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211章:道不同不相为谋
    顾青岩离开。

    顾瓒有些生气,说:“你干嘛答应他?你疯了!你跟着他回去,能有什么好?他这样的人,能出尔反尔,说不定回去就把你交给神鹰的人!你竟然还相信他,要跟着他走!你真是……你让我说你什么好?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?我看起来很弱?”

    “不弱。”她笑,老老实实的回答,“你刚要打人的样子,看起来特别牛逼。”

    顾瓒仍皱着眉头,瞪着她,说;“你还笑?有什么可笑的?这很好笑吗?你觉得我就是保护不了你是不是?我这样千里迢迢过来救你,你是不是觉得全是因为我哥?”

    她仍笑着,摇摇头,说:“不是,我是想说今天天气真好,就是冷了点。我在想,等我樱花开的时候,我还要再来一次。以前每次来日本就知道购物了,来了好几回,都没看到樱花。后来想看,但再也没有机会了,要是没有你,我怕是这辈子都没办法来这里,看到这样美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跟我岔开话题。”顾瓒还是很严肃,似乎非要争论到底。

    宋渺渺却不同他认真,说这个说那个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说到最后,顾瓒都没来由的笑了起来。笑出来的时候,还忍不住骂了句脏话,说:“你要我说什么好?我跟你说这,你却跟我天南海北的瞎扯,你神经病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就开开心心陪我再玩一天,让我好好的欣赏这风景不行吗?一会下山,我想吃一顿正宗的日本料理,晚上我再去泡温泉舒服一下。成不?顾大人。”

    顾瓒斜她一眼,“好好的同你说话,你就是不肯理。”笑过之后,顾瓒还是不怎么开心。

    这话题,总是绕着绕着,就绕到原位上。

    但宋渺渺就是不愿跟他谈这事儿,不管他怎么说,软的硬的,她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最后,顾瓒也没办法,便闭了嘴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山,顾瓒就带着她去吃最正宗的日本料理,宋渺渺难得认认真真的品尝食物的滋味,可不知为什么,她好像失去了味觉,吃什么都吃不出味来。

    但看这一盘盘的颜色,她也能觉出好吃来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顾瓒还是忍不住要说,“渺渺,你不要跟顾青岩走,你相信我,以我的能耐,我也是能保护你的。我是走正道的人,难不成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吃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,旋即继续将寿司放进嘴里,吃了起来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我相信,但我不想连累你。我不想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我,而遭殃。就因为你走的是正道,我就更不能连累你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世界,不是非黑即白的。这世上,你看到白的人,也未必是白的。你以为的正道,也许背后比你想象的更龌龊黑暗。”话到这里,她及时停住,然后笑着摆摆手,说:“说了不要说了,就不要说了,你怎么老提这些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哥的本事,你觉得我不同意,他能同意吗?不可能的。”她笑着,继续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说一句不行吗?你说一句不行,我就有办法了,他毕竟是他弟弟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他毕竟是你哥哥。”宋渺渺点头,同样认真的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还是不相信我。”顾瓒叹气,他放下筷子,一只手抵着下巴,歪头看她,说:“渺渺,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这样上心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仍认真吃着东西,说:“不知道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走正道?”

    宋渺渺噗嗤一笑,抬起眼帘,看向他,说:“千万别告诉我,是因为我啊,这很好笑。”

    对此,顾瓒却意外的认真,定定望着她,说:“你别笑,还真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屑的嘁了一声,“行了啊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这种时候就不要耍泡妞这一招了。你别忘了,我第一次见到你是个什么情况,你那一杯咖啡,实打实可泼在我的身上。我到现在还记忆深刻呢,大概这一辈子都忘不掉,我这一生啊,正当是经历丰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以前也不是个好人。”他仍然很认真,喝了口酒,啧啧了两声,“甚至比我哥还混,特别混账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当初不走正道,现在我哥的位置,必然是我坐的,他都只能给我打副手。”

