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213章:反目
    外面的动静很大,客厅里却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老爷子暗暗的将眼前人打量了个遍,那眉眼确实非常像他认识的那位。

    只是时间也过了很久,他的记忆也有些模糊,到底也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没什么话,外头的动静很大,顾皎月的尖叫声一下就传了进来,特别刺耳。老爷子微微蹙了一下眉头,说:“这小妮子,真是闹的很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浅浅的笑,并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嫁给阿岩?”

    宋渺渺拿起杯子,轻轻抿了一口茶,眉目一挑,抬眸望向他,低低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算是答应,但也不是拒绝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:“我呢是很乐意看到我孙子结婚,阿岩年纪也不小了,早就该结婚生孩子了,也让我在有生之年能抱一抱我的小曾孙。催了他很久,他就当没听见,你呀还是他第一个直接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低笑,这样的话,在这种家庭里,感觉有点突兀,总归很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我们虽不是什么正道中人,但也不做那种强人所难的事儿,你若是不愿意,可以同我讲。”

    她笑,目光迎上他的,笑说:“您是怕我连累你们吧。如果我猜的没错,您应该认识我,知道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摸了摸胡子,眼带笑意,问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刚进来,您看见我的时候愣了一下,想来应该是认识我的,不然,您的眼神大抵是不会在我身上停留半分的。”宋渺渺弄了一下头发,转过头,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观察的挺仔细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社会摸爬滚打那么长时间,人的眼色,我还是会看到。更何况您那样明显,想必除我之外,其他两位也一定看在眼里。”她将茶盏放回了茶几上,继续道:“其实您不必问我愿不愿意,您若不希望我进门,大可以同顾青岩去说,他若是改了口,也没有谁能逼迫他来娶我。我想这一点,您一定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该看出来,我并没有阻拦你们的意思。你这小姑娘,我倒是挺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您若是知道我全部的事情,未必就会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老爷子便哈哈笑了一声,并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顾瓒和顾皎月两个人也被拉了进来,顾青岩口吻严厉,俨然一副大哥的模样,“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?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此时,顾瓒白净的脸上,脖子上,多了几道抓痕,十分显眼。顾皎月倒还是完好无损的,就是头发乱了一丝丝,气呼呼的样子,双手叉腰,白了顾瓒一眼,哼了一声,说;“是他先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顾瓒道:“对,狗先动的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顾皎月又想上去打,被顾青岩一下摁住了肩膀,狠狠瞪了一眼,她也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即,态度一变,哇了一声,跑到了老爷子的身边,靠着他就开始撒娇,“爷爷!你看顾瓒,他欺负我!他骂我又打我!简直不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眼盈盈,点了一下顾皎月的额头,说:“你这泼辣的样子,谁还敢娶你呀。他打没打你我是不知道,我就看出来,你把人揍的够呛啊。这爪子厉害的很,挠的时候,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可以挠,什么地方不可以挠。再者,这还有客人在,你便这样没样子,丢的可是我的老脸。你瞅瞅人家,多文静文雅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都不知道是怎么培养的,将你的性子惯的那么坏。”

