傅竞舟这小子忘性大,曾经他心上人是董歆,可如今呢?这样轻而易举的移情别恋,真对不起董歆对他的痴情哦。”他轻轻拍她的脸颊,说:“董歆若还在,你不就是个小三么?我见不得我的心上人难过,所以你们两个,我都不肯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宋渺渺嘴里反复只这句话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顾瓒的声音由远及近,然后一下站在她的跟前,一把将顾青岩推开,大声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顾青岩笑,整了整衣服,说:“她答应跟我走了。你也该跟我回去了,老爷子可念叨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走什么走!我们的旅程还没完!”

    “完?怕是没完没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瓒微仰着下巴,说;“没完没了又怎么样?只要我在,你就不能带走宋渺渺,我也不会让你伤害他!你若感动她,就不要怪我不顾兄弟之情!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你想用你的身份来压我?你想让警察把我们社团给灭了?你是准备让老爷子和我一块坐牢去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啊,不,你应该是想让我们整个顾家都去坐牢,是不是?”顾青岩哼笑了一声,伸出一根手指,用力的戳了戳他的脑袋,说:“还有你自己!若是让人知道你是我们顾家的少爷,你的这份工作,怕是一定保不住了。但你做了那么多,你以为你身后这个女人就会感动的以身相许了?你别做梦了!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跟你在一起,更不会领你的情!就算她真的跟你在一起了,也只会害死你。你以为你有什么?你什么都没有,你就想保护她?嗬,你可真是痴人做梦。”

    顾瓒一把扣住他的手腕,低声说:“你答应过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我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顾瓒闻言,一下扬起了拳头,顾青岩倒是没动,也没打算避开,只看着他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起来,一下拉住了他的手,说:“我跟他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瓒,我谢谢你。”不等顾瓒说话,宋渺渺便打断了他,慢慢的将他扬着的手拽了下来,然后牢牢握住他的手,笑着说:“你帮我的够多了,这些日子我很开心,谢谢你带我走这一趟。我,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了,也谢谢你送我的新年礼物。但到这里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顾瓒紧抿着唇,眉头紧紧的皱着,一下反手紧握住了她的手,眼里是不甘。

    数秒之后,他说:“我跟你们一块回去。”他看向顾青岩,“再怎么着急,现在也走不了,你先回去,我跟宋渺渺游完这最后一景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耍花样。”

    顾瓒哼了一声,“我能耍什么花样?你的人那么多,我就算想耍花样,你能放了我?”

    顾青岩不语,也不恼,轻笑了一声,便转身走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