    “呦呦呦,这话你刚才怎么不跟你哥说?”宋渺渺挑了一下眉,抬眸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顾瓒笑,忍不住伸手狠狠捏了一下她的脸颊,说:“我跟你说认真的,你在哪儿开什么玩笑。我再问你一遍,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终于认真了起来,抬起头,看向他,定定的看了他许久,最后摇摇头,说:“我只记得那杯咖啡,好像是卡布奇诺,味道有点甜。”

    她很认真的回答着这个问题,顾瓒被她这认真的劲头给逗笑了,摇了摇头,说:“虽然你要跟我哥走,我很担心,但听到你现在都会开玩笑了,我还是挺欣慰的。我也想明白了,你跟着我哥,我就跟着你,毕竟我是他弟弟,他总归不会杀了我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无赖。”

    “无赖是我的拿手好戏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道貌岸然的家伙。”宋渺渺夹起一块寿司,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最终,宋渺渺并没有追问顾瓒所谓的改邪归正的理由,更不会去追问,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到底是什么时候。这些对她来说,都没所谓,并不重要。就算知道了,也不能改变任何,所以就没必要知道。

    顾瓒说:“我决定不告诉你了,等你以后自己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送到房间,离开之前说的话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宋渺渺一夜没睡,凌晨两三点的时候,有人打开了她的房门。人进来的时候,她穿戴整齐,身上穿的是顾瓒送给她的那件红色大衣。

    她回头,便看到顾青岩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笑了一下,侧过身,摆了摆手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什么也没说,双手插在口袋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停着几辆车子,她与顾青岩同坐一辆,刚上车,就听到后面顾瓒的声音传过来,“喂!”

    顾青岩闻声,眉心微的蹙了一下,转头,顾瓒已经站在身后,嬉皮笑脸的,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说:“我也玩的差不多了,让我搭个顺风车呗?不是说老爷子也盼着我回去吗?”

    顾青岩哼了一声,斜了他一眼,说:“你要是捣乱,我就把你当腿打断。”

    顾瓒把他挤开,先一步坐了进去,看了他一眼,说:“那你得先跟老爷子交代一声。”说完,便一把将他推开,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宋渺渺睡了一觉,难得的睡的很熟,并且没有做梦。飞机抵达海城国际机场,刚一降落,宋渺渺醒了,外头天已经大亮,下飞机正好可以去吃个早餐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,看着窗外,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还能再回到这里,真的跟做梦一样。当她被抓走的那一刻,她以为她这一辈子,可能都没有办法再见天日了。

    看来,是老天爷很想让她做点事儿,林甄和宋怀鲁一家子拿命都要保住的东西,不应该就这样深埋于地底。他们不肯放过她,她便要想办法,让他们知道不放过她的下场,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哈欠,转头,正色对顾青岩,说:“我饿了,提供早餐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顾青岩解开了安全带,“不过现在国内正属于春节内,大早上估摸着找不到早餐店。”

    后来,他们在肯德基吃了顿早餐,顾青岩和顾瓒没吃,两个大男人,一左一右坐在她的身边,就瞧着她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宋渺渺原本以为顾青岩肯定会把她随便安排在她的一处房产下,却没想到,他竟然带着她去了祖宅,见老爷子。

    车子行了一路,周边的风景,越看越眼熟,等车子驶入村镇大门口,她才恍然大悟,这不就是傅家祖宅所在的村镇吗?

    她一下侧头看向顾青岩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熟?忘了告诉你,我的老祖宗跟傅家的老祖宗,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,他们曾经还是很好的兄弟关系,你以为傅家正是名门望族?是因为他们钱多,把自己的过去洗的一干二净而已,最初的时候,其实他们跟我们顾家没什么区别。他们傅家的人虚伪,而我们顾家不爱玩他们玩的那一套,道不同便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顾家的祖宅正好与傅家的祖宅各据一方,两边看似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顾青岩下车,然后亲自给她开了车门,顾瓒就站在一旁,瞧了他几眼,不知道他玩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三人一道进了祖宅大门,佣人见了,立刻进屋通知老人。

    此时老爷子正坐在客厅里,听留声机,藤椅轻微摇动,手里拿着个烟头,嘴里缓缓吐着烟雾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他睁开眼睛,说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过头,看到来人,脸上的神色特别变了变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