    顾皎月看了宋渺渺一眼,不屑的哼了一声,说:“爷爷,您可不要看错咯,别把我跟这种人做比较,比不上。注意,是她比不上我,那她跟我作对比,您这是侮辱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轻笑了一声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,正好落入顾皎月的眼睛里,觉得格外的讽刺,她一皱眉,猛一拍桌,说:“你笑什么?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便笑笑,没有嘲讽的意思,你不要那么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!”她骂人的话还没出口,就被老爷子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有完没完了,你今天是吃了颠狗药了?上楼去!再出口不逊,我就家法伺候了!”老爷子沉下了脸,顾皎月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撇了撇嘴,狠狠瞪了宋渺渺一眼,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老爷子倒也客气,对她说:“不要见怪,小孩子,不必把她的话放在心上。”随即,他有对顾青岩说:“既然把人带回来了,就给她收拾个房间住下,你们总得在这住几天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随后,顾青岩就带着宋渺渺上了楼,房间就安排在他的隔壁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听话。”顾青岩跟着她进了房门,顺手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环顾了一圈,发现这里同傅家的老宅结构极像,连里头的布置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青岩说:“老爷子跟你聊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走到柜子前,斜倚着,手里把玩着一个小物件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窗户边上,望着外头,说:“没聊什么特别正经的,你放心,我没有扯你的后腿。我既然答应了,就不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轻叩柜子,“我弟那边,你最好安抚一下,我可不希望他给我出什么幺蛾子,破坏了我的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休息吧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说完,便出了房间,顺手帮她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楼下,顾瓒拽着老爷子的手,说了许多,反反复复的说着,“爷爷,大哥抢我的媳妇,你就不能管管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年轻人的事儿,我才不管,我要是管的下来,你现在就不可能当的了检察官。你们谁听我的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你这是准备让我哥胡作非为,强抢民女了?”

    老爷子咯咯的笑,说:“我现在都退下来了,这事儿你别找我管。”

    顾瓒还想说什么,顾青岩已经过来,“行了,你就别在这里吵老爷子了,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。说破了嘴,也没戏。”

    顾瓒瞪了他一眼,“你信不信我回来抢你位置?”他这是被逼急了。

    顾青岩提了一下裤子,弯身坐了下来,翘起二郎腿,说:“好啊,你辞职回来,我把位置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拿了一把花生吃了起来,模样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顾瓒忍不住了,想了想,走过去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,拽着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院子,顾瓒才松开手,顾青岩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说:“不要没大没小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让我趁火打劫一次,让我跟宋渺渺在一起,不行吗?你要愿意把人让给我,我立马辞职,带着她到国外去生活。我再不当咱们家的搅屎棍,行不行?”

    顾青岩剥着花生,瞧了他一眼,说:“我要不同意,你还准备联合其他人,把我们家一锅端了?”

    顾瓒没说话,只沉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“就为了一个女人?”他挑眉,看这小子的眼神,还真有可能干这种事儿,这些年,他不知道说了多少次,叫他们改邪归正,做正经生意。

    而他有不少大生意,都莫名其妙的给搅黄了,这里头,他都怀疑有内鬼,而这内鬼不是别人,就是他这个完蛋弟弟。

    他扔了手里的花生,一脸严肃,“我跟你说,你别在背后搞小动作,我的忍耐有限度。你要再干涉我的事儿,我保不齐会做出什么事儿来,让你饭碗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顾及兄弟情面,你就不要再拿捏宋渺渺。把她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你要得起的,她身上背负着的事儿,你承担不了,也没法子承担。我这样做,是为了你好。你别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顾瓒笑了笑,说:“我既然要,我就有这个心理准备,我不怕。我说了,我会带她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顾青岩皱了眉头,不耐烦的打断,“不是所有事儿,只凭着一句离开,你就真的能够脱离是非!你到现在还不明白,宋渺渺都比你明白!如果离开能够解决一切,你以为她不会离开?傅竞舟都已经要把她送走了,可最后她还是被人抓走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告诉你,就算她能够离开,最后还是会被抓起来。世界是很大,但再大,只要她还活着,她就躲不了。要解决事情,躲不是办法,最好的办法是迎面去解决。你这个蠢货!”

    顾瓒也不示弱,两兄弟差不多高,气势上倒是谁也不输谁,只顾瓒更浮躁一些,他一把将顾青岩推开,说:“你又不是要帮她解决问题!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她留在身边是为了什么!别说的好像,你做这些是为了我,为了宋渺渺,你就是为了你自己!董歆死了以后,你就没正常过!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玩火,你迟早烧死自己,也烧死我们一家人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顾青岩一步上前,迅速伸手,一下将顾瓒摁在了后面的石桌上。他的动作快准狠,顾瓒几乎都没有反抗的机会。

    顾青岩瞪着他,一字一句道:“我的事儿,你不要管。再管,我打断你的腿,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推开身,回了主宅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